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129章 是不是他

    作者:萌的发芽
        “宴北,你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懂你的意思?!毖χN薰嫉赝嵬嵬?,手臂又开始往霍子声身上缠。

        霍子声一下从薛知遥手臂里抽开身子,冷冷地转身就往外走。

        就算他内心深处再怎么爱着薛知遥,他的自尊也不允许自己成为替代品!

        薛知遥完全弄不清楚状况,反而对着霍子声决然的背影,越发认为就是陆宴北,刚才的一点点怀疑都烟消云散,立刻起身追了过去。

        霍子声走到门前,抬手去扳门把手,却不料怎么拧也拧不开。

        而薛知遥已经追到他身后,一下就从后面将他抱紧,委屈地嘟囔:“宴北,你为什么又生气???我不胡说了还不行么?”

        “放开,你看清楚,我不是陆宴北!”霍子声一手去推薛知遥,一手反复拧着门把手,而门始终纹丝不动,怎么也打不开。

        “你是,你是!”薛知遥嚷嚷着,比平时格外的胡搅蛮缠,甚至黏在霍子声身上,撅着小嘴主动索吻。

        面对这样娇媚的薛知遥,霍子声刚刚建立的意志顿时松动了一些,他只好转移注意力用力板着门把手去踹,但也毫无效果。

        这时,霍子声终于无奈的确定,这门恐怕是突然坏掉打不开了。

        薛知遥的手已经开始往他衣服下摆钻了。

        “遥遥,够了,你真的喝醉了!”

        霍子声憋着气,干脆拦腰将薛知遥抱起来,重新丢回床上,又用被子把她滚起来,才算暂时束缚住了她的手脚。

        “宴北,你干嘛呀?”薛知遥挣扎扭动,眼神湿漉漉地看向霍子声,诱人犯罪。

        霍子声情不自禁向她靠近,当他的手刚伸出去时,一阵电话铃声尖锐地响了起来!

        声音来自薛知遥的随身小包里,霍子声不想管,薛知遥就更听不进这铃声了。

        薛知遥好不如容易从被窝里把手挣扎出来,把霍子声的手握住,竭力往她身上凑。

        霍子声几乎要忍不住伸进她的衣领里,但铃声还在响,断了又重新打进来,仿佛是报警铃一样。

        霍子声受不了地起身,一把掏出包里的手机,刚想把它按掉,却发现屏幕上显示的正是“陆宴北”三字!

        手指僵在那里,霍子声扭头看向床上的薛知遥,内心极端地纠结不安。

        他不能这么做,这是乘人之危,也是糟践自己的尊严。

        可是……那是他深爱的薛知遥啊,他怎么能拒绝得了她!

        霍子声手里的电话第三次响了起来。

        霍子声深深呼吸,转身再次把薛知遥抱起来,几步走到了浴室。

        薛知?!翱┛毙ψ?,为“陆宴北”重新亲近自己感到高兴,还没回过神,就被冰冷的蓬头撒了一头一身的冷水!

        “??!好冷啊宴北!”

        薛知遥惊呼,双臂求救地向霍子声伸过去。

        可霍子声这次已经是下定了决心,咬着牙捏紧蓬头对着她冲:“遥遥,对不起,你真的喝太醉了,我不得不用这种办法让你清醒一点?!?

        薛知遥原本就浑身燥热,这下突然被冷水一冲,异样的难受是暂时被压制了下去,可她的身体却已经承受不住。

        在躲也躲不开冷水之下,没过十秒,薛知遥就抱着自己哆嗦了起来!

        等霍子声发现不对劲儿时,薛知遥都已经呈现半晕的状态了。

        “遥遥!”

        霍子声赶紧把蓬头一关随手丢下,蹲下去查看薛知遥的情况。

        可薛知遥只是无力地半睁眼睛瞥了他一下,脑袋就又歪了过去。

        霍子声觉得,自己真是怎么做都不对,懊恼地拍了一下脑袋,就扯过浴巾把薛知遥包起来,然后抱着薛知遥跑回床上严严实实盖好。

        “遥遥,遥遥?”霍子声又唤了几句,没听见回应,又用手去探了探她的额头,竟是滚烫的!

        “发烧了……”霍子声悔恨极了,自己刚才就不该那么淋她的!

        现下门也打不开,霍子声只好拿起房间电话拨给前台,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番。

        没一会儿,就有酒店的人来敲门。

        霍子声赶忙跑过去:“麻烦你们快点给我开门,这里有发烧的病人!”

        然而,门外的人却回答道:“不好意思,先生,这扇门的确是坏了。只不过。能修复这种门的工匠外出了,可能明天早上才能过来开锁,不如先生您先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来登门道歉,您看好不好?”

        霍子声急得想踹门:“我说了,这里有发烧的病人你听不见么?”

        “那么,我去请公安部门和消防部门的人来处理吧?!泵磐獾娜怂坪跻Φ缁?。

        这可怎么行?霍子声可不觉得自己和薛知遥这个状态,可以堂而皇之的把事情闹大,急忙喝止:“不行,你去叫你们酒店的人给我把门砸开,所有赔偿由我负责!”

        门外的人淡定如斯,冷静地说:“先生,这并不是您负不负责赔偿的问题,主要是不必这样做,而且做了我也会受罚。要不就是请专业的部门过来……”

        “这点事才不必大张旗鼓!”霍子声简直想揪住那人的衣领吼。

        “如果您觉得是这样,那您就等到明天专业人员回来吧,反正房间内样样俱全,尤其是您这样的VIP客户房间,绝对什么都有供应,您就安心休息吧?!?

        霍子声一口气差点哽不上来,而门外的侍应生就已经走了!

        “去你的!”霍子声猛地踹了一脚门,结实的门板只让霍子声脚疼,并没有什么不同。

        碰到这样的酒店,霍子声也是服了,回头看看微微发抖的薛知遥,他只能选择先去照顾薛知遥。

        用房间的电水壶烧好了开水,待稍凉后,霍子声便趁热给薛知遥喂了一点,可薛知?;故腔肷矸⒗?。

        霍子声知道,最好还是要把薛知遥湿透的衣服换下来,可他也更加清楚,若由他来换,自己根本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无奈之下,霍子声只好咬咬牙,学着电视剧里隔着浴巾将薛知遥抱住,又再盖上被子,薛知遥这才慢慢缓了过来。

        只是苦了霍子声,温香软玉在怀折磨的他无法入睡,直到天色蒙蒙发亮的时候,睡意才一点点侵袭了他的神经。

        而在隔壁的房间,薛子纤光脚蹲坐在宽大的软椅上,一边神经质的咬着自己的指甲,一边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屏幕,嘴里细碎地叨念:“为什么还不做?这个霍子声特么的是不是男人,为什么还不做……”

        薛子纤实在是想不通,她在这边监视了整整一个晚上,明明看到薛知遥在药性发作后,都求爱到那个份上了,可这个霍子声怎么可能还忍得住,甚至是同床共枕也不发生什么?

        她都要怀疑这个霍子声是不是柳下惠了!

        简直是破坏她们精心安排的计划!

        薛子纤越想越火大,跳起来拿过水杯,抡圆了手臂用力砸在地上,听见“啪嚓”的碎裂声,薛子纤狂躁的心才有了一点缓解。

        “真是没用的男人!”薛子纤斜眼盯着屏幕上的两人,眼神淬毒。

        屏幕上的人轻轻动弹了一下,只见薛知遥闭着眼皱皱眉,头疼欲裂。

        “唔……”

        薛知遥想要抬手揉揉太阳穴,身上也似乎有什么压得她喘不过气,她只得慢慢挣开双眼,微微侧头就看见了霍子声近在咫尺的脸!

        “啊——!”薛知遥惊叫一声,理智瞬间回笼,惊恐不定地看着霍子声,软绵无力的手使劲儿去推他,“霍子声,你为什么在我床上!”

        霍子声也被这一嗓子惊醒了,立刻睁眼爬起来,还没来得及站稳,就遭受到薛知遥没头没脸的一阵捶打,他慌忙喊道:“遥遥,你冷静一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昨晚喝醉了!”

        “我喝醉了又怎样?你就可以乘人之危么!霍子声你怎么这么卑鄙!”薛知遥激动地说到最后,声音都已经带上了哭腔,“怎么办啊,宴北知道了肯定会很生气不要我的,呜呜……”

        她这是要酒后失身失上瘾了么?

        霍子声无奈,好不容易把薛知遥的双腕扣住,才能好好说话:“麻烦你,先看看你身上的衣服好不好?”

        薛知遥泪眼朦胧地低下头,“诶”了一声,脑袋慢慢转过弯来,又求证地抬头望着霍子声:“我的衣服没脱过,所以,我们没发生过什么?”

        “是!”霍子声皱眉解释,“我之所以会留在这里不走,也是因为你房间的门突然坏了,我叫了酒店的人,他们说要今天才能有人来开门,我实在出不去才只好留在这里的!”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睡在一个被窝里?”薛知遥的气势明显下降了几度。

        “因为你不老实!”霍子声放手松开她的双腕,有些脱力地坐到床沿上,“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的人么?你要知道,昨晚可是你喝醉了之后,缠着我没完没了,我严词拒绝了,你才能保住清白?!?

        薛知遥的脸差点红炸了。

        有过和陆宴北一夜情的前车之鉴,薛知遥当真怀疑自己醉酒后,是不是会鬼上身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这简直……简直太丢人了!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