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100章 我帮你

    作者:萌的发芽
        薛知遥走得飞快,几乎跑了起来,身旁的景物飞速往后退。

        宁婷慢了一步出来,等她追了一会儿,竟比不过薛知遥的速度,一下便失去了薛知遥的踪迹。

        她茫然四顾了一阵,又掏出手机给薛知遥打电话,可心烦气躁的薛知遥怎么会接电话?

        宁婷心急如焚,又无可奈何,看着离赤梦也不远,便疾步走回了店内,想要发动员工去找。

        哪知道,等宁婷回去的时候,霍子声还在店里,见宁婷走进来,立刻站起身迎了上去。

        “怎么样,遥遥的情绪还好么?”

        宁婷摇摇头:“我根本就没追上她,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碰到这样的事对她打击太大了,我还是叫人去找找她好了?!?

        霍子声的眸子里也凝重了几分,犹豫了好几秒,才把正在安排人手的宁婷按住,对她说:“你先别急,这时候就算你们找到了她,恐怕也很难让她冷静下来。而且她现在最需要的不是我们?!?

        宁婷有些搞不明白,懵懂地望着霍子声,后者却拿出手机,给人打了一个电话。

        “小叔,有什么事情?”陆宴北很快就接通了,声音足够磁性却古井无波。

        霍子声深吸一口气,对陆宴北说:“遥遥现在遇到麻烦了,你有时间就多关心她一下?!?

        说到薛知遥,陆宴北就来了精神,端正了下坐姿,对霍子声说:“愿闻其详?!?

        霍子声边把他听到的原委说了一遍,最后道:“所以现在遥遥的情绪很不稳定,你看看要不要去找她?!?

        “我会去找她?!甭窖绫彼?。

        陆宴北此时脸色已经黑得快能拧出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当初遵从薛知遥的意思,把她送进去,让她自己吃尽了苦头,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嗯,让她开心?!被糇由嗌刂龈?。

        其实霍子声做到这一步,陆宴北也明白了,霍子声已经从这场爱情的角逐里退出,所以在挂断电话前,陆宴北还是低声道了一句:“谢了?!?

        霍子声微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刚反应过来,陆宴北就已经把电话挂断,霍子声说的那句“不客气”都没来得及出口。

        看着手机黑了屏,霍子声失笑地自嘲,一时竟不知这是离别,还是新的开始。

        陆宴北挂了电话后,也是马不停蹄,立刻就四处找起人来,把她喜欢去的地方全部找了一遍,最后在天色微黑的时候,他终于在海滩边找到了正在喝啤酒的薛知遥。

        那一刻,陆宴北一直紧绷的心弦终于松弛下来。

        夕阳已经西下,天色灰蒙蒙的,海风吹来有些生凉,沙滩也从喧闹变得安静,偌大的地方竟只剩下薛知遥一个人坐在沙上,一仰头,又是一口啤酒下了肚子。

        陆宴北无意识地拢了下头发,轻轻走了过去,很自然地顺势在她身边坐下,浅浅问道:“你怎么了?”

        薛知遥惊了一下,转头看见是陆宴北,又恢复了平静。

        她早该想到,只要有陆宴北在,他想找什么地方都是能找到的。

        “你不是知道了么?!毖χD笞攀掷锏钠【乒?,望着不远处的浪潮一滚一滚地涌上来,又退下去。

        她打赌陆宴北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

        而事实也是如此,在找她的路上,陆宴北已经派人将事情巨细无遗地打探清楚了。

        可陆宴北什么也没说,只是温柔而不容拒绝地从薛知遥手中,把那罐啤酒取了出来,淡淡地说:“我陪你喝?!?

        薛知遥抢不回啤酒,有些恼,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赌气,觉得什么事情都不受自己控制,哼了一声便侧过身,又拿起了一瓶啤酒拉开了,仰起头“咕噜噜”地灌了自己好一会儿。

        陆宴北几次想上前制止,但终究还是忍耐了下来。

        作为一个上位者,除了人前的风光,还更要有对任何事情都果断地稳重。薛知遥若是想走到那一层,今天的经历也许就是她避也避不开的第一步。

        等薛知遥喝够了,她刚放下啤酒瓶,陆宴北便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纸巾,轻轻给薛知遥擦了擦。

        薛知遥由着陆宴北去擦,就是她自己,也不知脸上到底是泪,还是灌得太猛溢出来的酒。

        见她终究柔软了起来,陆宴北便轻声哄她:“知遥,你记住要乖乖的,一切事情都有我在,好不好?”

        他不能再忍受一次她的失踪了,天知道,他在这一路寻找中心里有多焦急。

        薛知遥鼻头一酸,转身将自己埋进了陆宴北的怀中。

        陆宴北心中疼惜,伸手把她抱得很紧,在海涛声里细细辨认着她压抑的哭泣。

        也不知是哭累了,还是酒精作用,薛知遥在迷迷糊糊中竟然睡了。

        陆宴北将她密密地打横抱在怀中,小心地走放到了车内,一路将她载回了自家别墅。

        把她放在房间的床上后,陆宴北便打算悄无声息地退出去,不想刚刚转身,薛知遥就惊醒了过来,一下坐起慌张地叫道:“宴北,你去哪儿?”

        陆宴北回过身,温柔地说:“我不去哪儿,就在隔壁房间?!?

        薛知遥怯怯地巴望着他,欲言又止。

        陆宴北叹口气,坐回了薛知遥身边,抬手抚摸她的脸颊,对她说:“我不会离开你的,傻瓜?!?

        “……你能不能别走?”薛知遥垂下眼帘,现在的她很难忍受被人丢下,只想要有人陪着她就好。

        陆宴北的眸子暗了几分,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问:“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薛知遥当然明白的,她深吸一口气,颤抖着手去解衣服扣子。

        只要有人陪就好,更何况这个人还是陆宴北,没关系,没关系……

        她心中反复想着,可手却颤地迟迟解不开一??圩?,最后恼怒起来干脆用硬扯的。

        陆宴北大掌一伸,将她的手握?。骸肮涣??!?

        薛知遥猛然一颤,以为陆宴北生气了,赶紧抬头祈求地去看他,却见他俊朗的面容上浮现的是疼惜,是对她宠溺的爱意。

        薛知遥愣住了。

        陆宴北细细把她的扣子扣好,又把她放倒在床上,自己也躺了下来,将呆愣的薛知遥抱入怀中,轻声哄道:“睡吧,笨女人?!?

        可这会儿薛知遥哪里睡得着,她的脸贴着陆宴北的胸膛,周身都是他的味道,她迟疑地问:“不要了么?”

        陆宴北轻笑一声,结实的胸膛也跟着微微震动,让薛知遥一时脸红心跳。

        “笨女人,你心情不好,我何必勉强你?”陆宴北反问,答案却已是肯定的。

        “可是……”

        “没有可是,乖乖闭上眼睛睡,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甭窖绫卑缘赖赜檬终莆孀∷难劬?。

        手掌的温度让薛知遥觉得很舒服,哭肿的眼睛得到了慰藉,她不由自主地顺从陆宴北的话,很快便重新陷入了睡梦中。

        陆宴北看着怀中的小人儿,思绪万千,他想要?;ふ飧雠?,却总是在没察觉的时候,就让她受了伤。

        今日之事,他定不会善罢甘休!

        当第二天的晨光照射进来时,陆宴北便醒了,维持了一晚上僵硬的姿势,就是他也有些吃不消。

        看薛知?;乖谑焖?,陆宴北凝视着她的睡颜一会儿,才悄悄将手臂从她脑袋下抽了出来,坐起身活动了一会儿,起床静静地出了门。

        还刚走到楼下,就见霍子声已经坐在客厅里,佣人正在给他倒早茶。

        听见脚步声,霍子声抬头看去,对陆宴北说:“起来了,遥遥怎么样?”

        “昨晚喝了点酒,睡到现在还没醒?!甭窖绫弊叩交糇由悦孀?,坦然相告。

        尽管霍子声告诉自己要保持应有的位置,可听到陆宴北所说,还是不由心里抽痛了一下,只是很快被他掩饰了下去。

        佣人把早餐端到两人身前,又默默退回了厨房。

        陆宴北示意霍子声开动:“你这么早就过来,肯定没吃早餐吧,这个厨师手艺不错的?!?

        霍子声笑笑,有几分苦涩:“什么时候你又对我这么客气了,居然还请我吃早餐,我都已经做好被你赶出去的准备了?!?

        “因为你不是来给我添堵的?!甭窖绫钡?。

        都是聪明人,对某些微妙的改变很敏感,他既然知道霍子声不会再纠缠薛知遥,那一切都好说话。

        “好吧,早餐可以等会儿,无论我以什么身份过来,但我始终还是关心遥遥,我想听听你对这事儿的看法?!被糇由×咳米约罕3掷碇?。

        陆宴北挑眉说:“我当然不会放过他们,我的女人怎么能让人肆意欺辱?!?

        “你打算怎么做?”

        陆宴北轻轻翘起一边的唇角,笑地邪魅:“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霍子声皱皱眉头,他虽猜不到陆宴北的计划,但他熟知陆宴北的脾性,当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时,绝对会有人要倒大霉,而他也很乐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我帮你?!被糇由斐鍪止?。

        陆宴北扫了一眼霍子声,抬手击掌,两掌交握在一起:“好?!?

        这世界就是如此神奇,退一步也许世界都将颠倒。

        陆宴北和霍子声相视而笑,晨光洒在俊挺的两个人身上,熠熠生辉。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