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92章 浪费时间

    作者:萌的发芽
        朱苏苏看看淡然的薛知遥,又看看满脸期待的林小梓,摆出勉为其难的模样:“那、那就好吧?!?

        “耶!”林小梓欢呼起来,伸手揽住了朱苏苏的肩膀,“苏苏姐,太好啦!”

        薛知遥也露出一丝微笑,如果朱苏苏能真心帮她,那她的确能省事许多。

        “哎呀,你好腻人??!”朱苏苏佯装嫌弃,把林小梓从身上拉开,却被她追着又黏上了,两人打打闹闹走开了。

        朱苏苏好不容易等林小梓闹够了,就走出办公室,准备去卫生间整理下刚才弄得微乱的妆容。

        然而才走到门口,朱苏苏就被站在门边的薛子纤吓了一跳,差点尖叫起来。

        “呀!子纤,你、你在这里干嘛呀?”朱苏苏惊魂未定地拍拍胸口,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

        薛子纤的目光很冷,看得朱苏苏浑身凉飕飕的。她斜睨了朱苏苏好一会儿,才转身往前走:“你过来?!?

        朱苏苏哪里敢说别的话,立刻跟上去,心里却很是发虚,估摸着薛子纤刚才肯定看到了办公室里的事。

        和以前一样,两人躲到了无人的楼梯口。

        薛子纤的目光依然很冷,上下扫视了朱苏苏一遍,才慢悠悠地说道:“苏苏,薛知遥给你好处了?你收了多少?”

        朱苏苏连连摇头,万分委屈:“没有的事,子纤你怎么这么说呀?!?

        “没有?那你现在和她走这么近,你是要站到她那边了么!”薛子纤声音陡然增高,把朱苏苏吓了一大跳。

        “我没有这个意思?!敝焖账沼志峙?,赶紧弱弱地解释,“我只是觉得,我不过是一个小职员,而她是未来的陆夫人,我和她对着干没有好处……”

        “她不可能成为陆夫人!”薛子纤立刻反驳,恨不得连着朱苏苏一块儿揍,“就凭她那点能力,迟早是要翻船的!所以,朱苏苏你最好想清楚,到底要怎么做!”

        朱苏苏吓得不轻,未来的陆夫人是她惹不起的,可眼前的薛子纤更不是她能得罪的,朱苏苏马上就保证:“我、我当然是和子纤你站在一起的,我和薛知遥走得近,也能多打探些她的动向。这一点,我们之前就是商量好的呀?!?

        薛子纤缓了口气,表情也温和了些:“哦?你还记得这些啊,我还以为你全忘了呢?!?

        朱苏苏冷汗都要滴下来,畏惧地讨好她:“不会啦,子纤,你以前帮了我那么多,我肯定是会为你好的?!?

        薛子纤点点头,皮笑肉不笑地凑近朱苏苏,声音也貌似温柔下来,伸手给朱苏苏理了下头发:“苏苏,你能这么想当然最好,记住你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好不好?”

        朱苏苏浑身僵硬,连连点头。

        薛子纤冷笑了一声,率先走了出去。

        朱苏苏这才敢大口出气,心里很恨,却没有办法,怪自己人小式微,又恨自己为何要卷入这种事端之中。

        想想以后要夹在薛知遥和薛子纤之间,朱苏苏越发觉得头大如斗,烦躁的不行……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自己的人生再怎么糟糕,可对于别人来说,却并不是什么大事。

        就像朱苏苏烦躁不安,别人却还是如常度日,很快就到了午休时间。

        薛知遥刚准备收拾下东西去吃午餐,桌上的手机便响起来了。

        看到是霍子声的名字,薛知遥便接通了:“子声?!?

        “遥遥,你在公司么?”霍子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我在薛氏楼下,能不能和你共进午餐?”

        薛知遥没法拒绝:“你等我一下,马上过来?!?

        “嗯,我等你?!?

        挂了电话,薛知遥便匆匆下了楼,远远就瞧见霍子声安静地站在那里,表情有些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身上还带着风尘仆仆的味道。

        “子声?!毖χW吖セ剿?,随口问道,“事情都办完了么,什么时候回西城的?”

        霍子声回神露出一丝笑意,一如既往地温暖:“我刚刚到的,H市那边的事都处理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给下面的人就行?!?

        薛知遥正要往前走,闻言顿住脚步,诧异地问:“你不会是加班加点赶完了,就立刻回来了吧?难怪你精神这么不济?!?

        “没事?!被糇由⒉环袢?,深深地注视着薛知遥,“遥遥,我很想你,不放心?!?

        “呃……”薛知遥一愣,瞥开视线转移话题,“你应该也挺累了,那我们就近随便吃点东西吧,就去那个茶餐厅好了?!?

        薛知遥转身朝公司边上的茶餐厅走去,霍子声只好跟上去。

        进了茶餐厅,薛知遥特意选了个靠窗的位置,点了两份简餐后,就拿出手机随意翻着,等餐点一上来,薛知遥就埋头苦吃,完全不想给霍子声说话的机会。

        “这是你喜欢吃的?!被糇由辛艘豢榧θ夥旁谒肜?。

        薛知遥愣了一下,脑子里闪过陆宴北凝视自己的深情目光,她闷闷地挤出笑容,又把鸡肉夹回去:“子声,不用了,你自己吃吧?!?

        霍子声握筷子的手收紧,面上仍是温文的表情,好似什么事也没发生:“好,这顿饭确实吃的太匆忙了,晚上带你去吃好吃的?!?

        “不用了,子声,你别这样,在H市是什么情况你也看到的?!毖χP哪诓话?,她既然知道自己给不了霍子声想要的回应,就不能再坦然接受他对自己的好,哪怕她和陆宴北没什么,也会选择误导他。

        霍子声拧眉,似悲似戚,却又强行压下,伸手去拿杯子:“这菜有点咸,遥遥我给你倒杯水?!?

        “别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毖χ0醋∷氖?,认真地看着他,“我们之间已经成为过去了,你现在这样我也回应不了,只会让我和你都白白受折磨?!?

        关于薛知遥心中到底有谁,这一点霍子声恐怕比薛知遥自己都还要清楚,可是爱的人好不容易回到眼前,他要怎么放弃?

        霍子声突然反手握住薛知遥的手腕,用力向自己这边一拉,凑过去想要吻住她。

        “不要!”

        薛知遥反应迅速,极快地低头偏过,霍子声的唇堪堪擦在她的发丝上,薛知遥就伸手将他重重推了回去。

        霍子声又惊又痛地看着薛知遥,目光里承载不住的心碎。

        “抱歉?!毖χ;怕业卣酒鹕?,趁着周围还没人注意他们,便匆匆说道,“子声,就这样吧?!?

        说罢,薛知遥便直直走出了茶餐厅。

        霍子声心痛至极,颓然地坐在位置上,木木地看着面前的两份简餐,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薛知遥也没再回头去看,只顾着往薛氏大厦走,可当她走过一根柱子的时候,脚步不由自主地顿住了,因为何妃竟然就站在那里!

        这个位置刚好对着茶餐厅,临窗的那面一览无余,而那边看过来却会被柱子挡住。

        何妃原本靠着柱子,见薛知遥震惊地看着她,便慢慢站直了身子,淡淡回视过去,眼眸深处是让人摸不透的情绪。

        “知遥?!焙五却蚱屏顺聊?,语调没有一丝波澜,“上午走得太急了,我是专程为机场的事过来道歉的。另外,也想和你谈谈耀世代理权的事?!?

        薛知遥也转过身子,正面站在何妃身前,阳光正好照在她这边,而何妃被柱子的阴影遮住,仿佛在她们之间划下了一道不可逾越的沟壑。

        “刚才你看到了吧?”薛知遥直接问道,眼神往茶餐厅的方向瞥了一下。

        霍子声正好从茶餐厅出来,失魂落魄地上了车,很快开进了马路的车流中。

        何妃也顺势看了一眼,才悠悠地转回来,握紧了手机,应道:“我看到了?!?

        还录下来了。

        薛知遥一时不知该不该解释,她并不想让别人误会她和霍子声,可潜意识里又觉得没必要与何妃解释,便僵在那里没说话。

        “你放心吧,我不会干预也不会乱说的?!焙五春龅匾恍?,注视着薛知遥清晰地说,“毕竟,我是知道霍子声有多爱你的,也许陆宴北永远及不上他爱你那么多?!?

        薛知遥微微眯起眼睛,她都没意识到,自己这个小动作有多像陆宴北,可何妃却将手机捏得更紧。

        “你这话什么意思?”薛知遥问。

        何妃面上不动声色,又往霍子声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好似不在意地淡笑着说:“知遥,我和霍子声曾经短暂地交往过,这个事情你知道了吧?”

        想到何妃在陆宴北、霍子声之间的关系,薛知遥眉稍轻弹了一下:“嗯,你们三个的事,大概的情形我是知道的,子声和我分手后,便和你去了美国?!?

        “你生气么?”何妃意味不明地追问。

        “当年我知道子声和另一个女人去了美国,自然是气过的。只是时至今日,我和他已经成为过去了,没什么好生气的?!毖χL谷坏厮?。

        何妃点点头,神情有些遗憾:“真是可惜,那个时候去美国,我确实怀揣着和他有个新生活的梦想,可霍子声却从一开始就心不在焉?!?

        随着何妃怅然的语调,薛知遥好像也回到了两年多前,那些她缺失在霍子声的日子……

        初到美国,何妃和霍子声租住了一个两层的小公寓,所有的一切对何妃来说都是新鲜的。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