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102章 信你

    作者:萌的发芽
        “陈叔叔,我是遥遥,薛知遥??!”薛知遥察觉他抗拒的举动,立即强忍住激动的心情,急切地向他介绍自己。

        离近了看,薛知遥更加确定这人就是自己认识的陈昊东,想到他能从植物人康复过来,薛知遥简直都高兴坏了,恨不得马上与他相认!

        但那人却一脸莫名其妙,上下打量了薛知遥几眼,戒备地说:“我是姓陈没错,但我并不认识你?!?

        薛知遥愣了愣,随即又想,可能是自己长大了,与小时候相去甚远,陈叔叔没有认出她也情有可原,便又补充说:“我是柳若韵的女儿啊,陈叔叔,我今天就是来探望我妈妈的?!?

        说着,薛知?;怪噶酥噶粼系哪贡?。

        那人顺着方向扫了下墓碑,神色越发冷淡:“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你妈妈,应该是你认错人了?!?

        “怎么可能,你不是陈昊东么!”薛知遥诧异极了,这张脸纵使有了岁月的痕迹,但她真的能确定就是陈昊东无疑!

        听到这个名字,那人就更坦然了,又往后退了一步:“你真的认错了,我叫陈亦,不是陈昊东,也真的不认识你?!?

        薛知遥整个懵逼了:“陈叔叔,你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你明明就是陈昊东??!”

        还没等陈亦再说话,旁边那个年轻人就已经有些恼了,上前一步去挡薛知遥:“这位美女,你闹够了就快点走,不要打扰我的客户看墓地!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以为乱攀点关系就想讹钱是吧?”

        “我不是的,我真的认识他!”薛知遥想不通,执拗地去推这推销员,一心想要靠近陈亦非要说个明白。

        陈亦也看出她不肯罢休的意思,皱眉对推销员说道:“我父亲墓地的事,还是先去外面谈吧,不必与她再纠缠?!?

        推销员闻言转头,刚才对薛知遥的一脸凶样就变成了笑,讨好地应着:“好好,我们现在就出去谈?!被赝酚值勺叛劬嫜χ?,“你别再纠缠我们,小心我报警抓你!”

        说完推销员就一把将薛知遥推开几步,急急追着陈亦的背影而去。

        “陈叔叔,你别走,你听我说呀!”薛知遥焦急地唤道。

        正好阿诚掐着时间迎面进来,见到这一幕还以为薛知遥受了欺负,马上跑过去,想要伸手揪住推销员的衣领。

        薛知遥见势不对,赶紧喝止:“阿诚,不要这样,不关他们的事!”

        陈亦见薛知?;褂辛硗獾陌锸?,表情就更是不耐烦,看到阿诚闻言就停了手,他一刻也不想再纠缠下去,扫都没扫薛知遥一下,便和那推销员快步离开了。

        阿诚站在小道上,一脸威胁地瞪着他们出了墓园,这才匆匆朝着薛知遥跑去:“薛小姐,明明那个人对你动了手,为什么不让我教训他!”

        “不是的,是我的错?!毖χJ质?,随口敷衍道。

        当年陈叔叔因为她们母女俩,被薛凯涛故意弄成了植物人,现在他好不容易安然无恙,这事换在谁身上,应该都会避之不及吧。

        她根本没有资格,去责怪陈叔叔不愿相认的举动。

        薛知遥又怅然地望了望墓园的门口,那里已经没有了陈亦的身影。等她一转头,就对上阿诚一脸的怀疑,薛知遥又慎重地嘱咐:“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也不要告诉陆宴北听,知道了么?”

        阿诚被她唬了一跳,连连点头:“知道了,薛小姐?!?

        薛知遥得到保证,这才放心下来:“好了,送我回去吧?!?

        “好?!?

        阿诚还是一口答应,可等他将薛知遥送回陆家别墅后,出门就给陆宴北打了电话作汇报,将墓园里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陆宴北用指尖在办公桌上敲了敲:“‘陈叔叔’?所以你只听到了他姓陈?”

        “是的,那个姓陈的应该是来看墓地的,推了薛小姐的那个人从着装看,应该是墓园的推销员?!?

        “嗯,那就去查查,今天去城北郊看过墓地的人,摸摸他的底细?!甭窖绫狈愿赖?,“也顺便让墓园把那个推销员给辞了?!?

        阿诚向来以陆宴北马首是瞻,结束通话便立刻去办了。

        陆宴北把手机拿在手上,转了几圈,脑海中想到的都是薛知遥,索性将面前的文件一合,起身往办公室外走。

        刚出门,助理就站了起来:“陆少,离开会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您是要提前么?我马上去叫各个主管!”

        “会议延后,确定时间另行通知?!甭窖绫倍乱痪浠?,便匆匆走过。

        “好的,我……???延后?”助理愣在那儿目瞪口呆,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还是今天下红雨?向来严谨守时的陆少居然放鸽子了!

        然而没等助理完全领会精神,陆宴北就已经走得没有影儿了,助理只得无奈地赶去发通知,谁叫人家是老大呢。

        陆宴北确实是放不下薛知遥,驱车直接回到了别墅,一路上他都止不住地担心,想象了无数薛知遥一个人悲伤流泪的模样,又或者歇斯底里大喊大叫的发泄。

        可当他走进家门时,却是一片宁静,陆宴北刚想去薛知遥房间找人,就听厨房发出了细微的声响,原本以为是佣人在忙,他走过去想问一声,等到了门口竟见到薛知遥的身影。

        只见她此刻正手脚麻利地搅拌着半糊状的东西,过了一会儿又停下来用小称量了砂糖,倒进去之后又继续搅拌,动作熟练到生出一种优雅的味道。

        陆宴北也不急着打断她,就那么靠在门上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过了好一会儿,薛知?;厣砣ツ枚?,才发现陆宴北站在那里,还小小地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来的?”薛知遥问。

        “刚刚?!甭窖绫彼底?,直起身子走进去,“你在做什么?”

        薛知遥也没多追问,指了下台面上的物件,满足地笑道:“你们家的厨具挺齐全的,我都好久没做过甜点了,想做个简单的戚风蛋糕试试?!?

        “你还会做蛋糕?”陆宴北随意扫了扫,便顺着她的话往下说,“你要是觉得缺什么就和我说,只要你做出来的蛋糕能吃?!?

        陆宴北家的一日三餐都是由佣人负责,就是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厨房里有什么,见薛知遥那么开心,估摸着这些厨具应该都很合她心意,他也不介意再为薛知遥多添几件。

        “我当然会做,不要小瞧我好不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就是用来形容我的?!毖χV逯灞亲臃床?,随意地好像阿诚报告了假消息一般。

        陆宴北自然也不会拆穿,反而解开袖扣开始挽袖子:“行吧,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这回轮到薛知遥诧异了:“你?”

        陆宴北耸耸肩,做出随时恭候差遣的模样,薛知遥想了想,把盆子塞到他怀里说:“那你就把这些倒进模具里吧?!?

        陆宴北接过来,二话不说就开始做,没一会儿就把东西倒进了模具里,自信满满地递回去给薛知遥。

        “不不不,还不够?!毖χ:谜韵?,松开抱臂的双手,接过一个模具直立着用力摔在台面上,发出“啪”地一声响。

        陆宴北有些愣,误以为她生气了,问:“哪里不对?”

        薛知遥俏皮一笑,才对他解释:“这个面糊那么粘稠,里面的气泡要靠摔才能出来,不然蛋糕不好吃的?!?

        说着,薛知遥又把模具往台面上摔了几下,陆宴北定睛一看,果然有细小的气泡从底部冒出来。

        薛知遥这才把没了气泡的模具放进烤箱里,陆宴北这会儿也懂了,自动自发把剩下的几个一一去了气泡,再递给薛知遥,两个人无声的交接很是默契。

        等最后一个放进去之后,薛知遥定好烤箱,笑眯眯地侧首对陆宴北说:“现在就等着看它们慢慢膨起来啦?!?

        薛知遥虽然笑着,但眸子里的忧伤还是没能躲过陆宴北的眼,她的欢笑是真的,但她的忧愁也是真的,这样糅杂的情绪让陆宴北无法移开目光。

        “今天出去开心么?有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甭窖绫毕乱馐兜爻蹇诙?,他再也忍不住,他想要听薛知遥亲口说出来,他想要成为能为她解忧的那个人。

        笑容渐渐从薛知遥的脸上隐去,她澄澈的双眸里,忧伤渐渐漫上来将之前的笑意掩去。

        看着她的变化,陆宴北突然又有些后悔,也许不该打破她表面仅剩的快乐?

        “你知道了吧?!毖χ1砬榈?,有点自嘲的味道,“想起来也是,阿诚怎么会听我的话,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向你报告?!?

        陆宴北喉头有些发紧,承诺道:“只要你想,从今往后阿诚可以只听你的吩咐?!?

        薛知遥微讶地挑起眉梢,毕竟阿诚是他的左右手,没想到陆宴北竟有意让阿诚归顺于她。

        “不了?!毖χ8辖艟芫?,她也承受不起这样的安排,只轻轻说道,“你知道也没事,我既然已经与你在交往,两人之间也就不必存在什么秘密的,我是信你的?!?

        陆宴北呼吸一滞,伸手将薛知遥紧紧搂??!

        万千的事情过去了,从最初的猜忌防备,到现在走在一起,陆宴北终于等到了一句“我是信你的”,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高的奖赏。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