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164章 我认了

    作者:萌的发芽
        说到这个,薛知遥放下了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正是那天陆奶奶留下的。

        她递给陆琼:“我分文未动,那天没退回去,也确实是我身体不行,无法再追上去,还请琼姐你还给陆奶奶?!?

        “现在给我摆贞洁烈妇了?是不是这几天又在陆宴北那儿捞到更大的好处了?”陆琼眼角眉梢都是讥诮,“你要真喜欢陆宴北那个人,你就把钱收下吧,说不定还能接济一下不久之后的陆宴北呢?!?

        薛知遥蹙眉,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琼突然乐了起来:“托你的福,陆宴北动用内部关系替你力压新闻,现在已经被家里经济制裁了,哈哈!”

        薛知遥的瞳孔瞬间收缩,怪不得今天见到陆宴北,他显得那样疲惫,原来除了应付外界的压力,陆家那边也是如此艰难……

        “我也是好言相劝?!甭角碛行┮跹艄制乜醋叛χ?,“你最好还是别去找他,现在他越来越凄惨,你再找他也享不了几天福。到时候,还得再找人料理你,这不是给我们双方都增添负担么?”

        “够了!”薛知遥喝道,一双眼睛雪亮地直视着陆琼。

        原来,这陆琼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她会来找薛知遥,早就抓住了两手机会。

        如果真把薛知遥赶走了,那她在陆家算是记上一功。

        如果她没把薛知遥赶走,那么陆宴北定然会惹怒陆家,对一直和陆宴北为敌的她来说,自然也是一桩好事。而且,比薛知遥离开陆宴北这个结果,薛知遥的不离开,显然对她更有利。

        所以,陆琼才会选择亲自过来,主动把陆宴北的窘境告诉薛知遥。

        “怎么?对我大吼大叫起来了?你当你是什么东西!”陆琼高傲地看着薛知遥,一脸嫌恶不耐。

        薛知遥不避不让,损她也就算了,可还想给陆宴北挖坑,她就不能忍了,张口直言:“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心里算计什么,我清楚得很?!?

        没料到薛知遥这会儿硬气了,还敢骂人还嘴,陆琼立马勃然大怒,抬手就打:“去你的!给你脸了是不是!”

        薛知遥本就孱弱,刚刚那两巴掌都没缓过来,哪里受得了这般追打,除了节节败退地往后躲,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只觉头上身上到处都被打被捶!

        “还敢说我不是东西,你一个爹嫌妈不要的野种,除了勾三搭四,你还会什么你说!”陆琼边打边大声唾骂,恨不得把薛知遥弄死!

        薛知遥已经退无可退,只得一矮身蹲在墙角,抱着自己缩成一团,基本上反抗不了。

        “住手!”

        一道男声突然响起,随后,薛知遥感到落在身上的拳脚停住了,她依旧抱着自己一动不动。

        “况哲川,你给我出去,这里没你的事!”陆琼用力扭肩,想把手腕从况哲川手里挣脱。

        “你是不是疯了,要打要杀别在这里闹?!笨稣艽ㄓ锲?。

        “哈!”陆琼觉得很荒唐,“你搞什么?是你打电话告诉我奶奶,说薛知遥在这里的!现在你又跑出来英雄救美,你丫戏挺多呀你!”

        薛知遥嚯得抬头,泪水早已遍布伤痕累累的脸颊,她伤心、吃惊又愤怒,一瞬不瞬地盯住况哲川。

        况哲川没办法无视薛知遥的目光,不自然地撇开头,对陆琼说:“我也没让你来这儿打人,真不明白陆奶奶怎么让你过来了?!?

        陆琼气得不行,抬脚就往况哲川腿上踹:“你特么放开我!”

        况哲川本就是性子傲的人,向来吃软不吃硬,被陆琼一踹之下就更加来火,干脆半拖着陆琼往外走,直接将又吵又闹的她塞出门。

        大门一响,喧闹彻底隔绝在外。

        况哲川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脚往楼上走。

        薛知遥的房门依然大敞开着,屋内由于陆琼闹过,显得些许凌乱。

        而狼狈的薛知?;故窃谠?,只是从蹲着,换成了靠墙坐着,也不管地板多硬多凉。

        “还好么?”况哲川硬邦邦地问,视线都不敢往她脸上看,毕竟她此时的模样当真有些凄惨,让始作俑者的他也于心不忍。

        薛知遥动了动嘴角,扯出一个无力的笑容:“你还想看我多惨?”

        “我不是那个意思?!笨稣艽人砸簧?,“你们那事闹得满城风雨,我去陆家的时候也被拜托要多看着点陆宴北,所以……反正吧,我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处理?!?

        薛知遥眼中含泪,愤怒地看着况哲川:“所以什么?我也是人,不管那件事是不是真的,凭什么所有的压力所有的苛责都要落在我头上?我怎么了,我到底做了什么,伤害了你们谁!”

        连番发问,让况哲川哑口无言,他不得不承认,薛知遥确实是整件事情中最凄惨的那个。

        况哲川缓了缓语气:“虽然霍子声说过是诽谤,但我还是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没有做对不起宴北的事?”

        薛知遥冷笑一声,依然坚定地回答:“没有?!?

        “好吧,我信你们了?!笨稣艽ㄌ究谄?,走过去对薛知遥伸出一只手,“起来吧,地上凉,等下你再发烧了,我更不好交代?!?

        薛知遥打掉况哲川的手:“你是在搞笑么?”

        前脚把她整得要死,后脚就对她示好,这人是川剧变脸王还是怎样?

        况哲川也懒得废话,直接扯着薛知遥的手臂把她拉起来。

        “我是护短,宴北和子声都我多少年兄弟了,他们都要护着你,我能有什么办法,要不谁想管你啊?!笨稣艽ò讶硕诖采献?,懒洋洋地说,“之前宴北拜托我帮忙查查情况,我一直按兵不动,现在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就勉为其难出手一下吧?!?

        说完,也不等薛知遥有所反应,便掏出手机边打边走了出去。

        薛知遥一脸懵逼,虽然说第一次见面,就知道这况哲川为人随性,可薛知?;故怯械憬邮懿涣?,原本的伤心都被况哲川莫名其妙的转变冲淡了。

        可是,薛知遥想到陆琼说的话,心里不禁一阵收紧,连忙起身追了上去。

        况哲川还在走廊上,薛知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跑上去就把他的手机一把夺下来:“不要!”

        “你干嘛?”况哲川看着薛知遥把他电话挂断,很是惊愕。

        “不要再管这件事了,你去劝宴北和子声,都不要管这件事了?!毖χN兆攀只ǘǖ乜醋趴稣艽?,“我认?!?

        况哲川倒抽一口气:“你几个意思?自暴自弃还是故意怼我?”

        “我闹够了?!毖χQ鄣资巧钌畹钠1?,“其实这件事很明显,就是想让我从陆家人的生活中消失,能不动声色就搞出这么大事的人,我不可能敌得过,我也不想再害了宴北和子声,所以我认了,我退出就是?!?

        “不是,你搞不赢,我们还不行么?好歹我们也是西城叱咤风云过的人物,现在被人耍了连真凶都找不到,那不是太丢脸了?!?

        况哲川已经铁了心要管,哪里会因为薛知遥怕了就让步,当即就把手机抢了回来。

        “你不必掺和进来的?!毖χN弈嗡档?。

        “是不是必要,由我决定,你没事就回房间休息?!笨稣艽缓闷刂匦禄只?。

        薛知遥刚要再说,就听楼下的门铃又被按响了。

        况哲川摸了下鼻子:“那些侍应生不会这么早过来吧?!?

        见况哲川暂时没再电话,而是走下去开门,薛知遥也亦步亦趋地跟着。

        况哲川按了下视讯器,画面一闪,显示出门口的场景,站在门前的正是何妃。

        “她怎么来了?”况哲川皱眉嘟囔了一句,打开了门。

        “哲川?!焙五ψ?,一眼看到他身后的薛知遥,脸上的肌肉就抽了几抽,最后定格成一脸惊讶,“知遥,你怎么搞成这样???”

        说着就从况哲川身边走过,急急握住薛知遥的肩膀,细细往她脸上瞧:“你看你这脸,你是打架了么,被人抓的血痕,啧啧,本来你车祸的伤口就没好,谁这么下得了手?”

        薛知遥侧脸去躲,明明何妃的话听起来都是关心,可不知为何,何妃这样盯着她看,让人觉得特别刺目,好像被游街了一般不舒服。

        “你行了?!笨稣艽ㄔ诤竺嫠盗艘痪?,“过来什么事?!?

        “我就是来找知遥的啊,我是问了子声,才知道她在这里?!焙五趴χ?,转脸笑嘻嘻地和况哲川说。

        况哲川眉头一皱:“乐什么呀,你是炫耀和子声关系好呢,还是嘲笑人薛知遥被揍了?”

        “呃……”何妃笑脸一僵,嗔怪地白了况哲川一眼,几分尴尬,“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我是给知遥带消息过来的?!?

        “哦?什么消息?”

        况哲川自动自发地替薛知遥接下问题,以他多年看人的功力,刚刚从何妃的表情判断,八成他刚才的猜测是准确的。

        这何妃从来都是心思多的人,这个时候突然造访,不得不防才是。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