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99章 他一直在

    作者:萌的发芽
        浓烈的屈辱感,让薛知遥几乎要爆发,又更要崩溃,可最后一丝理智死死绷着,逼着薛知遥如同木偶般忍耐着转身下蹲,将自己那份凌乱的策划案捡起来,紧紧抱在怀中,好像是唯一的珍宝。

        “快点出去!”薛子纤扬声尖利地催促。

        薛知遥尝到了嘴里铁锈味的血腥,原来嘴唇竟不知何时被自己咬破了!

        她走出去把门关上的时候,似乎都听到薛子纤在门内大笑的声音。

        神情恍惚地走回办公室,里面所有的人都朝薛知??戳斯?,显然刚才的风波余韵还未曾从这里撤去。

        没有人敢上前,只是用各色眼光注视着薛知遥,看她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回自己的座位。

        薛知遥这会儿已经有些麻木了,她很想质问这一屋子的人,为什么刚才不愿意为她说句话,可事实上,她又无法问出口,因为这答案本就现实得残忍,她早已知道……

        桌上也没几件可以收拾的东西,薛知遥简单地收拢了下,便抱在怀里走了出去。

        全程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来询问一句,直到薛知遥走出了薛氏大厦,林小梓的电话才打了进来。

        薛知??醋攀只簧烈簧?,想想现在敢给她打电话,也算林小梓有心了,便强忍心酸接通了。

        “知遥姐,你没事吧?”林小梓的声音满是歉疚,甚至还带着一点哭腔。

        “我没事?!毖χ5鼗卮?。

        听她这样说,林小梓更急了,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刚才的事都说了:“我们刚刚确实有点被吓到了,何助理好凶,把抄袭的事情说得很严重,还会牵连甚广,所以我们就算心里有把握,也不敢把看过你初稿的事情肯定地说出口。知遥姐,真的对不起?!?

        薛知遥早该想到,何觅那么受薛凯涛器重,自然是手段不少,只是些微的恐吓威胁,就足以让一众小员工畏手畏脚。

        “这不怪你?!毖χ<枭胤垂グ参苛中¤?,“他们早就有准备的,这一环扣一环,为的就是将我彻底从薛氏除去,就算你们说了真话,他们一样有对策能做到今天这个结果?!?

        “可是……呜呜?!绷中¤魃诵牡剡煅势鹄?,“知遥姐你一定在薛董那受了很多委屈,我没有勇气帮你,对不起……”

        薛知遥心是凉的,也无法再挤出多一句安慰别人的话,只能无声地沉默着。

        “对了!”林小梓正哭着,又突然喊了一句,带着几分雀跃,“知遥姐,你可以让杜主管帮你作证呀,她是不会惧怕被人威胁的!”

        薛知遥一直暗淡的双眸也闪动起来,杜莲现在仍留在H市,如果她能回来作证,事情一定会有转机的!

        “小梓,你说得对,我可以找杜主管!”薛知遥也露出一点笑意,“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谢谢你!”

        随后,还没等林小梓说出话来,薛知遥就亟不可待地挂断了电话,拨通了杜莲的。

        好像很久之前,薛知遥有过等待电话而心跳如雷的情况,今天,又让她重温了一次。

        每一声“嘟”对她来说是一种希望,也是一种折磨。

        “喂?!钡缁澳峭分沼诖戳硕帕纳?。

        “杜主管,你能不能帮帮我?”薛知?;耙怀隹?,委屈伤心齐齐涌上,之前的坚韧都顷刻崩溃,刹那间便痛哭了出来。

        杜莲吓了一跳,吃惊地问薛知遥:“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你好好说?!?

        薛知遥也知道这不是哭的时候,强忍着心头的五味杂陈,将刚才的事情描绘了一遍。

        杜莲听后,很长久的时间都没有说话,久到薛知遥都以为杜莲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薛知遥?!倍帕沼诨搅艘簧?,“情况我已经知道了?!?

        “杜主管,你能帮我这一次么?”薛知遥紧紧握着手机,希冀地追问。

        整个薛氏,除了林小梓,可能只有杜莲还能将她当做普通人了,也数次对她有提拔的意思,这让薛知遥总归对她有几分依赖。

        “我过两天就会回来了,到时候你复职的事情我会努力为你争取,相信不会有太大困难,这几分薄面薛董还是会给我的?!倍帕遄迷偃笏档?。

        复职当然是薛知遥想要的,可她却未曾在杜莲的言辞中,听过一句关于“抄袭”的事。

        “为什么?为什么连你都不帮我!”薛知遥受不了地大喊,“我又不是骗子,你们为什么一个个都不肯说真话!”

        杜莲叹了一口气,薛知遥这种心理她完全能够理解,但人在屋檐下,此事又直接关系到薛董和薛董的女儿,的确让人十分为难,就算是她,也不敢在老虎须上拔毛。

        “薛知遥,能返回原来的岗位是我能做到的?!倍帕米约旱纳艟×刻鹄次潞?,“而且公司能接到的项目也不少,并不是非要做耀世那份,等你回来办公室以后,我会给你安排新的任务?!?

        “这不是重点,我的清白谁来还给我!”薛知遥咬着牙低声问杜莲,刚才控制的怒意又一次袭上心头。

        “薛知遥?!倍帕娴爻脸粱搅艘簧?。

        薛知遥的心一颤,意识到自己确实过分了,杜莲只是她的上司,在这件事上,她并没有责任承担什么。

        “对不起,杜主管,是我失态了?!毖χG樾饕幌伦拥吐?,匆匆道了个歉便挂断了电话。

        杜莲把手机从耳旁拿开,无声地叹了口气。

        而薛知遥站在马路旁,茫然地看着车流来来去去,街景变换却好像没有她可以去的地方。

        心里酸楚,薛知遥站了许久,才突然想起快到下班时间了,再站在薛氏门口似乎会更难堪。

        薛知遥抬手招了辆出租,一路坐到了赤梦。

        现在这里是她唯一庆幸的地方,每次她觉得无处可去的时候,至少还有这里能让她暂时歇息一下。

        赤梦还是如往常一样,洁净明亮,宁婷在柜台后闲适地翻阅着杂志,漂亮年轻的侍应生们在店内忙碌。

        “婷婷?!毖χM泼沤?,刚喊了一声,委屈的泪水就要决堤而出。

        听见喊声,宁婷从杂志里抬起头来,看到薛知遥的模样便是一惊,慌忙从椅子上站起来:“遥遥,你这是怎么了?”

        薛知遥有太多的委屈,被宁婷一关心就越发膨胀,她飞快地奔到吧台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倾诉起来:“婷婷,他们欺负我,明明是我做了耀世的策划案,可薛子纤却抄袭了我的,还反咬一口说是我抄了她的!”

        这下宁婷听明白了原委,顿时很恨那些人残忍地对待薛知遥,一面伸手在她后背上拍了拍,一面咬牙切齿地说:“没事,遥遥,这个暗亏不能就算了,我去帮你揍扁她们!”

        薛知遥赶紧拉住宁婷,丧气道:“婷婷,揍人能解决问题就好了?!?

        “也是的?!蹦靡惶残沽似?,颓然叹息。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陡然一道焦急的男声传了过来,薛知遥侧首一看,是霍子声!

        只见霍子声从座位上站起来,英挺的浓眉紧蹙,几步走到了薛知遥身边。

        薛知遥张张嘴,诧异地瞪着霍子声,竟没注意他一直就坐在咖啡厅里。

        宁婷后知后觉,瞄了薛知遥一眼,赶紧把自己撇清:“他来了很久了,你一进门就直接说那些事,我没来得及提醒你?!?

        薛知遥也不好说什么,抿着嘴将头扭到一边,并不想在霍子声面前露出怯懦的样子。

        可霍子声又怎么会放任不管,上前扳着薛知遥的肩,把她转过来面对自己,压着怒意担忧地询问:“遥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我说清楚,我一定想办法帮你?!?

        “不用你管这些事?!毖χL滞瓶?,垂着眼帘不愿直视霍子声。

        既然已经和他说清楚了,薛知遥也不想仗着霍子声对她的爱,而把他牵扯进污水里,她于心不忍,也更不想再欠他什么。

        霍子声也从薛知??咕艿谋砬橹锌闯龆四?,心里不禁一痛,强忍了情绪,低沉地说:“遥遥,你的顾虑我明白,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想太多,我可以退回到朋友的位置。所以,也希望你能把我当朋友,如果能帮你解决一些困难,我会很开心的?!?

        可霍子声不知道,他越是这样说,薛知遥就越不愿意拖累他。

        她无法回应霍子声的一片拳拳之心,干脆转身就往外走。

        “遥遥,你去哪儿呀!”宁婷见势不对,急忙从柜台后走出来,还顺带瞪了一眼霍子声,暗怪他多嘴多舌,让薛知遥更加不开心。

        霍子声也下意识地抬脚追过去,宁婷立即回首吼他:“你别再跟来惹麻烦了!”

        霍子声只好僵直地顿在那处,看着宁婷追着薛知遥跑出了赤梦,嘴里一阵阵的发苦。

        就算再怎么不想接受现实,也不得不承认,他和薛知遥已经渐行渐远了。而他两年前错过一次后,便始终无法挽回局面了。

        霍子声悔恨地握着拳头,空落落地看着前方……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