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山西强化农村人才队伍建设 成效明显 反响良好 2019-05-11
  • 重庆电视台推出《这里是重庆》 再现山城故事 2019-05-11
  • 中央和国家机关青年干部“意识形态与文化建设”专题培训班结业 2019-05-10
  •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05-10
  • 大学毕业生是不是越来越过剩?当然大学毕业生可以在多种行业就业,比如农村、服务业等等。不过,过剩还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2019-05-10
  • 158.第一百五十八章 打算

    作者:番茄菜菜
        幼薇听到这话还有些没反应过过来, 曹氏又要熬不住了吗?

        只是看着吴氏的神色, 这次好像是真的。

        曹氏性情很是刚硬, 即便是被禁在沁园,却始终不曾服软,最初还会因为思念女儿而痛哭, 到后来便是眼泪都少了不少。

        幼薇早前见过她两次, 觉得曹氏消瘦的不像人了,她曾经以为曹氏会熬不过冬天, 可是人的命总是那么的奇怪,你越是看不好的时候,她反倒是命硬了起来。

        “带我去看看吧?!庇谇橛诶? 她都该去看望曹氏的。

        沁园的外面有几个身材粗壮的婆子守着, 看到幼薇过来连忙跪下行礼,有大胆的悄悄抬头看了她一眼, 似乎想要一睹一国之后的风采。

        “起来吧, 辛苦各位妈妈了?!彼耙袈湎?,翠珠就是招呼人去打赏, 将人引开了。

        吴氏带着幼薇往里去, “自从陈妈妈离开后, 夫人倒是比之前吃得多了, 不过整个人还是身体不好,前两天有些贪凉, 府里请了郎中来看, 原本也没什么大碍, 谁知道昨天就是高热不退,这眼看着就是不太好了?!?

        “父亲知道这事吗?”幼薇看了眼吴氏。

        沈元晦并没有来这边,他去找李衍说话去了。

        这庭院里只剩下这嫂子与小姑子两人,吴氏也没再遮掩什么,“父亲已经很久没过问夫人的事情了?!?

        她也不知道公爹与婆母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冲突,禁足又是让人看守,甚至于不闻不问。便是连相公都很少过问沁园的事情,她这个儿媳妇也不好多说话,多说反倒是影响自己与郎君还有公爹的关系,只要面子上做足了,那就够了。

        如今面对幼薇,吴氏还有些拿不准,声音都没那么有底气。

        幼薇未置可否,好一会儿才是说道:“吩咐人等父亲回来了跟他说一声,另外麻烦嫂子去跟翠珠说声,让她请御医院的人过来给夫人看病?!?

        有幼薇挡在自己前面,吴氏自然是再乐意不过。她这个儿媳妇怎么处理都是两面不得好的,万一真的人没了,相公怕是要跟自己生气的。

        如今倒是不怕了,有这个皇后小姑子出面,事情反倒是没之前那么棘手了,“是是是,我这就吩咐人去办?!?

        支开了吴氏,幼薇往屋里去。

        其实曹氏特别喜欢那些亮闪闪的东西,早前这沁园的花厅里都要摆放着各种明艳的器物,然而现在全都是死气沉沉的。

        艳丽的色彩褪去,剥落了原本的生气,整个屋子里似乎都透着死气一般。

        幼薇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她走到窗户边,把窗户打开,让这房间里透进来几分活络的气息。

        “你怎么来了?”

        声音从背后响起的时候,幼薇颤抖了一下,她没想到曹氏没有卧在床上,而是坐在那个角落里。

        刚才没仔细看,她甚至于都没有发现曹氏。

        “夫人应该多去外面走动走动?!庇邹惫讨吹陌蚜硪簧却耙泊蚩?,这让房间里透进来许多光亮,一时间都有了窗明几净的错觉。

        “你现在是皇后了,也敢教训我了呢?!辈苁翔铊钚α似鹄?,幼薇这才看清楚这人瘦的脱了形,现在就是一个皮包骨头的人,再也没有往日的精气神。

        就像是从地窖里爬出来的阴鸷的东西,看着就觉得异常地不舒服。

        “幼薇不敢?!逼涫嫡夥考涫怯腥舜蛏ǖ?,只不过是失去了往日的生机罢了。

        “你有什么不敢的,你连你姐姐的未婚夫都敢抢,你又有什么不敢的?”

        听到这话的幼薇一时间甚至觉得曹氏是不是也重活了一遭,不然怎么说出这话来呢?

        可是稍微一想她就知道,曹氏只是在埋怨罢了。

        “这桩婚事是先帝做主的?!彼徊还墙男一盍讼吕?,被先帝指派给沈元晦了而已,谈不上抢。

        何况,明薇也从来没对沈元晦动情,她现在已经给彭文生了一个儿子,如今又是有了身孕,来信里告诉她小日子过得很是舒坦。

        唯独曹氏,走不出去而已。

        “夫人不过是觉得我如今地位尊崇,一个庶女有什么资格比你嫡亲的女儿还要地位尊贵,是吗?”幼薇看了眼茶几上的小茶壶,她拎起了倒了一杯茶水,果不其然是凉的。

        “可是夫人怎么不想想,当初要你把大姐许配给沈元晦的话,你会同意吗?”

        前世的种种,曹氏的出尔反尔可从来不少见。

        她想要的不过是耀武扬威的尊崇地位而已,从来不肯吃半点苦头。

        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前世明薇与沈元晦婚约取消之事了。

        “夫人,世间好事岂能全由你占了便宜?”说这话的时候幼薇笑了下,“听徐嬷嬷说,您娘家的人总想着进宫去看望我,觉得是我的舅家,曹家二舅父还觉得自己的外甥女如今贵为皇后,自己有朝一日能够统领内阁,夫人,您觉得曹家舅舅有这个希望吗?”

        曹氏觉得自己唯一的希望都破碎了——明薇不与自己亲近,便是衍儿都很少来探望自己。吴氏更是把思薇紧紧把持着,根本不让那孩子见自己。

        她想要报复幼薇,却是连一星半点的希望都没有。

        甚至于娘家人现在都指望幼薇飞黄腾达,她丝毫不怀疑,若是要自己死和仕途畅通之间,二哥会选择什么。

        “听说,曹家二舅舅近来可是出手阔绰了不少,好像有人给他送去了一笔银钱,夫人您真要是想等着我有报应,那在这之前,怕是得先给您的兄长哭丧了?!?

        “你敢!”曹氏尖锐的叫着,她努力站起身来,结果却因为身体没什么力气险些跌倒。

        “贪赃枉法,自然有朝廷法度,不是我敢不敢的问题,夫人难道还不明白吗?”她自然可以维护一下,不过朝臣们都盯着她看呢,只怕是她稍微袒护几句,就会被朝臣上书弹劾后宫干政。

        幼薇不懂得这些政务,她也不打算说什么。

        曹家二舅这个蛀虫始终没被拔出,不就是因为自己还没说什么吗?

        沈元晦自会处置,这点她不用担心,当然现在之所以跟曹氏说这些,也不过是为了气气曹氏而已。

        “夫人是明白人,不至于连这些个事情都不懂吧?”幼薇笑了起来,好一会儿这才是站起身来。

        “我请御医过来给夫人诊治,若是夫人真存了死志,那不妨就一头撞死在这屋里好了,何必这么不吃不喝的为难自己呢?”

        曹氏恼怒地瞪着她,幼薇丝毫不怀疑,要是可行的话,曹氏会把自己给吃了。

        然而她现在却是什么都做不了。

        “你这般目无尊长,会没好报的!”更多恶毒的诅咒从曹氏嘴里冒了出来,幼薇皱了皱眉头,然后离开了这里。

        吴氏在外面等着,听到曹氏那辱骂声时也是内心惶恐的很,这两人之间的仇恨似乎远比自己想想的还要大几分呢。

        听到里面传来的脚步声,吴氏连忙装作一副刚过来的模样,想要化解这份尴尬。

        “已经让翠珠姑娘吩咐人去请御医了,老爷已经回来了,娘娘不如去前面与老爷说说话?”

        幼薇笑了下,好像步出这沁园,她原本那点阴霾情绪都消失不见了,“好啊,对了,哥哥最近如何?”

        听幼薇提到自家相公,吴氏脸上带着几分羞涩,眉眼间却又是隐约着掩饰不去的骄傲,“相公最近读书有所长进,父亲说等他若是想要出入仕途,那就明年下场试试,若是不想,在家操持庶务倒也是可以的?!?

        幼薇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国丈是吏部侍郎,若是小舅子再入宦途,这会给沈元晦压力吧?

        是不是她,耽误了哥哥的前程?

        “那哥哥,他是怎么想的?”

        吴氏脸上神色坦然,“相公最近似乎对修复古籍有兴趣,忙着和孙家公子修复几本古书,我瞧着他倒是不想去当官?!?

        寻常女人大概会觉得这样的丈夫实在是太没出息了,不过吴氏知道,李府其实已经声名赫赫,并不需要相公再去添砖加瓦。

        富贵险中求,然而李府并不需要这么麻烦。他们只需要安安稳稳过日子,就能有荣华富贵。

        吴氏不想那么折腾,她倒是觉得每日里看着相公欢喜出门欢喜回来,只会为那些书籍忧虑,远比参与到朝堂之上让自己放心多了。

        听出了吴氏弦外之音的幼薇也是微微松了口气,“若是哥哥喜欢,回头我让黄公公给他弄个牌子,可以去翰林院和宫里的藏书阁,那两处书籍多,兴许能帮他一二?!?

        吴氏听到这话兴奋,“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她有些失态,看向幼薇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让娘娘看笑话了?!?

        “一家人,说那么客套的话做什么?”幼薇笑了下,往前院走去。

        这庭院她很是熟悉,不用吴氏引路便是到了前院的书房,书房外,有小太监正陪着思薇玩耍,看到幼薇过来,小太监顿时直起腰板来,“皇后娘娘,皇上和侍郎大人正在说话?!?

        那意思分明是幼薇现在还不方便进去。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山西强化农村人才队伍建设 成效明显 反响良好 2019-05-11
  • 重庆电视台推出《这里是重庆》 再现山城故事 2019-05-11
  • 中央和国家机关青年干部“意识形态与文化建设”专题培训班结业 2019-05-10
  •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05-10
  • 大学毕业生是不是越来越过剩?当然大学毕业生可以在多种行业就业,比如农村、服务业等等。不过,过剩还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2019-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