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95章 你真好

    作者:萌的发芽
        “你快放开我啦!”薛知遥用力挣扎,羞得耳朵都红了,“这是在大门口诶!”

        “不放,谁让你故意不见我的?!甭窖绫币皇盏剿匚鞒堑南?,就在薛氏门口堵人了,直到见到她的人,陆宴北才知道,自己这么多天没见她,心里有多想念这个小女人。

        薛知遥结结巴巴地辩解:“我、我才不是故、故意的,我是因为有工作好不好!你快点放开啦,好多人在看呢?!?

        这次陆宴北倒是听话,把薛知遥拉开一点。

        他并不是怕被别人看,反而细细往她脸上瞧了瞧,见她眼睛下面泛着青黑,脸色也不是很好,还真是忙碌了好几天的模样。

        薛知遥被他盯得不自在,伸手在脸上摸了摸,忐忑地问:“是不是变得很难看了?”

        “是?!?

        陆宴北一口应下,薛知遥差点噎不上来气,正常不是至少该骗一骗,说什么你永远最美之类的么?

        结果,陆宴北下一步就拉着薛知遥往车上塞:“你们薛氏又不是少了你不行,和我回去休息?!?

        薛知遥被迫上车,想去开门,可被陆宴北狠狠一瞪眼,只好又把手缩了回去。

        陆宴北从另一侧上了车,要去拧钥匙发动车子,薛知遥赶紧伸手拉住他的手腕,急道:“陆宴北,我真的还有事呀,现在不能回去?!?

        “有什么事,我陪你上去忙?!甭窖绫彼底抛魇朴忠鲁?。

        “哎呀,不是……”薛知遥拉着他不放。

        陆宴北坐回位置上,一瞬不瞬地看着面色为难的薛知遥,认真地说:“知遥,我说过给你时间,但不是让你用来躲我的?!?

        薛知遥把手松开,纠结地捏着下摆的扣子,用指甲在上面抠来抠去。

        陆宴北很有耐心地等着,薛知遥过了快一分钟,才鼓起勇气说:“陆宴北,你真的觉得我们能在一起?”

        “为何不能?”

        “你看,霍子声是我的初恋,又是你的小叔,我们关系这样复杂,以后在一个家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就算再成为过去,总免不了有些尴尬?;褂泻五?,她是你们两个的青梅竹马,整个陆家恐怕都认识她吧,你们之间的过往也是躲不开的困扰?!?

        薛知遥娓娓道来,停了一下之后,才深吸一口气继续说:“更何况,不论是霍子声还是何妃,他们都是在忍耐着痛苦的?!?

        话不用全说明白,陆宴北已经听懂了,他托着薛知遥的下巴,把薛知遥垂下的头抬起:“你是猪么?”

        “???”

        “既然你知道,小叔和何妃都选择了退出成全我们,那你是不是该更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机会?”

        “这……怎么是这样,我只是觉得,快乐不该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那你还会接受我小叔么?”陆宴北忍耐地问。

        薛知遥想都没想:“当然不会,已经过去了?!?

        “我也不可能再接受何妃,所以按你所说,我们就该四个人都孤独地痛苦下去,对不对?”陆宴北捏着薛知遥的脸,“你是圣母玛利亚么?”

        薛知遥被扯得脸都变了形,不得不用力去掰他的手,嘴里呜咽:“窝好痛哇!”

        陆宴北把手松开:“见不到你,我的心比这可痛得多?!?

        薛知遥假装没听见,揉着自己的脸,心里暗想,怎么这陆宴北现在张口就是情话,以前不是挺酷的么。

        “你要是真觉得很难面对他们,那我就带你走?!甭窖绫碧玖丝谄?。

        “走?去哪里?”薛知遥没听明白。

        陆宴北平静地解释:“走到不用见到他们的地方,离开家里不够,那就去别的城市生活,要是还觉得不够,那我们就出国,总能找到一个可以不必见到他们的地方?!?

        薛知遥眨巴了下眼睛,她看得出来,陆宴北不是在开玩笑的。

        心跳骤然加快。

        “值得么?”过了好一会儿,薛知遥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为了我,陆宴北你真的觉得值得么?”

        陆宴北的眸光柔软下来,大掌在薛知遥的发顶轻轻抚摸:“值得的?!?

        见薛知遥眼底还是动摇不定,陆宴北又一字一句地说:“知遥,我知道我们的开始并不算多美好,我之前做错了事愧对于你,那这次我用余生来弥补你,你愿不愿意和我赌一次,看看我是否能护你一辈子?”

        “我……”薛知遥张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是哽咽的,而晶莹的泪珠不知何时早已落下,像是委屈也像是苦尽甘来。

        陆宴北缓缓靠近,轻轻啄吻着她的脸颊,将泪水一点点卷入舌尖,呢喃着哄她:“宝贝,别哭……”

        薛知遥却哭得更伤心了,她说:“好,陆宴北,我就和你赌一次?!?

        “知遥?!甭窖绫甭愕剜疤?,长臂一伸,将薛知遥紧紧搂入怀中,任由她依靠着自己低低啜泣。

        大约过了半刻钟,薛知??薰涣?,可她也不好意思从陆宴北怀里起来。

        因为听到表白,而哭得鼻涕眼泪全擦在对方衣服上的,恐怕这世间也没几个吧!

        简直要死要死要死!

        “现在你是在暗示我,可以直接把你载回家么?”陆宴北早已察觉她的异样,含笑问道。

        “当然不是!”薛知遥从他怀里弹起来,一双泪眼加红鼻子,对上陆宴北似笑非笑的眸子,薛知遥更是尴尬,急急忙忙整理了下妆容,一边命令他,“不许看我!”

        陆宴北很配合,把头摆正了目视前方,余光却偷偷从后视镜里看,就是薛知遥这般惨兮兮的模样,在他看来都十分可爱。

        唉,恐怕是中毒已深,没救了。陆宴北自己在心里暗想。

        等到薛知遥整理妥当了,便非常不好意思地扭捏道:“那什么,我先走了,真有事要忙?!?

        陆宴北不忍再勉强她,点点头,说:“那下午我来接你,要乖乖等我来?!?

        薛知遥的脸又红了一层,低低应着:“好啦?!?

        薛知遥伸手去开门,刚扶上门把手,又停了下来,迟疑了一会儿转头对陆宴北说:“对了,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但是你不能生气?!?

        “嗯,你说?!甭窖绫币豢谟ο?。

        “我今天见了何妃?!毖χl仄沉怂谎?,越说越小声,“告诉她要凭薛氏的实力来拿耀世的代理权,所以何妃也说了,希望薛氏用钻石供应来提交换条件?!?

        陆宴北不赞同的皱眉:“何妃怎么胃口这么大,我之前给出的条件已经绰绰有余了。总之,如果是她在有意刁难,我会去找她谈谈,钻石供应的事你就不必再担心了?!?

        “不是的,何妃不是在刁难我?!毖χ8辖艚馐?,有点怕怕地瞄着陆宴北,“你之前给出的保障,我都说已经作废了……”

        “……”

        陆宴北有一会儿是很无语的,可见薛知遥满脸不安,他只好叹口气,往薛知遥头上揉了揉:“你想做就放手去做吧,我说过的话随时都有效?!?

        自己辜负了他的好意,没想到陆宴北一句责怪的话也不说,薛知遥有些意外,半晌后才回过神:“你真好?!?

        陆宴北凝视着薛知遥:“对你好是应该的。不过说真的,你要是想夺回薛氏集团,大可不必那么辛苦,我可以帮你做到?!?

        “你想怎么做,收购么?”薛知遥反应很快,立刻想到了商场惯用的种种方法。

        陆宴北点点头:“这是最快的方法?!?

        “我不想这样?!毖χK?,“以现在薛氏的经营状况,陆氏想要收购它,肯定是要先出手打压对不对?”

        这一点是必然的,陆宴北没否认。

        “那就要动摇薛氏的根基,会让薛氏大伤元气,我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面?!毖χ1愕?,“我宁愿慢一点,让自己有了足够的实力,再慢慢夺回主导权?!?

        薛知遥的眼眸闪闪发亮,她坚持的态度有一种无形的魅力,深深地让人移不开视线。

        陆宴北静默地看着她,好一会儿后,他才说:“好,我知道了?!?

        薛知遥松了一口气,她有怕过自己不能说服陆宴北,然而今天的陆宴北似乎特别好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表白过的原因。

        想到这里,薛知遥脸又不禁红了,暗骂自己没出息的同时,飞快地开了车门,羞涩地说了句:“那就没什么事了,我先回办公室了?!?

        陆宴北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薛知遥便已经如受惊的小鹿一样跑了。

        陆宴北笑了笑,目送着她进了大厦,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平常的冷淡。

        他掏出手机,拨通了阿诚的电话。

        阿诚除了是陆宴北的司机,也是陆宴北十分信任的人,有很多事情都是由阿诚代替陆宴北出面,今天他也是替陆宴北去办事,这会儿听到手机响,以为陆宴北是来询问事情进度的,阿诚很快便接了起来:“陆少,事情办好了,我正在准备回来的路上?!?

        “嗯,那就好?!甭窖绫钡赜ψ?,阿诚办事他一向放心,“另外,上次让你盯着我表姐陆琼,她有没有动静?”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