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83章 陆宴北是恶魔

    作者:萌的发芽
        杜莲稍作思忖,便点了点头,说了声“劳心”,便转身走了。

        毕竟,以陆宴北的势力,她今天就算是不允许,陆宴北也会把薛知遥带走。

        而她也从陆宴北的眼神中看得出来,陆宴北是不会伤害薛知遥的。

        待到杜莲走进门,陆宴北才重新盯住霍子声:“还不把她放下?!?

        霍子声不动,冷笑起来:“故意把我支到H市来出差,却没想到给我遥遥制造了机会,所以现在巴巴地赶过来了?”

        面对霍子声的嘲讽,陆宴北神情丝毫未变,上前一步跨到他身后,强行把薛知遥从他背上抱下来,打横搂抱在怀里:“霍子声,麻烦你,饥渴难耐有的是地方让你花钱去爽,不要乘人之危,随便碰我的女人?!?

        “你!”霍子声气结。

        而薛知遥似乎知道换了姿势,也不管是谁,就微微动了动,让自己被抱得更舒服,一张小脸也埋进了陆宴北的胸膛上。

        这样潜意识里依赖的动作,顿时让霍子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陆宴北懒得再和他啰嗦,抱着薛知遥走进了酒店。

        霍子声落在后面,想追,眼前又浮现出薛知遥每每都选择陆宴北的一幕幕,脚下便迟疑了。

        可让他放弃薛知遥,他也是不甘心的。

        几番挣扎后,霍子声觉得,他还是不能放任薛知遥不管。

        然而,等他想明白再看,哪里还有陆宴北和薛知遥的影子?

        此刻他两已经在薛知遥的房门口了。

        陆宴北拿着从薛知遥包里翻出来的房卡,抱着她别扭地去看门,“嘀”地一声后陆宴北就用脚踢开门,抱着薛知遥进去之后,直接把她丢在了床上,这才回去关门。

        可等他关门之后,再走到床边,就看见薛知遥头发乱乱地坐在床上了,显然是被那一下摔给惊醒的。

        “怎、怎么是你?”薛知遥醉眼迷离,却还是把陆宴北看了个清楚,晕乎乎地问他,“你不会也是刚好来出差的吧!”

        出你个鬼!

        陆宴北黑眸里怒气暗涌:“你能不能让我省心点儿?总是一秒不见就给我惹事!”

        薛知遥想了想:“我又没醉,你凶我干嘛?你看啊,你刚才那句话里就有好几个错误,我都看得出来的!”

        “呵,那你说,错哪了?!?

        “首先啊,从昨天到今天,我们已经很多秒都没见了,哪里是一秒?第二啊,我喝一点酒,那是我自己的事,什么叫‘给我惹事’?哦,不对,给你惹事,诶?也不对,你说的是……”

        薛知遥说着说着,自己把自己给绕了进去,陷入了逻辑的怪圈,干脆一个人在那歪着头,板着手指来回比划“你你我我”的。

        陆宴北满头黑线,他真是服了……

        没等薛知遥把手指掰清楚,陆宴北已经没耐心了,一把将她从床上重新抱起,不管她惊呼大喊,直接走进浴室里,又把人往浴缸里放。

        还没等薛知遥在浴缸里坐稳,陆宴北就拿起蓬蓬头,把水一开,对着薛知遥就兜头淋了下去!

        “啊——!陆宴北你疯了!好冰??!”

        薛知遥顿时惨叫起来,抬手胡乱在头上乱舞,徒劳地去挡头上绵延不绝的冷水。

        陆宴北把水关上,放下蓬蓬头,居高临下地寒声问她:“以后还敢喝那么多酒么?”

        哪怕是在夏天,这突如其来的冷水也够薛知遥受得了,她浑身已经湿透,头发一缕缕黏在脸上,不禁哆哆索索抱住自己,又怒又怕地摇摇头:“不敢了?!?

        “还敢不敢反驳我说的话?”

        “不敢了?!?

        “还敢不敢背着我随便出远门?”

        “不敢了?!?

        薛知遥很乖巧,陆宴北很满意。

        于是,陆宴北终于大发慈悲,一面去调水温,一面对薛知遥命令:“好了,脱衣服吧?!?

        一身酒味的薛知遥,真是让他受够了!

        “什么?”这下薛知遥大惊失色了,把自己抱得愈发紧,抖着声音质问,“你、你想干嘛?这是我的房间,请你出去!”

        一次酒后失身,二次慌乱失身,难道还要三次浴室失身么?

        薛知遥是拒绝的。

        陆宴北用手试着水温,侧首不冷不淡地对薛知遥说:“还要我重复第二次的话,我就亲自来动手?!?

        薛知遥抓紧自己的衣领,往浴缸角落里缩,正当她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门铃急促地响了起来,一声高过一声,仿佛催魂一般。

        可听在薛知遥耳朵里,却犹如天堂的福音,她立刻指着门的方向,欣喜地催促:“快快,陆宴北,有人按门铃,你快点去开门!”

        陆宴北有些后悔,刚才没在门上挂“请勿打扰”。

        原本他也没打算去开门,想着吵吵就吵吵,没人应门的话,对方总该要走的。

        可没想到,过了一会儿,除了门铃声,还传来了“嘭嘭”地拍门声,竟是不进来不罢休的架势。

        陆宴北不用想,就猜到了,来人八成是霍子声。

        薛知遥这边也按捺不住了,从浴缸里一钻起来,就想往外冲:“陆宴北,你不开门我去了?!?

        “回来!”

        陆宴北一把将她拉住,夏日的薄衫被水浸湿贴在她身上,将她玲珑的曲线包裹得分明,这样出去见人简直引人犯罪。

        “你就在这待着,敢随便出来,我立刻把你剥光睡了!”陆宴北不悦地丢下一句威胁,走出浴室去开了门。

        霍子声冷着脸站在门口,狠狠瞪了眼陆宴北,就伸手拨开他想往房间走。

        陆宴北退后一步,再次将他挡?。骸盎糇由?,这不是你的房间?!?

        “你要叫我‘小叔’?!被糇由棺排?,“遥遥呢?”

        说着,霍子声便直接推开陆宴北,整个人往床边冲,活像是妒夫来捉奸一般。

        天知道,他刚才敲不开门的时候,脑子里已经海补了多少画面,就怕陆宴北趁着薛知遥酒醉不醒,对她做一些不可描述之事。

        然而,床上空无一人。

        霍子声回头去瞪陆宴北,却见他闲闲地靠在一边墙上,双手抱胸看着他:“小叔,你是不是有怪癖,喜欢偷看别人洗澡?那个人还是你未来的准侄媳?!?

        他喊“小叔”的时候,咬字特别重,有一种浓浓的讽刺。

        霍子声气得脸都涨红了,指着陆宴北说:“你少给我来这套,只要有我在,遥遥是不会嫁给你的!你不要忘了,你之前是怎么伤害遥遥的!”

        “呵?!甭窖绫崩湫?,“这句话,我原样还给你?!?

        霍子声猛然记起,当年在大学时代,他也曾无情地伤害过薛知遥,瞬间满腔热血便凉了一半。

        陆宴北慢慢走过去,眼神自得又坚定,他凑到霍子声耳边,悄声说:“小叔,不要说你看不出来,知遥对我是不一样的?!?

        霍子声微微一颤,戒备地看向陆宴北:“你想说什么?”

        陆宴北淡淡一笑,刚要说话,就听浴池传来一声门板撞墙的声音,然后薛知遥的小脑袋就从里面探了出来,皱着眉头不满地嚷嚷:“陆宴北,你干嘛突然说那么小声,我都听不见啦!”

        “该死!”陆宴北低咒,立刻上前将薛知遥往浴室推,她当真就这么浑身曲线毕露地出来了!

        霍子声当场蒙了。

        薛知遥向来保守,连暴露点的衣服都没穿过,他何曾见过薛知遥这般模样!

        可随后,霍子声又脑中充血,怒气值爆棚:“陆宴北!你想对遥遥做什么!”

        陆宴北已经用大浴巾将薛知遥层层包裹起来,人也心情不爽,走到门口对霍子声说:“她是我未婚妻,我要做什么轮不到你来管,快点出去!”

        霍子声瞪着他:“你给我从浴室出来!”

        两人如同斗牛,不甘示弱地互瞪。

        薛知遥懵懂地在浴室里抓着浴巾,鼻子痒痒的,一下“阿秋”打了个大喷嚏,脑袋顿时觉得更涨了。

        “你怎么了?”

        “遥遥,你着凉了?”

        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发现对方都在关心后,眼神都很不善。

        薛知遥这下也忍不了了,借着酒劲儿冲门口大喊:“出去出去都出去!”

        于是,在薛知遥的房间门外就多了两尊门神,一人一边抽着闷烟。

        等到薛知遥洗好澡换好衣服,酒也醒了一半,可醉意未消,倒头就躺在了床上,陷入了黑甜梦乡。

        可睡着睡着,薛知遥就梦见自己在喧嚣的街道上,周围一片嘈杂的敲锣打鼓,吵得不行。

        “这干嘛呀?”薛知遥拉过一个路人,好奇询问。

        那路人笑嘻嘻地,对她双手合拳连声道:“薛知遥,恭喜你啊,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新娘子!”

        薛知遥一阵羞涩,扭捏道:“哎呦,你说什么嘛,我漂亮是漂亮,但哪有最漂亮这么厉害,我……???新娘子!”

        什么新娘子?薛知遥猛然反应过来,低头一看,自己还果真穿着一袭中式的大红喜服。

        自己什么时候结婚了,怎么她自己都不知道?

        “我和谁结婚了?”薛知遥紧张地追问。

        路人先是惊讶,随后笑道:“陆夫人你真爱开玩笑,你嫁的当然是陆少陆宴北了?!?

        真的是陆宴北!

        薛知遥只觉得两耳嗡嗡,街上锣鼓滔天的声音更刺耳了。

        不要不要!陆宴北是恶魔!她才不要嫁给陆宴北!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