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79章 我追你啊

    作者:萌的发芽
        “是,曾经我对你有过承诺,当时也是真心的?!甭窖绫泵寄康?,“可承诺也是有条件的,你我都不再是当初的你我,时效便已过,这个道理你要懂?!?

        何妃呆滞在原地,抖着嘴唇无以反驳。

        她不是不懂,只是想着如果装作不懂,就可以改变事实。

        陆宴北掸了掸衣摆站起身:“单我已经买了,你好好用餐,我先走了?!?

        “宴北!”何妃难过地呼喊,可陆宴北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门在何妃的泪目中缓慢合上,她不由握紧了手,指尖抠进手掌的痛楚,也压不过心碎的撕裂,她呐呐道:“为什么,为什么……”

        赤梦咖啡厅前,薛知遥谢绝了阿诚要等她,独自下车走进了咖啡厅。

        中午时分,咖啡厅提供一些三明治类的便餐,所以里面顾客也不少。

        宁婷正在吧台后面收银,听见风铃一响,便习惯性地开口问候:“欢迎光临赤梦,请问……诶,遥遥,是你啊?!?

        薛知遥走过去,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坐下,无精打采地打招呼:“是我,你先忙吧,不用管我?!?

        “你这是怎么了?像是焉了的黄花菜,哈哈?!蹦玫髻┝艘痪?,便抬手招呼自家服务生妹子,“小戚,给你知遥姐送份三明治?!?

        小戚欢快地应了一声,端了个装着三明治的小碟子过来,笑了笑,又欢快地走开去给客人送餐。

        真好啊,无忧无虑的。

        薛知遥羡慕地望着忙碌的宁婷和小戚,她们看起来没有一点烦恼。

        等到咖啡厅里的顾客走得差不多了,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宁婷拾掇拾掇走过来,边擦手边问:“遥遥,都这个点了,你今天不用上班了吗?”

        薛知遥撕着已经千疮百孔的三明治,百无聊奈地答道:“翘班,不去了?!?

        “怎么了,心情不好?谁惹我们薛大小姐了?”

        “你别问了……”

        薛知遥一脸疲惫,宁婷这里是她唯一能安心休息的地方,她只要待在这里就好受不少,一点也不想把和陆宴北的那些破事带过来,那样仿佛会玷污赤梦一样。

        宁婷打量了下薛知遥,她脸上的巴掌印已经不太清晰,却还是能看出大约的红肿。

        眸光闪了闪,宁婷到底没再追问,只是转身重新拿了一碟三明治,把原先那碟被“虐”的换掉:“不去上班就不去,但是午餐还是要吃的?!?

        薛知遥盯着新的三明治,神思游移。

        宁婷又说:“我请你吃的,咖啡还要不要?”

        “要!”薛知遥果断应下。

        在赤梦吃饱喝好后,薛知遥精神也振奋不少,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宁婷闲聊起来。

        风铃清脆地响过,宁婷突然就没出声了。

        薛知遥有种不祥的预感,回头去看,果然是西装笔挺的霍子声!

        “遥遥?!被糇由匀灰埠芫?,快步走了过来,“你怎么在这里?”

        问完之后,霍子声也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傻,宁婷是薛知遥的好友,薛知遥来赤梦简直是家常便饭。

        “来玩会儿?!毖χ4棺叛哿?,干巴巴地回道。

        霍子声顺势在旁边的高脚凳坐下,没话找话:“呃,妃儿有来找过你谈耀世的事么?”

        做生意的人都有几分眼色,宁婷见状,默默拿起托盘,快速说了一声“我去忙”,便远远闪到了一边。

        没义气!薛知遥瞪她。

        宁婷假装没看见。

        “刚刚陆宴北带何妃过来,我们见了一下?!毖χU帐祷氐?。

        听到陆宴北的名字,霍子声的表情微变,旋即又佯装无事:“谈得如何?”

        “不怎么样?!毖χ2幌朐偬?,低头研究自己的指甲。

        霍子声坐了一阵,又问:“下午有空么,我能不能请你去看电影?”

        薛知遥愣了愣,蹙眉抬首,盯住霍子声:“你干嘛?”

        “没什么,就是很久没有去电影院看过电影了,想和你一起去?!?

        薛知遥有些烦躁:“霍子声,你现在是和我开玩笑么?不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好不好?!?

        霍子声沉默了一小会儿,才说:“遥遥,你当真要嫁给陆宴北么?”

        “我谁也不嫁!”薛知遥想都没想,就硬邦邦回道,“我和陆宴北已经闹成这般模样,纵然他再有千好万好,我也不想蹚这滩浑水?!?

        却不想,霍子声如闻大喜,握住薛知遥的双肩,追问道:“真的么?遥遥你不会嫁给陆宴北!”

        薛知遥被他吓了一跳,立即抬手将他甩开,戒备地瞄他一下:“所以你到底想干嘛?”

        被粗暴对待,霍子声也不见一点恼意,笑得如沐春风般说:“遥遥,我要重新追求你?!?

        有那么一会儿,薛知遥以为自己幻听了,随后又觉得,失聪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霍子声笑眯眯的模样,让薛知遥清楚知道,她刚才一个字也没听差。

        “你不要闹了,还嫌我不够烦呀!”薛知遥迅速站起身,躲着霍子声往外走。

        霍子声也起身。

        薛知遥见了,立刻边逃边指着他大喝:“站??!你别跟着我,我会打你的哦!”

        说完她便一溜烟儿从咖啡厅里跑出去,抬手打了辆出租车,开门钻进去又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隔着咖啡厅的玻璃,霍子声在里面看着出租车疾驰出去,笑意愈浓。

        宁婷拿着抹布走过来,在他面前甩了甩,没好气地唤他:“喂!”

        视线被阻挡,霍子声自然而然地看向宁婷,斜斜一挑眉:“怎么了?”

        “怎你个头!”宁婷毫不客气地骂,伸出一根手指往他胸膛上戳,“霍子声我和你说清楚,你来这里喝咖啡可以,但你要打着这个旗号来接近遥遥,那你趁早别来了!遥遥已经被你伤过一次了,麻烦你别再去招惹她了行不行?没看到她避着你,像避着蛇蝎一样?!?

        霍子声被宁婷的手指戳得往后退了几步,最后实在忍不住,把她的手指推了回去,好似没看到宁婷凶狠瞪大眼珠的模样,又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衣服:“宁婷,我来你这里喝咖啡,是看得起你,劳驾你拿出点老板娘应有的素质?!?

        “我呸!你……”

        “再者!”霍子声立即打断宁婷,“遥遥见到我会逃,那说明她慌张,她慌张的原因就是她对我还有感情?!?

        宁婷瞠目结舌。

        当年在学校她和霍子声接触得少,但也是见过几面的,怎么那时候就没发现,温文儒雅的霍子声居然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霍子声转过身,朝吧台里的小戚笑了笑:“一杯美式咖啡,外带,谢谢?!?

        “哦、哦!”小戚回过神,瞄了眼自家气到要鼓起来的老板娘,见她没另外的吩咐,才冲起咖啡来。

        顷刻后,小戚将咖啡递过去:“这是你的咖啡,收您……”

        “一百!”宁婷把小戚从收银台前挤开,恶狠狠地冲霍子声伸出手掌。

        霍子声提着咖啡纹丝不动:“私自涨价?”

        这可是双倍价格了。

        “怎么?喝不起别来!”宁婷大有立刻将他扫地出门的架势。

        霍子声耸耸肩,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红色老人头,放在宁婷手里,遂即转身往外走,推开门的时候,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回身对还瞪着他的宁婷道:“你黑眼圈挺重的,所以我和遥遥之间,你就不要多管闲事了,会老得更快?!?

        “霍子声,你是不是胆肥!”

        哪怕是反手关上了门,霍子声都还能清楚听见里面传来的吼声,他笑了笑,提着咖啡走了。

        而之前离开咖啡厅的薛知遥,一时也无处可去,想了想还是回了薛氏。

        进办公室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准备好被骂的狗血淋头。

        毕竟她是才来这么几天,就在办公室惹出不少风波,今天还一声招呼不打,就翘班了快两个小时。

        薛知遥藏在门边,透过玻璃门瞧了瞧,办公室里的同事都在埋头做自己的事。

        好机会!

        薛知遥赶紧悄悄走进办公室,轻手轻脚地把门关上,刚一回身,就对上整个办公室员工投来的视线!

        明明刚才没一个人注意门口的??!怎么还是被抓了个正……

        薛知遥整个人都不好了,僵硬地站在原地:“呃,那个,哈哈,我迟到了一点,不好意思啊?!?

        策划部另一组的副组长离薛知遥最近,她把手中的资料一放,抬头注视薛知遥。

        薛知遥都要被那视线扎得浑身不舒服了,立马又要再道歉。

        “没事?!蹦歉弊槌に?。

        嗯?

        薛知遥今天第二次以为自己幻听了。

        “没事的,谁还能没有个急事呀!”那副组长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一边笑开了,“迟到个把小时、一个下午什么的,一点事情都没有,你们说是不是?”

        副组长讲着,还回头去征求其他同事。

        “对啊,都是小事?!?

        “就算迟到一两天都没关系的?!?

        ……

        同事们七嘴八舌纷纷肯定。

        要不是看见他们脸上确实表现出一片真心,薛知??隙ㄒ晕馐窃诜泶趟?!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