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103章 相信你

    作者:萌的发芽
        薛知遥被搂得措手不及,但陆宴北怀抱的力度却让她知道,陆宴北很开心。

        烤箱里开始传出甜蜜蜜的香气,薛知遥也慢慢柔软了起来,抬手回抱住陆宴北,主动加深了这个拥抱。

        陆宴北刚想俯首去吻薛知遥,口袋里的手机就嘹亮地响起来,旖旎的气氛瞬间被打破。

        如果情绪能够实体化,陆宴北的额上定然要滑下三条囧囧的黑杠,他想默默按掉电话,可薛知遥已经伸手推开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示意:“你快接吧?!?

        太可爱了,陆宴北看着薛知遥,脑子里就是这个想法。

        他快速往薛知遥的脸上亲了一下,在她又懵一次的时候,匆匆接起了电话。

        原来是阿诚已经查到了结果,打电话过来报告的。

        陆宴北也没避着薛知遥,随意说了几句,让他把资料发过来便挂了电话。然而等他一抬眸,就对上薛知遥好奇又期盼的目光。

        “你是不是查到了墓园里那个人的消息?”薛知遥根据自己刚才听到的,紧紧追问起来。

        陆宴北本就没打算隐瞒,听到手机微信的提示音,便当着薛知遥的面打开,递到她面前:“嗯,但是阿诚并没有查到太多资料,对方在美国那边资料锁得很严?!?

        “美国!”薛知遥听见这个地点,心里就越发确定,今天见到的人就是陈昊东,急切之下赶紧接过陆宴北的手机。

        “陈亦,美国国籍,地产大亨陈家子嗣,常年居于美国,于上月到达西城,处理某位高危病人的事宜?!毖χ7捶锤锤纯捶⒗吹奈募?,里面除了这一条是关于陈亦的,其余都是关于那个推销员的事情。

        “这就完了?”薛知遥失落地问。

        “陈家也不是很好查的大家族,不过我倒是听说过陈亦,说是这一辈里很有能力的一位,多年前就做了好几件出彩的商业案例,很受陈家重视?!甭窖绫碧谷怀腥?,纵使他能力超群,但陈亦到底是美国来的,又是大家族的人,陆宴北再想了解,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查清楚的。

        薛知遥皱眉问:“那么说,这些年,陈亦一直都在商场上出没,从没有过销声匿迹的时候?”

        陆宴北回想了一下:“好像是这样?!?

        “这样啊……”薛知遥越发失望,“那他就应该不是陈叔叔了?!?

        “陈叔叔是谁?”

        薛知??戳搜勐窖绫惫厍械纳袂?,便不再隐瞒:“是我妈妈青梅竹马的朋友,他叫陈昊东。你之前也猜测过,我妈妈去世很蹊跷,陈叔叔也一样怀疑,并且他还做过调查。只不过我爸爸让他出了意外,他变成植物人被送去美国后,我便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豪门家族里的龌龊事,陆宴北从小到大也见识过不少,只是他没想到,薛家居然也还有这么曲折的一段。

        “难道说,你觉得陈亦和陈昊东十分相似,所以才激动地向他求证?”陆宴北问的时候,已经肯定就是这么一回事。

        薛知遥也没否认,点点头:“没错,可是,陈亦完全不认识陈叔叔?!?

        “不一定?!甭窖绫狈治?,“他们都姓陈,又都从美国来到西城,还长得相似,硬说他们两个没关系也不太像。很可能陈亦和陈昊东是亲属关系,因为不想让陈昊东再牵扯入危险的事,所以陈亦才故意否认一切,包括他认识陈昊东这件事?!?

        本来薛知遥就还心存期待,听陆宴北这么一说,更是觉得有道理,立刻揪住他的衣袖:“那你能不能再帮我查查他?”

        只要关于薛知遥的事,陆宴北没有不上心的,更何况薛知?;箍谇肭?,陆宴北自然应下:“放心,我会再查的,顺便也从陈昊东那里入手,双管齐下地查,这回你放心了么?”

        薛知遥知道陆宴北向来一诺千金,听见他这么说,心里一松笑开了,高兴地重重点头:“嗯!”

        “傻瓜?!甭窖绫泵环⒕踝约阂哺磐淦鹱旖?,伸手往薛知遥头顶上摸了摸,想要低头下去继续刚才没完成的吻。

        却不料,陆宴北才低头低一半,薛知遥就突然惊呼起来。

        “我的蛋糕!”

        薛知遥喊着就冲出陆宴北的怀抱,扑到烤箱前隔着玻璃看,见烤得差不多了,赶忙关了剩下的几分钟,一边叹道:“还好看了一下,不然等它自动跳就会烤太过了?!?

        可怜陆宴北张着空空的怀抱,心里一片无奈,可面对薛知遥兴致勃勃的样子,他也只好宠溺地笑起来。

        薛知?;购苡行牡乇噶撕觳?,两人在阳台上喝茶吃甜点,倒有些老夫老妻的味道,安宁地像是一切都无风无波。

        不得不说,薛知遥做甜点还是有真功夫的,在撒了一把椰蓉后,陆宴北将戚风蛋糕吃到口里后,默默地给她点了个赞。

        两人正享受着这难得的好时光,可没过一会儿,薛知遥的手机铃声便打破了平静。

        薛知遥一看来电人,脸色就变了几遍,陆宴北看在眼中并未出声,神思却已凝聚了起来。

        犹豫了几番后,薛知?;故墙恿说缁?,言语了几声收了线,面色平板地对陆宴北说:“我要去趟薛氏?!?

        “怎么?我陪你去?!?

        薛知遥立刻伸手按住要起身的陆宴北:“不用了,是杜主管回来了,是她让我过去的话应该没什么事?!?

        “不行,你被诬陷抄袭的事还没解决,贸然过去谁知道万一被他们碰到会做什么?!甭窖绫狈辞9χ5氖?,不容拒绝地带着她大步往外走。

        薛知遥步子小,几乎要一路小跑才追得上,她张张嘴想再阻拦,可看着陆宴北宽阔的后背,她突然又不想拒绝他的好意了,心中甚至微微泛甜。

        就这么,在陆宴北的陪同下,薛知遥又踏进了薛氏。

        刚进门,就有人认出了薛知遥,对着她一阵指指点点,甚至连她旁边的陆宴北都被忽略了。

        薛知遥习惯性地心虚起来,有些畏缩地往陆宴北身边靠,一双眼睛也有些不敢看人,只好四处乱扫,却在不经意间瞥见了大厅的通告栏,顿时整个人就僵住了。

        只见电子板上刷出的通告,正是她的“抄袭事件”!

        因为有心人的编纂,这则通告更是将薛知遥黑得体无完肤,完全说的是个不知廉耻的卑鄙小人。

        陆宴北察觉异样,也顺势看去,眼神一下锐利地像是有刀。

        怪不得所有人见到薛知遥,都是那种表情,看来薛凯涛对这个女儿真如仇敌一般,一刻都不放弃往下踩她的机会!

        薛知遥的脸色已是煞白,半靠在陆宴北身上才站好了。

        “知遥,你没做过的事就不必害怕?!甭窖绫崩孔∷难?,声线沉稳地安抚她。

        “是,不是我?!毖χK孀潘奶嵝?,也努力回神自语般地回答,不让自己陷入过去遗留的情绪怪圈中。

        像是急救,薛知遥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慌忙接通,对面传来了林小梓故意压住的声音:“知遥姐,快来这边,杜主管让我来接你!”

        薛知遥下意识地四处张望,果然发现角落的楼梯口有一个身影,此刻正半探着身子对她悄悄招手,可不就是林小梓。

        林小梓见薛知遥和陆宴北朝她走来,便藏了回去,等他们跟进了楼梯口,才挂了电话又喜又忧地看向两人:“知遥姐,你让陆少陪你来了也好,我真怕你看到通告会受不住?!?

        其实现在薛知遥也庆幸,自己刚才没有拒绝让陆宴北一同过来。

        “我让薛凯涛把通告撤下来?!甭窖绫崩涞?,要去掏手机。

        “你别?!毖χ=凶÷窖绫?,“他本来就很反感你插手薛氏的事,今天就算他听你的撤下,在薛氏也还有更多的方法让我难堪,以后对你的意见也会更大?!?

        “是啊,陆少,知遥姐说的对,这件事不是从表面上压住就行的,还是得给知遥姐平反最重要?!绷中¤饕踩?,心中一边赞叹杜主管果然厉害,一知道陆少也过来了,就猜到他会忍不住要出手,便教会她怎么去说服陆少。

        陆宴北听了两人的话也觉得有道理,这会儿他硬要撤下通告,说不定还显得欲盖弥彰了。

        林小梓见他已经打消了念头,便抓紧带着两人往上走:“现在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所以我们还是走楼梯,杜主管在五楼等你们,那里有几个房间都是空置的?!?

        “杜主管不是昨天还在H市么?”薛知遥想起昨天对她的态度,还有些微的别扭。

        “是啊,杜主管似乎是加快处理了手上的事,连夜赶回来的,黑眼圈都挺重呢?!绷中¤飨攵济幌氡闼档?,“她知道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肯定也很想帮你?!?

        薛知遥心头一震,之前自己还曾埋怨过杜莲,却没想到杜莲是真的看重她的,竟然放下工作赶回来处理此事,让她突然感到挺羞愧的。

        陆宴北牵着她往上走,轻声说:“知遥,这世上总有人是相信你的?!?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