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109章 能帮到你

    作者:萌的发芽
        吃美食的确是一种享受,可说话要算数的后果,就是陆宴北在漫长的两个小时过后,终于把一桌子菜塞进肚子里。

        整个人都不好了有没有。

        甚至陆宴北都有个念头冒出来,觉得薛知遥是不是故意整他的,可看到薛知遥一脸满足愉悦的,陆宴北只好默默把反胃的冲动忍下去,淡定地扶着腰站起来:“我回房间看会儿文件?!?

        薛知遥正收拾碗筷,还体贴地追问:“你会不会吃太多了,要不我先陪你散散步吧?”

        陆宴北背对着她摆摆手,连话都说不出了,一个劲儿往房间走,进门就冲到卫生间吐了个够!

        谁再这么吃谁傻逼……

        吐完之后,陆宴北又翻出几片胃药吃了,总算舒服了一些。他刚坐下来打开电脑,准备看文件,霍子声的视讯就过来了。

        陆宴北点开了,霍子声的影像显现出来,他上来便说道:“监控篡改的痕迹已经有结果了?!?

        “嗯?!甭窖绫贝用换骋晒糇由焓碌哪芰?,静等他的下文。

        霍子声将一份纸质的资料打开,对着镜头给陆宴北看:“这是我朋友整理的文字档案,很清楚地做出了篡改的说明,足以成为证据?!?

        那份文件十分专业,陆宴北虽是外行,读起来有些费力,但也看得出其有理有据。

        “很好,辛苦你了小叔,明天我去你办公室取?!甭窖绫彼?,“我会支付给你朋友一定报酬的?!?

        霍子声把文件从镜头前拿开,又露出了他的脸,表情有些不悦:“这是我想为遥遥做些事,不必你来提钱的事?!?

        其实陆宴北也知道,霍子声不会要他的钱,只是该说的还是要说。但既然霍子声这么抵触,陆宴北当然也不会继续自找没趣。

        于是陆宴北换了话题说:“何妃那边,我已经让她跟薛子纤签下合约了?!?

        “这么快?”霍子声有些诧异。

        “也是赶巧,正好我收到消息,说陆琼要去找薛凯涛签约钻矿出售,所以就找何妃立即去办了?!甭窖绫庇锲崴?,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可实际上他今天这个局完全靠赌。

        好在他运气不错,倒真的把薛家那父女俩套住了。

        只是便宜了陆琼,让她接手了薛氏的钻矿,这份功绩,足够让二伯一家在陆氏耀武扬威一段时间了。

        霍子声自然也明白其中曲折,嘴唇张合了几下,到底还是没提自家二哥这档事,只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让遥?;匮κ??”

        “再等等吧,虽然有监控证据,但能有确定薛子纤抄袭的证据,就更万无一失了?!?

        “没错,但……”

        霍子声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宴北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陆宴北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对霍子声做了个稍等的手势,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叔侄多年,霍子声知道这个电话肯定比较重要,否则陆宴北也不会中途去接。

        等陆宴北挂了电话回到电脑前时,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竟带了点惊疑的神色。

        “怎么了?”霍子声问。

        陆宴北沉吟了一会儿,向来才思敏捷的他,好像这时刚组织好语言,说:“刚才何爷爷给我打电话,说后天回国,想……见一见薛知遥?!?

        “嗯?”霍子声也有点没转过弯,能让陆宴北叫一声何爷爷的,似乎只有耀世的老董事长何耀一,“难道妃儿说了什么,何叔叔要帮她来撑腰?妃儿不会做这种事吧?!?

        “应该不是何妃,她早就已经想开了,上次知遥冒失冲到机场堵何爷爷,让他很不悦,后来还是何妃帮忙解围?!甭窖绫币埠懿唤?,“所以,我现在也搞不清楚,何爷爷到底为什么要见她?!?

        霍子声并不知道还有这茬,听陆宴北提起来,心里对何耀一要见薛知遥更觉不安,蹙眉道:“无论怎样,我那天要陪遥遥一起去,何叔叔再怎么不高兴,还是要给我一点面子的?!?

        这次陆宴北没拒绝,虽然,他并不想让别人有维护薛知遥的机会,可毕竟霍子声在何耀一面前,向来比自己吃得开,他有助力可以借,何必与耀世的掌舵人硬碰硬。

        “到时候通知我?!被糇由凰祷?,又再次嘱咐,“在我能力范围内,只是不想看到遥遥受委屈,包括你对她?!?

        陆宴北“啧”了一声:“这件事我会通知你,不过,你还是操心你自己的感情大事吧,我和知遥如何,不必你来记挂?!?

        说完陆宴北就把视讯终断,一点不给霍子声面子。

        房间里一下安静了,只能听到陆宴北浅浅的呼吸声,他的目光落在手机上,想到何耀一的来电,他还是有些不安……

        次日清晨,好好休息了一夜,陆宴北衣冠楚楚地从房间出来,刚下到一楼,就见薛知遥又从厨房钻出来,笑意满满的她手上端着托盘。

        陆宴北一看她这架势,舒缓一晚上的胃顿时又抽搐了,赶紧拎了公文包快步往外走:“我去公司了?!?

        “你还没早餐呀!”薛知遥把托盘放在桌上,迅速追上去喊,可陆宴北走得更快了。

        薛知遥好不容易起个大早,哪里准陆宴北辜负她做的早餐,立即朝门口的佣人使个凌厉的眼色。

        佣人想都没想,一下就把大门给关了,还顺势往门口一站,彻底挡住了陆宴北的去路。

        陆宴北在自家从来都是主子,哪有这样吃瘪的时候,当时脸就黑了。

        薛知遥已经追到他身后了,还没等陆宴北吼那佣人,就一手扯住陆宴北的手臂,硬是拉着他往后退了几步,直往餐桌边推:“离上班时间还早得很,阿诚也没过来接你,赶紧把早餐吃了再说!”

        “你、你放手!”陆宴北想把薛知遥甩开,可触及她那小胳膊细腿的,又怕不小心弄伤她,一时竟完全被她制服了,来不及反抗就被按在了椅子上坐下。

        薛知遥手脚麻利,一碗南瓜小米粥已经推到了陆宴北面前,又从托盘里把香酥千层饼和奶油小馒头端出来。

        陆宴北看得头疼胃更疼,不由说道:“薛知遥,你是不是故意的,我不要吃!”

        语气里竟有几分小孩子耍脾气的味道。

        “为什么不吃,很好吃的?!毖χB袅Φ赜蘸?,着重强调,“这些全都是我亲手做的!”

        陆宴北也急了,再让他吃这么多,这次真要当场撑吐了,口吻一下便重了:“你为什么非要做这些,闲得慌??!”

        她每次都辛辛苦苦做了这么多食物,他根本就舍不得不吃完,可事实上,吃完又太为难自己,真的是两难。

        而且,别人家的少奶奶,谁不是恨不得每天只顾享受放松,除了买买买就是玩玩玩,怎么自家这个就那么爱给他塞东西吃呢?他又不是让这女人来打小工的!

        可薛知遥听了这话,又见陆宴北表情不耐,她刚刚还阳光灿烂的一张脸,顿时就萎靡了下去,甚至有些慌张无措,站在原地纠结着手指好像要拧麻花。

        “我、我错了,我以为你喜欢吃我做的东西,是我想太多是我没做好!我、我现在就去倒掉……”

        薛知遥说着就赶紧去拿碗,迫切到几乎要去抢那样,仿佛这些食物再多留一秒,都会弄脏了陆宴北的眼睛。

        这不对劲儿!

        陆宴北一下把薛知遥的手腕抓住,眉头锁得死紧,盯住薛知?;怕业乃骸澳阆搿?

        两个字才出口,陆宴北又顿了一下。他很不喜欢薛知遥这种唯唯诺诺的样子,可他知道,若是再以刚才那样重的口气说话,恐怕会让薛知遥更惊惧。

        于是,陆宴北尽量压抑自己的不悦,温和地商量:“不必拿走,我可以吃,但不想吃这么多,可不可以?”

        薛知遥怯懦的眼眸里透出一点光,将信将疑道:“你真的想吃,可是刚才你明明说不要的?!?

        陆宴北没放过薛知遥一点情绪波动,他停了两秒,又变了卦:“要我吃也行,你告诉我,为什么非要给我做东西吃?”

        见薛知遥要开口,陆宴北又立即补充:“别拿‘要做给喜欢的人’那套来说事?!?

        薛知遥有点惊讶,她还真想用这个借口搪塞,一时有些为难。

        “你不说,那还是拿去倒掉吧,以后也别再进厨房了?!甭窖绫崩淅涞厮煽χ5氖滞?。

        “别!我说!”薛知遥立即惊呼。

        陆宴北一挑眉梢,靠到椅背上,做洗耳恭听状。

        薛知遥扭扭捏捏地低着头,小声说:“因为,我不想让你觉得我没用。我现在没了工作,住在你这里,还什么事都要靠你,我只是希望,你也能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你不会把我赶出去……”

        陆宴北有些诧异地看向薛知遥,他没想到,这个蠢女人会有这样的想法,真是蠢到……让他心疼。

        陆宴北伸手一拉。

        “??!”薛知遥轻呼,只觉得自己重心不稳,一下跌坐在陆宴北的大腿上。

        下一秒,陆宴北便将身前的薛知遥抱在怀中,紧紧搂住,好像怀里的人就是稀世珍宝。

        “傻瓜,你只要在我身边,就已经足够有用了?!?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