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101章 墓园

    作者:萌的发芽
        而此时的薛家,薛子纤正穿着睡袍在房间来回走动,手上的手机发出嘟嘟的等候音。

        电话自动挂断,薛子纤的脸色又黑了一层,恶狠狠地盯着手机上的名字,十分偏执地又用力在上面点了一下,电话又拨通出去。

        似乎对方也被薛子纤这样的偏执搞烦了,这次响到一半就有人接通了。

        “何妃,你什么意思,我从昨晚开始给你打电话,你居然现在才接!”薛子纤立刻就冲话筒一阵破口大骂。

        何妃不耐地掏了下耳朵,把电话拿开点了免提,直接丢在一边,又自己忙自己的。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薛子纤几乎要喊起来了。

        “听见了,有什么事就说?!焙五婵谟ψ?,早就和薛子纤说过,不要随便打她电话,可从昨晚到今早,薛子纤简直就有强迫症一般,不知打了多少个,非要打到她接不可的架势。

        薛子纤差点要摔手机,可想到毕竟自己还有事相求,便强忍怒火道:“昨天薛知遥已经被我整出薛氏了!”

        何妃画眉笔的手一顿,转身看向手机:“你说什么?”

        “我说薛知遥已经被我赶走了,本来想要第一时间告诉你,没想到你电话都不接!”薛子纤气哼哼地控诉。

        “你怎么做的?”何妃问道,“用那份策划书?”

        “当然,我略施小技让大家都以为她抄袭了我的创意,然后顺势将她赶出了薛氏?!毖ψ酉说靡庋笱?,“现在整个薛氏都知道她是什么货色了!”

        何妃微微眯了下眼睛,冷笑了一声:“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薛知遥削尖了脑袋要进薛氏,却被薛子纤一下给弄了出去,她可不相信薛知?;峋痛俗靼?。

        不过这件事总归和她没关系,要有麻烦也是薛子纤的事,她只要看着薛知遥落难就够了。

        可薛子纤是想不明白的,她瞪着眼睛一阵无语,越发觉得何妃这个盟友很难伺候,干脆直奔重点,问道:“还有一件事,我想你要给我个解释吧!”

        “你说?!?

        “我昨天听到我爸爸提起,你给了薛知遥小道消息,说是让她用薛氏的钻石供应权来交换耀世代理权?”

        何妃将眉毛画得细长,弯弯如柳叶,一边用鼻音“嗯”了一声。

        “何妃,你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厚道了?”薛子纤火气愈大,“我们是盟友,这样的消息你难道不该先和我说一下!”

        “反正你现在也已经知道了,有什么区别?!焙五匏降胤畔旅急?,开始画眼线。

        她根本就不想让薛氏拿到代理权,之前告诉薛知遥,不过是想她拿此事和薛凯涛起争执,没想到现在还没走到这一步,就已经让薛子纤把薛知遥解决了。

        “你!”薛子纤深呼吸把火压住,怎么每次和何妃通话,她都有种气得肝疼的感觉,“我只问你,这件事是真的么?”

        何妃也不瞒她,说:“真的,毕竟对耀世来说,薛氏在南非的钻矿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双赢的局面也很不错?!?

        当然,前提是没有别的公司给出更优渥的条件,只是这一点何妃不会说出来。

        薛子纤听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也懒得和何妃啰嗦:“行了,就这样吧,到时候有必要再联系?!?

        说罢,薛子纤便忙不迭地先挂断了电话,好像再让何妃挂她电话一次就是丢脸一样,殊不知人家根本没把她当回事。

        何妃此时也已经化好了精致的妆,美丽娇俏又不乏优雅,俨然是个可亲的漂亮人儿。

        她对着镜子照了照,抬手抚了抚头发,念道:“最近有好戏看了呀?!?

        正在睡梦中的薛知遥一颤,突然背脊发凉,一下从沉睡中惊醒了过来。

        身边还残留着陆宴北的气息,薛知遥有些茫然,看了看四周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想不到陆宴北当真就抱着她睡了一晚,薛知遥的心头有些甜,拉着被子盖住脸笑了一阵,似乎昨天被冤枉的忧愁都冲淡了不少。

        薛知遥又磨蹭了一会儿,才起床洗漱了下楼。

        陆宴北还坐在餐桌前,佣人正在对面收拾着什么,见薛知遥来了便拿着东西走了。

        薛知??戳丝?,问陆宴北:“有什么人来过了么?”

        陆宴北笑笑:“没人来过,你睡了这么久一定很饿,我让人给你煲好粥了?!?

        说话间,佣人就已经端着粥又出来了,给薛知遥放在了桌上。

        薛知遥不疑有他,坐了下来,闻到食物的香味到真是发现自己饿坏了。

        见薛知遥大口大口地吃着,陆宴北便貌似随意地说:“今天你陪我去陆氏吧?!?

        薛知遥低着头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她知道陆宴北的好意,担心她第一天离职会不习惯,可薛知遥心里还是无法控制地刺痛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说:“算了,好不容易有时间,我想去看望一个人?!?

        陆宴北沉吟半晌,道:“那我陪你去?!?

        “不用了,你肯定也有很多事要忙,不必担心我?!毖χG垦栈缎?,拒绝的态度却很坚定。

        陆宴北凝视了薛知遥一会儿,退让了:“嗯,那我忙完来找你,不许不接电话?!?

        “好,我知道了?!毖χSΦ?,埋头继续去吃早餐。

        吃完了,薛知遥又专程把陆宴北送出了门,这才慢慢把自己拾掇好,刚打开门,就见阿诚正闲闲地靠在车边,见她来了,立刻站好说道“薛小姐,陆少让我今天给你当司机,方便你出行?!?

        很明显,说是方便出行,但陆宴北就是派阿诚来跟着她的,免得又失去她的踪迹。

        阿诚见薛知遥没说话,以为她对此很不悦,害怕不能完成陆宴北交代的任务,忙不迭地保证:“我绝对不会打扰到薛小姐,你就把我当个开车的机器就行?!?

        “噗?!毖χH滩蛔⌒α?,“你不用那么紧张,走吧?!?

        薛知遥上了车,阿诚也松了口气,赶紧上了驾驶座发动汽车。

        “去城北郊的墓园吧?!毖χ5?。

        阿诚心中惊讶,没料到薛知?;崛ツ抢?,但面上却不动声色,沉稳地转动方向盘,朝着墓园开去。

        途中路过一家花店,薛知?;瓜氯ヂ蛄艘皇鸹频某?,她低头站在那处,捧着花摆弄着。

        阿诚遵照陆宴北之前的嘱咐,悄悄拿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陆宴北。

        “走吧?!?

        还没等阿诚把手机收好,薛知遥就已经走了过来,阿诚吓了一跳,见她没察觉,赶紧把手机放回口袋:“好的,薛小姐?!?

        一路无言,很快便到了城北郊的墓园,薛知遥下了车,见阿诚也想跟着来,便道:“你就在外面等着吧,我去去就来?!?

        阿诚有些犹豫,薛知遥就已经抱着花快步走了进去。

        阿诚的确不知该不该追,只能打给了陆宴北,他很快便接通了,阿诚立即报告说:“陆少,薛小姐要独自进墓园,我还要跟进去么?”

        刚才的照片陆宴北已经看见了,他能想到,薛知遥去墓园定是探望她的亡母,回忆起照片里薛知遥落寞的神色,陆宴北便有些呼吸不畅,缓了缓才道:“让她自己去吧,半个小时没出来,你再进去找她?!?

        “是?!卑⒊嫌ψ?,挂了电话后,就盯着时间在外面等。

        薛知遥这会儿已经进了墓园,一路走到了自己母亲的墓碑前。

        若韵的黑白照片依然如昨日般鲜活,她的美丽停在了一个美好的年华,薛知??醋潘闳滩蛔『炝搜劭?。

        薛知遥蹲下身,将雏菊放在墓碑前。有一段时间没过来,纵然有管理员在清扫墓地,但总是显得有些凌乱,薛知遥又细细地将杂草落叶一一捡掉。

        这段日子对薛知遥来说,真的发生了太多事情,来的路上她有满腹的话想告诉柳若韵,可当她真的到了这里,却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她只能默默地将墓碑清理干净,可泪水却已经不知不觉流淌了下来。

        正在她悲伤的时候,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薛知遥本来不欲理会,却听那里有人说了一句话,那声音竟让薛知遥觉得熟悉又陌生,她下意识地扭头去看,下一秒就呆住了。

        原来不远处站着两个人,年轻点的男人在仔细聆听着年长的那位说话,那个男人纵然已是不惑之年,可依旧丰神俊朗,还增添了成熟男人特有的稳重魅力,而这长相要是倒退十多年,不就是当年柳若韵的青梅竹马陈昊东嘛!

        薛知遥十岁那年亲眼目睹他出车祸后,就再也没见过陈昊东,后来多方打探才知道,他那次直接伤成了植物人,被陈家送到美国医治。

        可她万万没想到,十三年后的今天,她会在墓园里和他重见!

        薛知遥又惊又喜,连哭都忘记了,激动地哆哆嗦嗦站起来,脚步都有些不稳,匆匆朝着陈昊东跑去:“陈叔叔!”

        那人闻声转过头,看见薛知遥的时候面露微讶,估摸着她马上就要扑到自己身上来,立刻往旁边躲了躲,浓黑的剑眉也皱了起来。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