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75章 爱上我了吗

    作者:萌的发芽
        陆宴北不想薛知遥再看他,霸道地拉着薛知遥就往家里走,完全不给薛知遥再回头的机会。

        家里的佣人已经准备好了早餐,陆宴北一路将薛知遥拖到桌前,拉开椅子让她坐下。

        薛知遥很不习惯,总觉得陆宴北如此绅士是有阴谋的,战战兢兢坐在椅子上,眼看陆宴北要亲自给她倒牛奶,立即就扑起来,抢过牛奶壶:“我来,我来,你坐着?!?

        陆宴北看看空了的手,又看看薛知遥,她像小媳妇一样边倒牛奶,还边紧张地偷偷瞄他。

        陆宴北有些失笑,说:“我去换衣服,你乖乖在这里等我下来?!?

        “嗯嗯?!毖χW鲎ㄐ拿β底?,放下牛奶壶,又去分叉子,直到听见陆宴北回房关门的声音,她僵硬的肌肉才松弛下来,一下瘫坐在椅子上,苦恼地抱着一团乱麻的脑袋。

        就连桌上精致可口的早餐,都失去了往日的诱惑力。

        陆宴北换好衣物下来,看到的就是薛知遥趴在餐桌上,脸上全是生无可恋。

        “你在等我?”陆宴北理了理西装衣袖,坐在了薛知遥对面。

        收拾好了的陆宴北确实标致,矜贵笔挺,有着上流人士的精英气质。

        可薛知遥却无暇欣赏,她忿忿抬头,憋不住地问道:“陆宴北,你别和我玩这些有的没的了,你就说吧,到底要怎么样?”

        陆宴北优雅地执起刀叉,切了一块蓝莓果酱薄饼,分到薛知遥面前的碟子上,慢条斯理地说:“我早就说过了,我要和你结婚?!?

        又是这一套!

        薛知遥很是嫌弃,聪明如陆宴北,也找不到一个新颖的借口了吗?还是说对于她这种随意玩弄的小人物,他陆大少爷都懒得换借口了?

        薛知遥当即就讥讽出口:“哈!陆宴北,你干嘛非要拿着结婚做借口纠缠不休?不要告诉我,你这是爱上我了吧?”

        陆宴北眉梢未动,淡定地应着:“是啊?!?

        薛知遥立即一拍桌子,苦口婆心劝道:“对嘛,你既然也觉得很可笑,为什么不换个人陪你玩呢?我想你陆大少爷一招手,前仆后继的人会愿意……???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后知后觉的薛知遥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指着陆宴北抖啊抖,瞪大眼睛结结巴巴:“陆宴北,你、你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的,什么是啊是啊的,你还有没有一点做为人的正直了?”

        陆宴北慢悠悠地将刀叉一一放下,双手交叠,一瞬不瞬地直视薛知遥,声线清晰:“我是很正直的说,我爱上你了?!?

        这下,薛知遥不止是瞪大眼睛,就连嘴巴也张大成了一个圆润的o,满脸的不可思议。

        “虽然你这个人又笨又没用,身为薛家的长女也不受宠,帮不上我一点忙不说,还喜欢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甭窖绫彼档秸饫?,还轻轻叹了口气,一副认栽的表情。

        我有这么差劲,那你就不要理我了呀!薛知遥心中呐喊,把嘴巴闭起来,咬牙切齿地瞪陆宴北。

        “所以,你已经这么可怜了,我要是不信守承诺娶你,你岂不是更惨了?!甭窖绫辟踩皇俏也蝗氲赜?,谁入地狱的架势,“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养你一辈子?!?

        “你神经病??!娶你妹啊,养你妹??!”薛知遥终于忍不住喊出来了,把陆宴北当瘟疫一样,边慌慌张张往门外走,嘴里还边说,“陆宴北,你脑子有问题了,快去看一看!”

        陆宴北也不急,坐在椅子上,稍稍转身对着薛知遥的方向:“你不信?”

        “我信你?那我肯定也是脑子有问题了!”薛知遥一分迟疑都没有,伸手推开大门,就往外走。

        她是傻了,才相信陆宴北会好好和她谈谈!

        有些人中了头奖,第一反应却是排斥,免得轻信之后得到一场空欢喜。

        陆宴北失笑摇摇头,跟着站起了身。

        既然如此,那就把奖品慢慢打开给她看好了,反正他有的是时间。

        于是,薛知遥出门没两分钟,陆宴北就开着车追了上来。

        薛知遥从打开的车窗里看见是他,立刻就目不斜视一路疾走,摆明了不想理会陆宴北。

        “上来吧?!甭窖绫被郝乜懦?,诱哄薛知遥,“早餐都没吃,还走得这么快,你不累么?”

        “我一点也不累!”薛知遥宁死不屈地扭过头。

        陆宴北摸摸下巴,自语道:“昨天折腾了大半晚上,起来还能如此生龙活虎,看来下次做的时候,我还可以再卖力一点?!?

        薛知遥血气上涌,脑袋顶都差点冒出烟来:“陆宴北,你说什么!”

        这人到底还要不要点脸了?什么羞耻的话都往外说!

        陆宴北好像很乐得看薛知遥生气,嘴角笑笑地翘起,见薛知遥羞得不行了,才说道:“行了,不闹了,知遥,真从别墅区走出去,你上班肯定要迟到?!?

        说着,陆宴北还侧过身,把副驾的车门给薛知遥打开。

        薛知遥怒视了陆宴北两三秒,一甩头拉开后座的门,坐了进去声明:“我是不想迟到,才勉为其难让你送我的!”

        陆宴北也不在意薛知遥硬是坐到后面,笑了笑,就把副驾的门关上,向薛氏开去。

        “把早餐吃了吧?!甭窖绫狈鲎欧较蚺棠坎恍笔?,一面吩咐薛知遥。

        坐在后座的薛知遥下意识地看向旁边,座椅上摆着一份打包好的便当,而下面就是自己的包包。

        薛知遥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只顾着逃跑,连包都忘记了。

        想不到他如此细心……

        将便当和包拿起来捧在腿上,薛知遥又不禁看了一眼陆宴北。

        从她的位置,只能看见陆宴北的一点侧颜,如刀削斧劈般棱角分明,刚毅之余又不失精心雕琢的精致。

        老天总是遗忘一些人,就像是她,同时也会偏爱一些人,就如陆宴北。

        当车停在薛氏大厦楼下时,薛知遥的早餐还是纹丝未动,她开了车门就下去。

        “等等?!甭窖绫苯凶∷?。

        薛知?;赝?,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故意硬邦邦地说道:“好啦,我知道的,谢谢你送我?!?

        陆宴北果然露出了些满意的神色,又问:“还有呢?”

        薛知遥疑惑不解,低头看看手中的便当,难道是想要这个?

        “过来?!甭窖绫笨闯鏊?,勾了勾手指。

        薛知遥不疑有他,呆呆地走过去,俯身靠近车窗,还没留意过来,就被陆宴北一下亲吻在了脸颊上!

        “好了,上去吧?!甭窖绫毙那橛湓?,大掌一挥便开车走人。

        薛知遥摸着脸颊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地对着绝尘而去的车屁股嚷:“陆宴北,你真的是神经病啊你!”

        什么鬼的goodbye kiss!

        薛知遥越想越胸闷,明明不想再和陆宴北有所牵扯,却好像怎么也摆脱不了和他纠缠的命运。

        怀着心思,薛知遥走路都在分神,要不是下电梯的人从她身边挤过去,她都差点坐过了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到了策划部门口,薛知遥闷头闷脑,推门就走了进去,却不料朱苏苏正好路过,被门撞了个正着!

        “哎呀!”

        朱苏苏惊呼一声,手里的文件都撒了,稳了几下才没摔倒在地。

        薛知遥这才惊觉自己犯了错,赶紧扶住朱苏苏,连声道:“不好意思啊,我没注意?!?

        朱苏苏扭头一见是她,立刻就拍开薛知遥的手,横眉冷对:“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想把我撞倒是吧?假惺惺什么呀!”

        薛知遥心事重重,压根没力气和朱苏苏斗嘴,把手里的东西往旁边桌上一放,俯身把文件一一捡好,塞回到朱苏苏怀里:“我不是故意的,没那么无聊?!?

        薛知遥说罢,便拿着自己的东西直直走回办公位,没再搭理朱苏苏一下。

        “嘿!真有意思!”朱苏苏原本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却不料薛知遥无心应战,她也不好追去找薛知遥的麻烦,只好捧着自己乱七八糟的文件,气恼地骂了一句。

        朱苏苏也没想就这么算了,一上午都在盯着薛知遥,想趁机找她麻烦。

        可朱苏苏奇怪的发现,薛知遥今天上午似乎不在状态,既不找人商谈代理权的事,也不起身走动,除了在位置上做冥思苦想状,就是唉声叹气。

        以为薛知遥在为策划书烦恼,朱苏苏揪不到她的错处,也不敢再主动生事,正在心里憋屈得不行,手机就响了起来。

        朱苏苏一见上面显示的是薛子纤,立刻就拿起电话,避到了办公室外面。

        “苏苏,你在办公室吗?”薛子纤一接通电话,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朱苏苏一五一十地答:“我在办公室啊,刚刚出来接你的电话呢?!?

        薛子纤一听就更来精神,问她:“那薛知遥在不在?”

        “在的?!敝焖账兆魑ψ酉嗽诎旃业奶阶?,自然而然地报告起来,“她上午没有再外出,不过好像很心神不宁,也不搭理人,八成是拿策划书没辙了,哈哈?!?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