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183章 是不是你

    作者:萌的发芽
        “嗯,所以我怀疑……”何妃说着也看向了陆宴北。

        陆宴北手一抬,止住何妃的话:“我心里有数,这次拖累你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别总是欲言又止的打哑谜?!被糇由迕即叽?。

        可陆宴北铁了心不愿意让旁人知道太多,哪怕是霍子声他也没打算告知。

        “这段日子我会派人在你身边?;つ愕?,你好好休养,等下有人送你回去?!甭窖绫敝话才帕撕五?,便有意要走。

        霍子声立即追过去:“你去哪里,事情都还没有说清楚?!?

        “先去现场看看?!甭窖绫苯挪饺绶?,“你要一起去就别多嘴了?!?

        霍子声憋气,只得先跟着去了教堂。

        现场已经被警察暂时封锁住了,陆宴北他们到的时候,还有几个警员在守卫。

        因为事先打过招呼,陆宴北他们畅通无阻,甚至还有一个警员立刻上前来介绍情况。

        巴拉巴拉一堆之后,那警员指着草地上的一滩血,说:“这里,是事发第一现场,伤者的血迹都还没有清洗的?!?

        入目的是东倒西歪的花篮,原本精致的模样变成了残破,沾上了何妃的鲜血,现在已经干涸成了红褐色。

        陆宴北眉头皱紧,突然有一种困惑,自己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去挽着薛知遥,走进这个残留着何妃血液的婚礼现???

        “好有没有什么调查结果?”霍子声又问。

        警员点点头,稍有古怪地看了两人一眼,才拿过便携本翻看,递过去说:“这个场地被人包了?!?

        陆宴北还有些奇怪,这种婚宴场所被人包了有什么奇怪,而且他马上要在这里举行婚礼,当然是有人包了的。

        然而,他接过便携本一看,视线便凝固了。

        上面的承租人分外眼熟,竟是自己母亲的某位闺蜜,而包场的日期就是今明两天。

        “这是怎么回事?”霍子声也倍感疑惑,“这里不是你包下来做婚礼场地的么?”

        “没错,之前是陆先生包了的,但是这边的公司好像因为租金问题,已经把承租转让给了这位女士,而今天过来的人八成就是被请来帮忙清场布置的?!本惫婀婢鼐厮档?。

        “荒唐,谁还敢抢你订下的场地?”霍子声都不信。

        陆宴北却握紧了手中的便携本,冷冷说:“呵,还有陆家人?!?

        “什么意思?哎,宴北你去哪儿?”霍子声看着霍然转身的陆宴北,只得又追过去。

        “回老宅?!甭窖绫倍抡饩浠?,就弯腰进了车,甚至没等得及让霍子声上车,一脚油门开了出去。

        霍子声气结又无奈,等他想办法赶回老宅的时候,陆宴北和陆夫人的对峙早已开始。

        “我就问你一句话,是不是你让邓姨替你去订下的场地?”陆宴北隐忍的怒火在黑色的眸子中暗暗燃烧,更让人无法直视。

        陆夫人看着剑拔弩张的陆宴北,冷冷一笑:“是,就是我的意思,怎么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陆宴北不可置信地问,就算他早已猜到有可能是自己母亲的手笔,但真的确认的时候,陆宴北还是一样难以接受。

        陆夫人转眸看着他:“我这样算是轻的了?!?

        “轻?现在都有人因为你的出手送进了医院,难道你还非要把知遥杀了才甘心么?”

        陆夫人眉头微蹙,她是有说过,适当给予薛知遥一点小教训没关系,可也没料到会有人这么不知轻重,竟然把人弄到进医院的地步。

        只是当着陆宴北的面,陆夫人不能示弱更不能有一丝动摇,便道:“是,薛知遥这个女人不知好歹,给她一点教训本来就是我的目的,要怪就怪她太没眼力了?!?

        “那你的意思,以后她进门了,你还非要想方设法弄死她?”陆宴北几乎出离了愤怒。

        “说不准?!甭椒蛉伺す防浔?。

        霍子声也按捺不住,一下站出来质问:“四嫂,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遥遥,就连爸妈都没说什么了,你又何苦从中作梗?”

        陆夫人一见霍子声就更来气:“一个两个都迷了魂,就凭你这么多管闲事爱护着那姓薛的女人,我就不允许她和宴北在一起!”

        霍子声瞬间就明白陆夫人所想,怒道:“这一码归一码,四嫂你这么想太荒谬了,你真是太看低我霍子声了,我自然更希望他们俩过得好?!?

        “万一过得不好呢,那你是不是就要管得更勤快了?”陆夫人冷道,“我不会让我的儿子再受一次那样的伤害了?!?

        “妈,我不是小孩子了?!甭窖绫碧嵝?,神情无奈。

        陆夫人瞪了陆宴北一眼,从沙发上站起身:“总之一句话,我不同意!”

        “妈……”

        “四嫂!”

        两人异口同声地唤道,可陆夫人根本不愿多谈,直接上了楼回房间。

        霍子声回头看向陆宴北:“现在你怎么办?”

        陆宴北微微瞌上双眸,又慢慢张开,将掩饰不住的痛苦为难一一敛去。

        现在真是左右为难,一边有薛家扬言要杀了薛知遥,一边连自己的母亲都直接派人动手,陆宴北根本不敢再拿薛知遥去冒这样大的风险。

        如果现在不结婚能暂时保证薛知遥的安全,陆宴北没得选。

        “婚礼暂时取消?!?

        “什么?”霍子声诧异地问,他想过好几种方法去缓解目前的矛盾问题,却从来没想过,让陆宴北和薛知遥的婚礼暂停这条路。

        偏偏,就是陆宴北说了出来。

        “我不能和知遥结婚了,我妈是真的不喜欢她?!甭窖绫彼档氖焙?,收紧了拳头。

        “别开玩笑了,别说你不知道,遥遥因为结婚的事情最近有多开心,就连我在路上都看见过几次她笑得那么开心,她都多久没有这段时间一样高兴过了?!?

        陆宴北看向霍子声:“你怎么知道她这段日子开心极了,按理说,最近她并没有机会和你见面?!?

        “我……”霍子声一时语塞,没想到陆宴北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陆宴北弯起唇角一笑:“难怪,我有几次都好像看到过你那辆兰博基尼在附近,原来不是我眼花,而是你在偷偷跟着我们?!?

        霍子声脸色有些难堪,陆宴北说的就是事实。

        他自从知道两人即将结婚后,就一直无法以正常的情绪出现在两人面前,可即将失去最后一丝留在薛知遥身侧的机会,霍子声也没办法不来多看薛知遥一眼。

        想来想去,他只有在空闲时间悄悄跟着两人,远远瞧上一下他们俩幸福的样子。

        这样,霍子声的心里也会好受一点。

        可现在这件事,却已经成了陆宴北拿来伪装的武器。

        “你反正那么爱知遥,那正好,你在她被弃婚的时候好好陪在她身边,就很容易打动芳心了?!甭窖绫笨诶锼底挪腥痰幕?,心却在抽痛,“只希望到时候你要娶她的时候,可以不用在家里引起众怒?!?

        霍子声皱眉:“宴北,你不要再胡言乱语了?!?

        “这是事实,这场婚礼我不办了?!甭窖绫闭抖そ靥?。

        “你!”霍子声的手已经揪住了陆宴北的领口,另一只手堪堪要落下,又深吸一口气忍了下去,劝道,“你要是畏惧四嫂的势力,那你干脆就放弃现在的一切,带着遥遥离开,其余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放弃?来不及了,不瞒你说,我已经在爷爷那里签下了接受陆氏的合同,我现在拥有这么多,你一句让我为了薛知遥放弃,我就背井离乡东躲西藏?不可能!”陆宴北说着谎话。

        其实别说是放弃现有的物质,就是要他的命,才能换到薛知遥的命,又有何不可?

        “宴北,你是认真的?你知不知道现在你们结婚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没有新郎,你让新娘怎么办?”霍子声紧紧盯住陆宴北,可后者不为所动,一点想要动摇的意思也没有。

        “我还有事,要先忙了?!甭窖绫毖挂趾米约旱那樾?,对霍子声说,“婚礼我是不会去的,你也趁早告诉薛知遥说婚礼取消了?!?

        “宴北,陆宴北!”霍子声叫了几声,可陆宴北固执地离开,小车一溜烟就走了。

        “畜生!”霍子声咬牙切齿,这次也懒得去追陆宴北这个不靠谱的医生。

        而此时的薛知遥正躺在床上休息,明明该睡觉养神的时候,她却仍旧张着眼睛没有一丝睡意,何妃鲜红的血液一直隐隐在眼前闪过。

        “咚咚!”

        有人规矩地敲门。

        薛知遥不用看,就知道定是陆宴北派来的谁,然而等她一看们就傻了。

        门口站着八个个身材壮硕的男人,这场面怎么看怎么像要谋杀他们。

        “薛小姐,请这边请,和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蔽椎谋o诳煽涂推厮低?,侧头对身后两人试了一个眼色,就有人立即上前去收拾薛知遥的衣物。

        “你们干什么?我要报警了!”薛知遥莫名其妙,更是害怕他们和昨天的人是一伙的,又惊又怒又不敢动,简直只能站在喊打。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