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163章 离远点

    作者:萌的发芽
        “子声哥,你看谁来啦!”小戚还热情地招呼,又转头对薛知遥说,“知遥姐,你是不知道,婷姐这段时间住院,多亏了子声哥常常过来帮衬,替我们解决了好几个难缠的客人呢!”

        薛知遥脸色有些难堪。

        小戚反应了一下,凑到薛知遥耳边小声说:“知遥姐,你的那些新闻我们都不信,子声哥也说了,绝对不是新闻那样,我们都知道的,所以没关系?!?

        霍子声此时已经走到了两人面前。

        “你们聊聊,我那还有咖啡要做,先去忙了?!毙∑莘煽斓乩肟?。

        薛知??醋呕糇由?,还是有一些尴尬。

        “伤势还没好,你怎么出院了?”霍子声先找话题,眼神中的关心无法掩饰。

        “医生说了可以出院,我只是点皮外伤,不像婷婷那么严重?!毖χK底?,“对了,你怎么想起来到这里帮忙?”

        霍子声点点头:“还是要注意身体。我也不是特意过来的,只是平常习惯了来这里喝咖啡,正好碰见有人找事,想到宁婷也在医院躺着,就出手制止了一下,顺便就多来看看了?!?

        其实,霍子声想说的是,爱屋及乌,会帮宁婷看看赤梦的原因,只是因为宁婷是薛知遥的好闺蜜。

        “哦,还是很谢谢你?!?

        察觉薛知遥有些心不在焉,霍子声又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仔细一瞧,不禁急道,“你是不是哭过?”

        薛知遥把脸别开,摸了摸眼角的泪痕:“没有……”

        “你去找过宴北了?!被糇由挥枚嗖戮鸵讶幻靼?。

        薛知遥默认。

        霍子声叹了一口气,说:“你别想太多,这个阶段大家都有难处?!?

        “我知道?!毖χL究谄?,心里烦躁不安,“我还有事,先走了?!?

        霍子声一把拉住她:“遥遥,你现在能去哪儿?”

        薛知遥无言,只是固执地抽回自己的手。

        是啊,她现在是连医院都不能去了,还能去哪儿呢?她怎么过得这么惨?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暂住?!被糇由趴χ?,将眼底的伤心掩去,故意疏离地先往前走。

        薛知遥站在那犹豫了一下,终是迫于现实,低头跟着霍子声走了出去。

        尽管两人心中坦荡,当到了外面,还是不自觉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一前一后上了车。

        车内沉默,不算远的距离也显得有些漫长,终于,霍子声将车停在了一处私人别墅前。

        “下车吧?!被糇由底?,率先开了门下去,薛知遥紧随其后。

        霍子声边走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两人走到门前,大门就已经被打开。

        薛知遥抬头一看,开门的人也不陌生,正是陆宴北的好友况哲川!

        此时况哲川似乎刚睡醒,眼神朦胧又散漫,一身丝绸睡袍半敞开,露出里面蜜色的结实胸膛,颇有几分男色。

        “就知道你昨晚留在这边过夜了?!被糇由底?,推开他往里走。

        薛知遥迟疑不定,皱眉说:“我还是走了?!?

        让她住在况哲川的家里?这似乎不太合适吧……

        霍子声回头,恍然解释道:“这里并不是况哲川的家,只是一个很私人的会所,这里面是有房间供人留宿的,只是看起来像别墅而已?!?

        薛知?;故怯行┕寺?,看了况哲川一眼。

        况哲川的眼神也渐渐清明起来,尤其是和薛知遥对视的时候,隐隐还有些敌意。

        “一般我们也很少来这边的,最近都不会有聚会?!被糇由V?。

        薛知?;嚎谄?,现在她也别无选择,至少霍子声的话她还是相信的,便抬脚往里走。

        况哲川侧过身一挑眉,望向薛知遥,伸手挡住她的去路:“他能进,你不行?!?

        薛知遥错愕地呆愣了一下。

        “哲川?!被糇由?,伸手去扳他的肩膀,却被他甩开。

        “薛知遥,这里不欢迎你?!笨稣艽ɡ浔厮?。

        “哲川你别闹了?!被糇由卵χ@肟?,干脆把况哲川拉到一边。

        “子声,我昨天什么都不问,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笨稣艽娲?,“我把宴北当兄弟,也把你当兄弟,你们两个怎么样我没办法苛责,但是这个女人惹出的事,我不能无视她住在这里?!?

        薛知遥扭过头:“子声,多谢你的好意,我走了?!?

        别人也就算了,况哲川是陆宴北和霍子声的挚友,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他们再有什么矛盾。

        “遥遥!”霍子声拉住她,又狠狠瞪一眼况哲川,“这件事情里面,最无辜的就是遥遥了,你若当我们是朋友,就不要为难她。最近若不是宴北实在忙得喘不过气,他肯定早就会把遥遥安顿过来的?!?

        况哲川冷哼一声。

        “哲川!”霍子声又加重了声音。

        况哲川一摆手:“行行,我怕了你们,一个女人而已,你们非把自己弄得这般狼狈,随你们!”

        他说完就转身进去,直接回了一间房,关上门不再有动静。

        薛知?;乖谖奚氐挚棺呕糇由?,倔强地不肯进去。

        “遥遥,是哲川没搞清楚状况,所以对你有些误解,你不必理会他?!被糇由嵘白?,硬是把她拉进屋子。

        薛知遥哪里犟得过霍子声,只得被迫进来,心中烦躁又无奈。

        谁叫她真的无处可去……

        霍子声挑了二楼的一间房,打开门问,“你就住在这个房间怎么样?”

        “嗯?!毖χ?匆裁豢?,胡乱点头,她现在能有地方暂时落脚已经是走运,还会管条件如何?

        霍子声点点头:“那好,你头上的伤也没好,还是多休息,不要到处乱跑,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宴北,或者我也行?!?

        “嗯?!毖χSψ?。

        霍子声张嘴欲言,又没再说了,薛知遥兴致缺缺的模样,让他满腹关心的话都卡在了喉咙,只得低落地说:“那行,我先走了?!?

        薛知遥这才正眼瞧了霍子声:“谢谢你?!?

        “客气?!被糇由×啃Φ米匀?,命令自己立即转身,就怕慢一秒,自己又会舍不得离开,于是越发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整个房子里一时安静了下来。

        薛知遥关上房门,直接往床上躺,疲惫袭来,瞬间就入睡了。

        梦中一片乱七八糟,薛知遥睡也睡得不踏实。

        “咚咚!”

        重重的拍门声响起,薛知遥悚然一惊,从噩梦中醒来,一摸额头,全是冷汗。

        “咚咚!”

        外面的人还在用力敲门,力道大到把薛知遥的耳膜都震的生疼,心脏也越发跳得砰砰作响。

        “来了?!毖χC闱颗老麓?,走过去开了门。

        “啪!”

        迎面就是一耳光重重扇在薛知遥脸上,又快又狠!

        薛知遥瞬间眼冒金星,脸颊火辣辣的,头上的伤口也一跳一跳生疼,要不是手快扶了一下门边的矮柜,非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姓薛的小贱人,你真是不识好歹!”来人声音尖锐,傲慢地用细长的手指尖指向薛知遥的鼻子。

        薛知遥懵懵地抬头,定神一看,才知道来的是陆宴北的堂姐陆琼!

        “琼姐……”

        “别叫我!”陆琼盛气凌人,“我奶奶亲自来找你,让你和我们家远一点,你是听不懂么?非要让我们再来找你一次,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才知道厉害??!”

        话音刚落,陆琼一巴掌又扇了过来,薛知遥根本反应不过来,顿时又挨了一下,另一边脸颊也火热生疼!

        可这一下,薛知遥也算被打明白了。

        肯定是陆家见一次警告不起作用,这次才派了性格泼辣的陆琼过来,就是想要她知难而退,赶紧离陆家越远越好。

        薛知遥捂着一边脸不说话,她此时的身体状况,也实在没办法连贯地说出一句话,只一个劲儿的浑身微颤,努力想让自己先平静下来。

        “姓薛的,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我现在过来和你说,是家里长辈还顾忌你的面子?!甭角砝湫σ簧?,“你若屡教不改,下次等着你的可就是不知从哪里来的黑布袋了?!?

        薛知遥抖了一下,她很清楚,所谓“黑布袋”,就是让几个小混混拦路绑人,到时候黑布袋子一套在头上,被带到哪里去,会被怎么样处置,就完全不受控制了。

        “你听见没有?”陆琼不耐地翻了个白眼,“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把你那些狐媚本事收一收,少拿到我们陆家来迷惑人!”

        薛知遥终于稍稍缓了过来,站直了看向陆琼,一字一句道:“我没有迷惑谁?!?

        陆琼嗤笑一声:“呵呵,其实我也很奇怪,就你这样的姿色,到底八叔和陆宴北都看上你什么?闹到最后,家里还要我来给他们擦屁股,真是晦气?!?

        薛知遥咬紧下唇,这阵子被人羞辱得太多,是不是她都应该习惯一点、麻木一点?

        可心头为什么还是隐隐生疼,她到底还是太弱了么?

        “你少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奶奶给的钱你也收了,别在我面前装腔作势?!甭角砝涞?。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