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72章 来人救命

    作者:萌的发芽
        薛知遥倒抽一口冷气,鄙夷又愤怒地扬声说:“你们离我远一点,这是大马路上,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混混们顿时笑得更大声,一拥过来,推搡着薛知遥往路边的小巷子走。

        还有人将薛知遥的手机抢过来,拿在手中玩弄着嬉笑道:“美女,你觉得大马路不好,我们就去更隐蔽的地方嘛,哥哥们绝对让你爽得很过分?!?

        情势比人强,薛知遥再蠢,也知道这群猥琐男在想什么了。

        眼看就要被堵进巷子,薛知遥被围在中间却闪躲不开,身体几处都被肮脏的手触碰,恶心得她几欲反胃,还要故作镇定地边退边把包放在胸前,换了语气好生商量:“几位大哥,我把钱全给你们,当是赔罪请你们吃饭,我还有事就让我走吧?!?

        “走?来不及了,哈哈?!蔽椎哪腥怂底?,一把抓住薛知遥的衣领就要往下扯!

        “不要,你放开!”

        薛知遥惊叫大喊,此时真的恐惧到了极点,慌忙去拉自己的衣领,却被另一人握住了手臂,只听“刺啦”一声,薛知遥雪白的肩膀暴露在了空气中,几个混混色眯眯的眼中立刻发了光。

        “??!”薛知遥惊慌失措,单手去提撕裂的衣领,想要遮住裸露的肌肤。

        可落在面前邪恶的混混们眼中,却是徒劳,甚至是另一种异样的刺激,只会让他们更加兴奋!

        薛知遥根本来不及反抗,一个饥色的男人就扑过来,以武力将她困在怀中,肥厚的嘴唇带着口臭凑到她脸上、颈上一阵乱亲!

        “走开??!来人救命??!”

        薛知遥手脚全被压制住,不禁尖叫起来,可是逼仄狭窄的巷子里只有黑暗,以及混混们淫邪的笑声。

        她心中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助,她绝望地闭上眼睛,泪水潸然而下。

        就在薛知遥以为,自己的上衣要被整个撕开时,只听“嘭”的一声,她身上的重量突然一轻,那些恶心的触感都消失了!

        薛知遥含泪睁开眼睛,一个高大的背影挡在她的面前,犹如最坚强的护盾。

        混混们看着眼前这几乎从天而降的人,一脚就将自己的兄弟踢翻在地,全都吓蒙了,这会儿才反应过来,骂骂咧咧地要上前动手:“马的,你这小子敢来坏事,今天你别想走!”

        却听那人声音带冰,冷笑一声,道:“找死!”

        薛知遥正慌忙拢紧衣领,听见声音顿时愣了,这样低沉如大提琴的嗓音,可不就是独属于陆宴北的么?

        这时巷子口又跑进来一人,身形看着像是阿诚,只见他手上拎着两根棍子,抬手丢了一根,喊:“陆少,接着!”

        真的是陆宴北!

        薛知遥心中一紧,全然不知该做何反应,可莫名的暖意却流向四肢百骸,驱散了她的恐惧。

        陆宴北接住棍子,二话没说动作干脆,反手就抽在一个混混身上!

        只听那混混闷哼一声,觉得腰上疼得发软,站都站不稳,一下就倒在了地上,嘴里“哎呦”地呼喊起来。

        其余的人一下紧张起来,尤其是刚才那个被踢飞的混混,这才爬起来,见了这阵仗腿立刻又软了下去,摸着墙就想跑。

        可陆宴北哪里会让他们离开,叫了声“阿诚”,就见阿诚立刻追上去,挥着棍子打起来。

        尽管知道有陆宴北在,她绝不会有事,可薛知?;故窍诺貌磺?,哆哆嗦嗦地把包包捡起来,紧紧抱在胸前,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一切。

        情况直转急下,狭小的巷子里,只听混混们“哎呦”痛叫个不停,先前嚣张跋扈的混混们,已然沦为了落水狗,完全是一边倒地被陆宴北他们压制了!

        陆宴北身高体长,揍起人来大开大合,动作也是飒爽利落,几个混混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看,没一会儿,四个混混就被揍得东倒西歪,趴在地上只能哼哼。

        阿诚很是得意,用棍子抵着一个混混的脑袋,才掏手机开始报警。

        陆宴北却无暇再管他们,将棍子随手一丢,转身朝薛知遥走来。

        薛知遥下意识地抱紧自己,往后缩了缩,一双大眼睛里全是惊慌失措。

        陆宴北稍稍停了一下,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薛知遥几乎是立刻就懊恼起来,要不是陆宴北救了她,今天她肯定清白不保,而她怎么还在这时候惹怒他!

        却不料,陆宴北抬手将西装外套脱下,又继续走过来,全然把薛知遥轻微的反抗忽略不计,强硬地用西装把她整个紧紧裹住。

        薛知遥根本不敢再动,楚楚可怜地抱着自己站在那里。

        当陆宴北走近了,薛知遥才借着微弱的光线,看清他脸上冷冷的表情,他的眉宇间,还夹带着挥不去的怒气和狠厉,就连给她系扣子的手上,都带着重重的愤怒力道。

        无端的,薛知遥觉得特委屈,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流淌下来,啜泣着问他:“陆宴北,你干嘛来这里?”

        既然处处利用她,为什么还来在乎她的死活?

        陆宴北系好最后一个扣子,才恼火地凶回去:“那你就不要出现在我回别墅的路上,还喊那么大声!转个眼而已,你就给我闹出事来!”

        “哇!”薛知遥顿时放声大哭起来,像个不讲理的小孩,还哭哭啼啼地指控,“你才是那么大声干什么?你要吓死我,那你开始就别来救我!”

        陆宴北额上的青筋猛跳,转头瞪了眼好奇看过来的阿诚:“给我在警局把这几个人‘伺候’好!”

        阿诚缩了缩脖子,赶紧应了声“是”,就转回头当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

        陆宴北又瞪着兀自大哭的薛知遥,一口气憋在胸内,原本有好多话想训,现在都说不出口,最后只好拉住薛知遥的一只手,强势地带着她往巷子外面走。

        大马路上的路灯照亮了黑夜,薛知遥边哭边擦着眼泪,抽空懵懵懂懂地瞧了一眼,才发现,这条路确实是通向麓贤别墅区的必经之处。

        她怎么糊里糊涂走到这里来了,难怪大马路上都没几个人,害得她求救无门!

        薛知遥一想,又觉得更委屈,哭声越发大起来。

        陆宴北在前面牵着她,耳朵都在嗡嗡作响,受不了地回头看了一眼,见她哭得鼻头都是红通通的,忍不住叹了口气,心中的怒意渐渐散开。

        “不要哭,已经没事了?!甭窖绫狈呕荷舭哺аχ?,有着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

        薛知遥哪里听得进安慰,只顾着自己在那哭得正伤心。

        怎样才能让她不哭?

        陆宴北心中还想着这个问题,手腕上就已经下意识地稍稍用力,将薛知遥拉到自己身边,俯身低头便擒住了她红嫩的唇,将她的哭声彻底堵在了唇齿之间。

        薛知遥懵了,不是之前那些混混的恶心油腻,唇上温热的触感带着男人独有的清爽,好像在安抚也好像在疼惜。

        薛知遥真的忘记了要哭。

        直到陆宴北结束这个浅尝截止的吻,薛知?;拐抛糯岬难垌?,无辜又茫然地看着面前的他,模样有些狼狈又有些可怜。

        陆宴北心中异样的情绪在膨胀,更加握紧了薛知遥,柔声哄道:“好了,你乖乖的,不要再哭了好不好,我带你回家?!?

        他的黑瞳中像是有星星在闪烁,薛知遥感觉自己受了蛊惑,全然不记得之前还恨他入骨,只是呆呆地点点头,不哭不闹跟着他走了。

        一上车,陆宴北就不得不放开薛知遥,可当他握着方向盘发动汽车时,却感到衬衣衣摆一紧。

        陆宴北转头去看,薛知遥缩着脚坐在副驾上,低着头将小脑袋埋在膝盖上,外套下却伸出来一只小手,却紧紧拽着他的衣摆。

        他的心中不由又软了几分,默许了薛知遥的小动作。

        等车子开到陆宴北的别墅门口时,薛知遥已经握着他的衣摆睡着了。

        陆宴北完全没有迟疑,抱着她下车就往别墅里走。

        直到把她放在了床上,陆宴北才又仔细去看她。

        还好薛知遥并无大碍,只是露出的一双眼睫毛上,还有泪水的痕迹。

        等陆宴北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在抬手轻轻地给她擦拭泪水。

        陆宴北自己都有些发愣,默默将手收回,看着薛知遥安静的模样,脑海中浮现出刚才巷子里的一切。

        当他听到薛知遥的呼救跑进去,看到她被一个肥猪样的混混压在身下,他几乎要疯了,怒火烧得让他自己都感到惊讶。

        想都没想他就冲上去动了手,要不是偶然瞥见薛知遥瑟瑟发抖的模样,他当时真是想把那些畜生活活打死的!

        直到那一刻,陆宴北才明白,薛知遥已经是他放不下的人了。

        若是他没有刚好经过……

        陆宴北有些后怕地执起薛知遥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吻,他差一点就要失去她了。

        似是被动作惊动,薛知遥突然一颤,惊慌地张开眼睛就要喊叫,陆宴北察觉她的恐惧,连忙伸手搂住她哄着:“知遥,是我,陆宴北?!?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