•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山西强化农村人才队伍建设 成效明显 反响良好 2019-05-11
  • 重庆电视台推出《这里是重庆》 再现山城故事 2019-05-11
  • 中央和国家机关青年干部“意识形态与文化建设”专题培训班结业 2019-05-10
  •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05-10
  • 大学毕业生是不是越来越过剩?当然大学毕业生可以在多种行业就业,比如农村、服务业等等。不过,过剩还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2019-05-10
  • 320

    作者:水晶疙瘩
        看着枪头上面那倒插着的十几根倒刺,南明有些奇怪,在兵器上面加上倒刺能够更好的增大兵器的杀伤力,他奇怪的是这种兵器,究竟是什么人发明的,白冰?不会吧,人家可是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怎么会发明出这种杀人利器呢。而且这兵器能够做好几种兵器用,发明的定是一个不世之才。

        南明把方天画戟拿在手中爱不释手的把玩了一会儿,刚刚打算把它拆开再放回里面,就看到一个人手中拿着一张画像,正在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自己。

        南明眼睛转了转,向着另一头走去。

        “没错,就是这个小子?!蹦歉瞿没竦娜丝吹侥厦鞔蛩闩?,心中笃定的说道。把插在腰间的钢刀拔了出来了,急忙追了上去。

        南明虽说在珠琉城呆了一个月,但是很少外出,所以对珠琉城的街道状况不是很了解,跑着跑着就跑到了一个死胡同。

        看着四周的墙壁,南明暗骂了一声,“该死!”那个手执钢刀的人看到南明无路可走,冷笑一声一步步慢慢的向南明走去。

        这对南明造成的心理压力确实很大,那人往前走,南明就不住的往后退,背后一痛,南明已经退到了墙壁。因为紧张所以呼吸有些紊乱,双手不住的紧抓方天画戟。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我?!笔种形兆欧教旎?,南明心中有了些底气,暗骂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昨天晚上济世堂刚刚发生了血案,那些凶手八成会在外面留哨,自己就这么大刺刺的走出来,而且还到了这个没有人的胡同。自己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人知道。如今只有期盼对方不是昨天晚上那些人吧。

        “我是林蒙佣兵团的团员,有人出高价雇佣我们找到你,小兄弟跟我走吧?!闭飧鲇侗ψ潘档?。

        林蒙佣兵团,南明并没有听说过,不过对方既然知道自己的姓名,应该不是那一边的人,不过究竟是什么人,要找到自己呢?南明眼睛转了一下,在脑海中仔细的搜寻了一遍,“难道是傅青云?”南明脑海中出现了一个让他十分害怕的名字??峙乱仓挥懈登嘣颇敲醇庇谡业阶约?,他也有这个能力。

        跟这个佣兵回去,根本就是找死,可是跟他走,南明又能够怎么做呢。为今只有拼一把了。

        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佣兵,南明左手往前探,腰身一挺,对着佣兵就刺出一戟,“铛”的一声,佣兵不闪不避的用钢刀挡住了这一击,嘴角扯出一丝不屑的冷笑,“不自量力?!?

        自己的枪头就停在对方胸口不及两寸的位置,但是却不能够再前进一分,让南明大呼无力。这个佣兵一用力打算拨开南明的戟,南明察觉了对方的意图,急忙用力,这个佣兵的一拨碰到了一边的月牙小枝,南明只听到“咔”的一声,紧接着就感觉前面的阻力蓦然消失,自己的这一戟很轻易的就刺进了对方的胸口,只能够听到“哐当”一声月牙小枝落地的声音。

        倒不是因为佣兵的钢刀削铁如泥,而是因为刚刚南明和佣兵的用力把接头弄开了。

        那个佣兵也没有料到会有这招,等到他想到之后,想要避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对方的枪头距离自己的身体实在是太近了。

        枪头贯穿心脏这个佣兵当时就毙命了,手中的钢刀钉的一声掉在地上,鲜血嗒嗒的往下滴。南明拔出戟,枪尖上面的倒刺还带出一些皮肉,显得伤口格外狰狞。那个人也因为身体失去支撑,缓缓的往后倒去。

        南明急忙把方天画戟拆好放在箱子里面,心中暗呼侥幸,若不是白冰今天给了自己一把这么奇怪的兵器的话,那今天死的只能是自己了。

        有了这件奇怪的兵器,就算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对上地煞之境的高手都有可能把他击杀,因为他们怎么也想到这件奇怪的兵器,对于白冰那个丫头来说,南明十分欣赏,她和自己是同一种人,复杂的事情往往想要从简单的地方做起。

        用武力压制住敌人当然是能够震慑他们,但是正面对敌永远没有阴谋诡计来的轻松。

        怕这个佣兵还有什么同党,南明把方天画戟放起来之后,就急忙出了城,没有走关阔的官道而是沿着一些偏僻的小路。

        这一个月都没有傅青云找自己的南明,南明还以为傅青云已经放过自己了呢,没有想到对方不仅没有放过自己,而且还变本加厉了,竟然请了佣兵来抓自己,这些佣兵可不是善人,只要是给他们钱他们什么事都会干。

        “该何去何从呢?”看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南明心中叹了一口气,好像天地之间都没有自己立身之地似的。说的也是,傅家的追查南明根本就躲不过去,那一个月的深居简出还好些,若是长久那么下去,师父的仇不就报不成了么。

        “还是实力啊?!蹦厦鞯哪抗舛硕?,“若是自己是个高手,那还用得着这么东躲西藏的。谁要是打我一巴掌,我就把他的头砍下来。这样才霸气?!?

        眼神飘向远方,南明看着珠琉城的东北部,听别人说在距离珠琉城三十里的地方有一片红溪林,里面有不少妖兽,不过都是低级的,区区一只地煞之境的妖兽,在里面就是霸主了。这确实是南明目前最适合的试炼之地。

        走了大约两个时辰,南明终于站在了红溪林外部,南明当初在听说红溪林的时候,还以为这里面的树木是红色的呢,如今看上去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南明解下身上装着方天画戟的箱子,先把方天画戟组装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眼神一凛,走了进去,步入红溪林,不一会儿身形就消失在这片绿色之中。

        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南明一直在红溪林里面穿梭,“真是奇怪,怎么一只动物都没有?”南明攥了攥手中的方天画戟有些奇怪的说道。

        不知不觉已经进入黄昏,南明还在红溪林里面转悠,倒不是因为南明再找妖兽,而是南明他迷路了,他已经在这个地方转了三圈了,还没有能够出去。

        寂静的红溪林中都是南明走动的声音,越是着急越是走不出去,靠着一棵树坐下身子,南明呼出一口气,“看来今天晚上是别想出去了?!贝踊持刑统鲆豢殴?,在身上擦干净之后,放在嘴里面吃着。

        一个果子还没有吃完,南明就听到一阵声响,吓得他急忙扶着树木坐了起来,手中的方天画戟抖个不停。

        来得是一匹浑身黑色的狼,两只眼睛冒着湛湛寒光,对着南明发出“呼呼”的声音,一上来并没有就发动攻击。

        南明把方天画戟举得直直的,虽然自己不怕那些狗啊,猫啦的小动物,但是妖兽与之相比实在不一样,妖兽比之那些动物可是勇猛多了。

        这匹狼好像是在试探南明,确认南明没有伤害自己的能力之后,那匹狼后退了几步,南明还以为对方是怕了,心中暗呼了一口气。却不知道这是狼在做进攻时候的准备。就在南明失神的这一瞬间,狼对南明发动了攻击,一个飞纵就到了南明的面前,直接向着南明的脖子咬去。

        等到南明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狼已经到了自己的身前,距离自己的脖子不足三寸,情急之下,南明不知道如何做的动作,一把就抓住了狼头,把它抓在了手里提了起来,狼四腿凌空不住的在南明的身上挠抓,衣服都被它那利刃似的爪子挠破了,并且在南明的身上划出一道道的血道,南明情急之下一把搂住了狼头,张口就向着狼的脖子咬去。

        等到南明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狼已经到了自己的身前,距离自己的脖子不足三寸,情急之下,南明不知道如何做的动作,一把就抓住了狼头,把它抓在了手里提了起来,狼四腿凌空不住的在南明的身上挠抓,衣服都被它那利刃似的爪子挠破了,并且在南明的身上划出一道道的痕迹,南明情急之下一把搂住了狼头,张口就向着狼的脖子咬去。一股血腥气出现在口中,身上的狼挣扎的动作更加大了。南明不敢松口狠狠的撕咬着,手还在不住的积压狼的气管,它如今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可是南明的情况比之它的好不了多少。胸前的衣服被划得稀烂,而且出现不少细小的伤口,却是没有鲜血流下来。

        狼挣扎的力气渐渐的变小了,就在南明打算一鼓作气掐死这匹狼的时候,却听到了一阵“哼哼唧唧”的声音,一只眼睛还没有完全张开的小狼,正往这边走。狼听到这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冒出了一股力气,比之原来都要强大。南明险些让它挣扎开。不过它这力道是激发出来的,没有多长时间就被南明压制了下去。

        小狼此时已经来到南明的脚边,哼哼唧唧的打着转,走路还不太稳,一摇一晃的。

        “或许我手中的狼就是这小狼的母亲,若是我把它掐死了,那这只小狼怎么办?”看到这一幕,南明心中不由的自问,想到自己这些年受得苦,南明叹了一口气,没有娘的孩子像根草啊。

        手上的力道慢慢的放松,南明把狼放在了地上,那只狼现在连进攻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够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息。小狼似乎闻到自己母亲的味道,摇摇摆摆的爬过去,靠在母亲的身边喝奶。

        南明也被搞得筋疲力尽的,踉跄了一下坐在地上,用破碎的衣服擦了擦胸口的伤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匹母狼,心中却在暗暗想着,刚刚那母狼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怎么还会爆出那么强的力量?这就是世间最伟大的母爱么?为了自己必须要守护的东西,爆发出超乎以往的力量,自己有吗?

        母狼渐渐的恢复了力气,没有理会一边的南明,而是伸出舌头舔了舔那只小狼的头,之后对着南明“呜呜”叫了两声,好像是在感谢南明的不杀之恩。

        踉踉跄跄的站起身子,带着小狼走了几步,又回头对着南明叫了几声,向着前面走去。

        南明微皱了一下眉头,“它这个意思好像是让我跟着它啊。真晓不得这个东西是在搞什么鬼?!蹦厦鞣鲎攀鞲烧酒鹄?,跟在母狼后面。

        母狼在前面左拐右拐的,穿过一片荆棘丛,来到了一个山壁。这是一座小山,黑夜之下南明只能够大体的看到这小山的轮廓?!澳愦业秸饫锢锤墒裁??”也不没管母狼听不听得懂,南明问了一声。

        母狼自然不会回答南明的话,而是走进了一处杂草丛生的地方。南明也跟着走了进去,是一个隐秘的山洞。洞里面黑乎乎的一丝光亮都没有。

        南明只能够摸索着前进,脚下不知道踩了个什么东西,滑了他一个趔趄。他弯下腰慢慢往下摸,就摸到一个圆圆的东西,本来他还以为这是石头,不过拿在手里却很轻,而且上面似乎还有洞,自己的两个手指正好扣在里面。南明从怀里摸出火折子?!鞍?!”眼前的情况吓了南明一跳,下意识的把手中的东西扔了出去。他刚刚看到自己手中竟然拿着一个骷髅头,而且它的眼睛竟然在看着自己。

        地下的尸体不多不少正好是八具,南明看着这山洞有些奇怪,上面满是剑痕,而且十分的深,横纵密布在这石壁上面,他伸手摸了摸,入手感觉冰凉,这好像不是石头吧?南明敲了敲,还隐隐有金属的声音。

        借着火光南明又看了看四周,这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人工打造的地方,而且这些尸体也是支离破碎的,骨头的切口十分光滑,应该是被利刃斩断的。

        南明查看了一遍,目光定在了最里面的一具尸体,这个人的动作十分奇怪,别人都是被杀,这个人却是自杀,剑身穿过身体,直接钉在墙上?;褂行┎煌褪?,别人的尸体已经风化的很黑了,那一具却是很白。

        南明有些奇怪,走过去看了看,手触摸了一下那把剑,“哗”的一声,长剑瞬间变得粉碎,许是时间太久的原因。就在南明打算收手的时候,这具骷髅黑洞洞的眼眶猛然爆出一阵红光,白色的手爪一把抓住了南明的胳膊,南明吓了一跳,急忙甩手,但是却无法甩开。

        一道红光从眼眶射出,直直射入南明的眼睛,他只感觉眼睛一痛,头一昏。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印象了。

        最快更新,阅读请。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山西强化农村人才队伍建设 成效明显 反响良好 2019-05-11
  • 重庆电视台推出《这里是重庆》 再现山城故事 2019-05-11
  • 中央和国家机关青年干部“意识形态与文化建设”专题培训班结业 2019-05-10
  •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05-10
  • 大学毕业生是不是越来越过剩?当然大学毕业生可以在多种行业就业,比如农村、服务业等等。不过,过剩还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2019-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