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118章 新任总监

    作者:萌的发芽
        薛子纤战战兢兢,用手肘去推何觅,横着眼睛命令何觅去问情况。

        何觅也怕,可又不敢再得罪薛子纤,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小心翼翼地轻声询问:“薛董,是不是有什么吩咐要我去办?”

        薛凯涛早就将两人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他霍然回身,冲着何觅大声道:“通知薛知?;毓?!”

        薛子纤一惊,控制不住地上前想问个明白,薛凯涛的怒火就已经烧过来了:“你给我马上去写道歉信,把你抄袭薛知遥策划案的事交代清楚,引咎辞职!”

        “什么!”

        薛子纤失声大喊,脸上的血色一下退尽,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薛凯涛:“爸爸,你在说什么呀,什么道歉信,什么辞职?我、我怎么不明白你的意思?”

        “现在就去!”薛凯涛怒吼,他自己都憋屈死了,哪里有心情和薛子纤解释,推门便进了公司,摆明了不管薛子纤的死活。

        薛子纤扭身就往马路上跑,何觅赶紧去拖住她:“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薛子纤红着眼睛,咬牙切齿地说:“这都是陆宴北搞的鬼,我要去找陆宴北,向他问个明白,为什么非要针对我!”

        何觅的汗瞬时滴下来,死死拉着她的手臂不放,压低声音劝:“别冲动,薛董本来就火大,你再找陆宴北闹不是火上浇油嘛!”

        连薛凯涛都不得不照办,一个薛子纤还能奈何得了谁?

        薛子纤一下子泄了气,腿一软蹲在地上就开始大声哭,委屈又窝火……

        当薛知遥接到何觅的电话时,她正在赤梦喝咖啡,听到何觅毕恭毕敬邀请她回公司,薛知遥差点把刚喝进嘴里的咖啡喷出来!

        电话挂断了薛知?;故敲院?,想了一会儿,管他们出什么幺蛾子,她反正也没少见了,薛知遥便出发去了薛氏。

        结果,等薛知遥前脚刚踏进薛氏大门,夹道的两排欢迎队伍就喝彩起来,把薛知遥惊得以为走错了门。

        何觅走过来,热情地帮薛知遥拿包,另一只手请她往里走:“大小姐,本来该去接你回公司的,一时忙不开你别介意?!?

        薛知遥把包拽紧,戒备地看着何觅:“你别忙,到底怎么回事?”

        何觅一笑,没想到薛知遥的确毫不知情,还以为她是故意的,态度又恭敬了几分,半低着头说:“大小姐,我这就叫令妹过来给你道歉?!?

        随后没等薛知遥反应过来,何觅就快步穿过人群,一会儿就把薛子纤硬推了出来。

        薛子纤的表情很精彩,愤怒屈辱和憎恨全糅杂在一起,让她本来还算好看的脸蛋显得格外丑陋。

        薛知遥越发弄不懂他们在搞什么,薛子纤就当着众人的面一弯腰,竟深深朝她鞠了个躬:“对不起!”

        “还有还有?!焙蚊倥庑Υ叽?。

        薛子纤直起腰,拿着手中的纸看向薛知遥,眼神恨不得吃了她,嘴唇张合了几下,终是憋不住冲薛知遥大喊:“薛知遥,你赢了,现在你高兴了吧!”

        说完薛子纤就再也待不下去,把手里的东西往地上一摔,狼狈不堪地逃出去了。

        “搞什么?”薛知遥简直摸不透他们的套路,莫名其妙地看着戏很足的薛子纤跑掉。

        何觅生怕薛知遥不满意,见叫不住薛子纤,立刻自己上前把那纸捡起来,当众宣布:“大家看好了,这是薛子纤写的道歉信,里面对她盗窃知遥小姐策划案的事供认不讳,大家可以传阅一下,以正视听!”

        在场的公司员工显然事先知道了,倒是薛知遥,下巴都差点惊讶到掉下来。

        让薛知遥惊讶的事还不止这件,何觅紧接着又朗声道:“由于薛子纤严重违反公司纪律,公司决定撤除薛子纤总监职位,并任命薛知遥为新一任总监?!?

        鼓掌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大家全都热烈地围上来祝贺薛知遥,而在不久前,也是这同样的人们,对着薛知遥的脊梁骨指指点点。

        此刻薛知遥被众星捧月,心里却阵阵发凉,她想要推开他们,想要说让他们闭嘴,可是众人激动兴奋,完全没有给薛知遥任何说话的机会。

        最后,连薛知遥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就被众人簇拥着进了新的办公室,等人潮退去之后,崭新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她和何觅。

        何觅殷勤地给薛知遥倒茶。

        现今的风向已经很明朗了,明明薛知遥被逼得离开薛氏,可只要靠上陆宴北这颗大树,分分钟能逆转局势,反而把薛子纤给一脚踢出去,何觅不讨好她讨好谁?

        “大小姐,你觉得这间办公室怎么样,看中别的办公室或者缺什么东西,都可以随时和我说?!焙蚊侔巡璞崆岚谠谘χJ直?。

        薛知遥没说话。

        何觅赶忙又说:“大小姐,薛董这会儿真有要事,所以才没出面的,你不要介意啊?!?

        听了何觅的话,薛知遥有些好笑,虽说她并不在乎薛凯涛来不来见她,但薛凯涛也绝不是有事,而是觉得丢面子很气闷才不来的,这种一贯的作风薛知遥清楚得很。

        只是何觅要这么误解,薛知遥也没必要戳破,她揉揉太阳穴,说:“你先出去吧,让我静静?!?

        “好,大小姐你有事就叫我?!焙蚊俅判χ噶酥改谙叩缁?,退了出去。

        薛知??醋藕蚊偾崾智峤殴厣厦?,表面维持的冷静一下消散了,几乎是瘫坐在了真皮椅上。

        过了好一会儿,薛知遥才慢慢理清了思路,能在短短一天就做到这种程度的,除了陆宴北还能有谁?

        五味杂陈的滋味涌上心头,薛知遥按耐不住,刚拿起包包要去陆氏找人,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薛知遥哪有心思应付上门的人,打开门就不耐烦地说:“我没空,让开!”

        “薛小姐?!笔煜さ纳ひ粝炱?,来人竟是阿诚。

        薛知遥也有些吃惊:“你怎么在这里?”

        阿诚态度恭谨地说道:“薛小姐,我是按陆少的吩咐来送合同的,顺便接你过去?!?

        “什么合同?”

        薛知遥心里立时一惊,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随即薛知遥又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瞬间又口气转硬撒起谎:“而且,我现在也没有空去见陆宴北?!?

        似乎早就猜到了薛知遥的反应,阿诚一点也不吃惊,还在心里默默佩服了陆宴北一把,简直是神算子。

        原来,在阿诚出发之前,陆宴北就已交代他,要如何应对薛知遥此刻生冷的态度。

        阿诚便不急不缓地解释:“就是薛氏和耀世签订的钻石合同?!?

        薛知遥心中所猜被印证,一双眼眸睁得老大,吃惊之意溢于言表:“真的是这份合同!”

        阿诚点头,确认无误。

        “走!”薛知遥二话不说,扯了阿诚就往电梯冲。

        “薛、薛小姐你慢点!”

        薛知遥的举动太突然,阿诚毫无防备还打了个趔趄,就算他身高腿长,都还得加快步子才能跟上薛知遥。

        陆少果然又料准了,薛小姐知道合同的事后,肯定得同意来见他,只是这也变得太急切了吧!

        一路上,薛知遥把今天受到的冲击来回想了无数遍,到最后反而越想越乱。

        她想责怪陆宴北永远改不掉擅做主张的臭毛病,又觉得自己身为受益者,好像这样站出来埋怨对方也不对。

        可是,谁又想做被人当做提线木偶,一切都无知无觉像个小丑?

        薛知遥几乎陷入了矛盾的漩涡,直到真的站在陆宴北的办公室门外了,她还没搞清楚自己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陆宴北。

        助理贺达陪着站在门口,等了一小会儿后实在忍不住,问:“薛小姐,陆少已经吩咐了过我,等你来了就让你直接进去?!?

        薛知遥复杂地看了贺达一眼,贺达立即改口:“要不我为你进去通报一声?”

        这有钱人总得几个臭毛病,说不定人家就是喜欢走过场呢?身为小助理当然要满足。

        贺达说完便身手矫健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快到薛知遥都来不及阻止,整个人就被暴露了。

        “陆少,薛小姐到了?!焙卮锷衾世?。

        薛知遥抬手半遮面,不知该先调头走人,还是先给贺达来一棒槌。

        陆宴北从公文中抬起头,对贺达微微颔首,贺达便将薛知遥巧妙地一推,待她堪堪进了门内,便快速往后一退将门关上。

        等薛知?;毓?,身后已是大门紧闭,而陆宴北正放下手中的笔,作势要起身。

        “你不准动!”

        “你来了?!?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然后,陆宴北就保持着皱眉的姿势,紧紧地盯住薛知遥。

        这么听话?薛知遥都有些错愕。

        陆宴北兀自深呼吸了一下,微微闭上双眸又睁开,情绪便平淡了很多。

        薛知遥这才后知后觉,人家哪是听话,根本就是用眼神在传达他的不悦!

        “知遥,过来这边?!甭窖绫倍运姓惺?。

        薛知遥虽然心里抗拒,可身体却不受控制一般,仅仅僵持了两秒钟,就自动自发地向陆宴北靠近了。

        在离陆宴北办公桌一步远的地方,薛知遥站住了。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