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136章 催婚

    作者:萌的发芽
        陆家人都望了过来,就连陆爷爷都是满眼期待。

        当然,除了薛知遥左边的陆宴北,他依旧沉默不语,好像说的事情与他无关。

        薛知遥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这原本就是她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她不可能轻易放弃。

        陆奶奶又语重心长地说:“早点结婚,对你们有好处?!?

        “我……”薛知遥不得不在桌子下面扯陆宴北的衣角。

        陆宴北慢条斯理地伸出筷子,夹了一个鸡翅放在薛知遥碗里。

        薛知遥都要晕倒了,谁要夹菜啊,这厮绝对是故意的!

        就在薛知遥着急上火的时候,霍子声便帮着解了围:“年轻人享受恋爱期是理所当然的,你们也别催了,都是成年人心里有数,就随他们自己乐意吧?!?

        众人一听,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连陆宴北自己也没吭声,他们又能如何。

        陆夫人便招呼着岔开了话题,继续吃起晚餐来。

        薛知遥偷偷看陆宴北,他全程面无表情,完全看不出喜怒??伤绞钦庋?,薛知遥就越是不安,吃饭都吃不太下。

        然而晚餐过后,还没等薛知遥找到机会和陆宴北单独说几句,就先被陆夫人言笑晏晏地拉到了外面乘凉。

        陆家的后花园之大,薛知遥之前是见识过的,陆夫人挽着她家长里短地闲聊着,一面在后花园里左转右转,没一会儿就到了远离主屋的小径上。

        这阵仗薛知遥很懂,必然是陆夫人有话要对她说。

        果然,没一会儿陆夫人便慢慢把话题转了过来:“前阵子我去和曾经的老朋友聚会,没想到她们都已经当了奶奶,拿给我看的照片,一个个小宝宝都是顶可爱的?!?

        这是逼婚加催生的节奏哇!

        薛知遥尴尬地点头:“是啊,小宝宝都是很可爱的?!?

        陆夫人干脆停下来,盯着薛知遥说:“知遥,我把你当自己的儿媳妇,有些话我也就和你直说了?!?

        “嗯,我知道的,您说?!毖χW鲂樾氖芙套?。

        “我们陆家并不是按年龄长幼来挑接任的候选人,而是‘有能者上’。宴北是这一辈中最适合接任陆氏大家长位置的人,这一点是我们早就公认的。但也不是说,就已经非定下是宴北?!甭椒蛉寺?,“所以,子嗣虽然不是很重要的考量,但我也不希望太晚?!?

        薛知遥一凛,陆家的家主选择方法她是听说过,听说是从小经过层层考验,还要在今后的观察中最后确定。

        可事实上,她虽然已经慢慢适应了陆宴北女友的身份,却从没把这些事情和自己联系起来。

        看到薛知遥若有所思的模样,陆夫人点到即止,轻轻一笑:“知遥,你是聪明的孩子,今天餐桌上奶奶也提醒你了,我也不知道你有多爱宴北,但如果你对他有一些爱的话爱的话,至少要为他多考量几分?!?

        薛知遥点点头,急切地表白自己:“我当然是爱他的,不过,阿姨你再给我一点时间,这次的工作机会确实是我求了许久的……”

        陆夫人抬手止住她的话,温柔地替她顺了下耳边的碎发:“你能这么说,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宴北的,我已经很高兴了。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我相信你心里会有所衡量?!?

        “嗯?!毖χH粲兴嫉卮瓜铝送?。

        陆夫人重新挽过她的手臂:“好了,我们回去吧,省得他们说我们只顾自己,不带他们玩儿?!?

        薛知遥笑笑,顺从地走了。

        因为陆夫人的这番话,薛知遥在和陆宴北回去的时候,也没有往日的话唠,安安静静坐在那儿。

        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家门,陆宴北终于忍不住叫住闷头往前走的薛知遥:“你在生气?”

        “???”薛知遥茫然地回头,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立即道,“没有没有,我只是在想事情?!?

        陆宴北显然不信:“你在怪我刚才没有帮你说话?!?

        “我真的没有?!毖χN弈谓馐?,随即在陆宴北冷视的目光下,又略带委屈地嘟囔,“虽然我确实是有点不明白,明明你一句话就可以止住的话题,为什么你不说……”

        陆宴北一瞬不瞬地看着薛知遥:“因为,我想让他们帮我催婚?!?

        薛知遥的心漏了一拍,每次陆宴北的深情都来得让她措手不及,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脸颊都在迅速升温。

        陆宴北走近了一步,在薛知遥身前站定,声音低沉了些许:“可惜,你更偏向于霍子声的‘意见’?!?

        说罢,陆宴北便冷冷地从薛知遥身侧越过,直接往楼上走。

        说时迟那时快,薛知遥下意识地一伸手,就扯住了陆宴北的手臂:“不是的!”

        不扯没事,可薛知遥这一扯,一直隐忍的陆宴北瞬间就炸了。

        他嚯地转身,反手甩开薛知遥,一下揪住了她的衣领,暴怒地吼道:“不是什么?不是你和他旧情未了吗?你当我瞎了,没看到你和他之间眉目传情,只要你一个眼神,他就懂得为你解围,你们的默契真是无人能及!”

        “咳咳!”薛知遥被勒得要喘不过气,一边去掰陆宴北的手,一边勉强说道,“我根本没有,陆宴北你误会了,不要强迫我承认这些子虚乌有的事!”

        多日积压的郁闷让陆宴北丧失理智,完全听不进薛知遥的话,只是一味地攥着她的衣领,把瘦弱的她晃个不停:“你还敢说我误会,终于说了实话吧,你留在我身边,不就是迫于我的强迫吗!”

        “唔唔!”薛知遥脸都憋红了,开始直接往陆宴北手臂上砸。

        陆宴北心中酸涩发疼,不自觉地松开了手。

        薛知遥好不容易重获自由,立即弯下腰撑在膝盖上大口呼吸,咳嗽了好几声才终于缓过劲儿来,劈手上去就重重扇了陆宴北一巴掌!

        “陆宴北,你混蛋!”

        陆宴北动都没动,硬生生挨了她这一掌,白皙的脸颊上红了一片。

        薛知遥气愤地瞪着他,却又控制不住的生出悔意,刚刚打过他的手指颤抖起来,火辣辣的好像比陆宴北更疼。

        “是,我就是混蛋?!甭窖绫庇弥父鼓四?,自嘲又轻佻地说道,眉目里都是萧瑟的寒意。

        薛知遥偏过头,不再看他,眼里却已经有泪水泛上来,她一点也不想和陆宴北吵架的。

        “可你又算什么好东西?”陆宴北的下一句随即便如冰锥刺入了薛知遥心里。

        薛知遥整个人都僵住了,不可思议地含泪望了回去:“陆宴北,你什么意思?”

        陆宴北一时气急才口不择言,此刻被薛知遥一逼问,伤人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只冷冷地看着薛知遥,隐隐透出一份不成熟的倔强。

        “你给我说清楚!”薛知遥喝道。

        “没什么好说的?!甭窖绫辈挥俪?,扭头就走。

        薛知??醋潘谋秤?,问:“陆宴北,你这是要分手吗?”

        陆宴北停下来,维持着背向薛知遥的姿势。

        薛知遥深深呼吸一口气,忍住狼狈和挫败,鼓起勇气绕到陆宴北身前,哽咽着低声下气道:“宴北你知道的,如果你真的愿意娶我,我当然也愿意嫁给你,只是再等一等好不好?”

        “呵?!甭窖绫崩淅湟恍?,“我永远排在你那些事情之后?!?

        薛知遥一脸无奈,想说不是,可事实看起来就是如此,让她口拙地无法再为自己辩解。

        见她无言以对,陆宴北只觉心中更加窝火,重重将她推到一边,大步流星地走回了房间,用力关上了房门。

        薛知?;肷硪徽?,胸口犹如被利爪撕裂,疼的不得了。

        她双腿慢慢发软,不由蹲下身来抱着自己蜷缩成一团,泪水终于泛滥决堤,小声呜咽了起来。

        压抑的哭声很微弱,但在今夜这格外空荡荡的房子里,却好像能扩散到每个角落。

        以至于陆宴北即使在房间里,也能听到那断断续续的悲戚。

        灯光如暗沉的星,他站在窗前狠狠吸一口烟,白色的烟圈模糊了他的容颜,他慢慢收紧拳头,什么也不让自己做。

        这一夜,注定两人都无法安睡……

        第二天清早,天色才蒙蒙亮,连佣人都还没过来准备早餐,几乎一整夜没睡的薛知遥就起来了。

        路过陆宴北的房间门前时,薛知遥停了停,里面一片安静,她心想,这个时候陆宴北应该还在睡梦中吧。

        一想起他,薛知遥就心痛难受,她叹了口气,握紧自己肩上的背包带,低头匆匆下楼走了出去。

        就在她关上门的瞬间,陆宴北的房间门打开了,陆宴北站在那里,眼眸深沉。

        他很清楚,薛知遥这是不想和他碰面,才这么早离开。

        陆宴北重新关上门,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却已经连浅眠也无法进入,只能默默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等天色亮透。

        而薛知遥因为心情差没睡好,早晨又走了许久的路,一上午都不太有精神,做事效率也变得很低。

        在她稀里糊涂的忙着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