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187章 诊断书

    作者:萌的发芽
        “哈哈,薛知遥没想到你现在还有如此觉悟,我还以为你会一直不知天高地厚,想靠着嫁入豪门咸鱼翻身?做梦!”薛子纤狠狠啐了一口!

        “你说的是你吧,想要嫁入豪门的人不一直是你的心愿?!毖χ5胤创较嗉?。

        薛子纤一时气结,瞪着薛知遥道:“事到临头你还嘴贱,现在沦为全西城笑柄的人是我吗?先是不守妇道,后是被人弃婚,你真是给自己争了大光!”

        这番极尽尖酸刻薄的话,像是利刃直刺薛知遥的心窝,她只有握紧拳头,才能控制自己不手撕了薛子纤。

        “怎么,没话说了?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人家陆家都说了退婚不娶你,整个西城的人都知道了,你还不要脸巴巴跑过来,我也是佩服你的,哈哈!”薛子纤看到薛知遥此时的狼狈就忍不住开心。

        况哲川实在看不下去,上前一把将薛子纤拉开:“你够了,滚出去,别逼我对女人动手,到时候我就让你给我坐实了打残人的罪名!”

        薛子纤微微瑟缩,又气又怕地看着况哲川:“我看你真敢动我!这么护着薛知遥,难道你也是这薛知遥的新姘头?”

        “嘿,我!”况哲川当下就抡起拳头。

        薛子纤立马调头就跑,一边还大喊:“你们给我记??!现在西城里,她就是条人人喊打的狗,况哲川你护着她也是一样!”

        “不揍你你还真皮痒!”况哲川当即就要去追。

        薛子纤赶紧加快速度,一溜烟跑的不见了踪影。

        “够了,不要去了!”薛知遥喝住他,见况哲川停下来,声音才陡然一降,自嘲一笑,“她说的也就是事实,不对么?唉,我现在算是在西城混到头了?!?

        “不要这么说,只是事实还未大白,你……”况哲川绞尽脑汁想安慰她的词,却发现一切语句都那么苍白。

        薛知遥勉强笑笑,本想说没关系,可话还没出口,眼前就一阵发黑,只觉得况哲川一下变成了几个,还没等她晃晃头想看清楚,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薛知遥!”况哲川惊呼一声,几步蹿上前堪堪扶住了她。

        “我没……”薛知遥声音虚弱纤细,未说完就整个陷入了昏迷。

        “我去,什么事??!”况哲川脑袋都大了,一下也不敢再耽搁,打横将薛知遥抱起,就匆匆往外跑,上了车便直开医院。

        徘徊在角落里未曾离开的薛子纤走了出来,看着远去的轿车,嘴角露出一抹得意又残忍的微笑:“我当你薛知遥脸皮有多厚呢,看来也挺不了几分钟嘛?!?

        边说着,薛子纤就边给何妃打了个电话,无不自得地笑道:“喂,你安排的那些其他人都不用过来了,我一个人就把薛知遥气到晕倒了,哈哈!”

        何妃躺在床上,挑挑眉梢,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晕倒了?那真是可惜了,我还找了几个牙尖嘴利的人准备好好羞辱她一番呢,真是又便宜她了?!?

        “看你说的,好像你便宜她多少次了一样?!?

        “就像昨天,本来是想当面告诉她陆宴北要退婚,好让我过过眼瘾看看她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哪知道她提前知道了消息?!焙五肫鹱蛲砻荒芮籽劭吹窖χ1甘艽蚧鞯哪Q?,心里就有些遗憾。

        “说真的,我不得不佩服你,何妃?!毖ψ酉诵那榇蠛?,对何妃也不吝啬赞美,“这次你的计划确实大快人心,我现在想到薛知遥那副模样,我就简直高兴得不得了!”

        “所以,你以后就要多多听听我的建议,等我再往下走几招棋,我就能让薛知遥死无葬身之地了?!焙五胧歉娼氚胧庆乓?。

        而这一次薛子纤是心服口服,一听能让薛知遥永不翻身,更是乐颠颠了,毫不犹豫便说:“这是当然的,以后有什么要做的,你只管开口就是了,只要能整死薛知遥,付出点代价都不值一提?!?

        何妃眼神晦涩不明,勾唇笑言:“那就好,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

        挂断和薛子纤的电话,何妃便将号码拨给霍子声,语调一下变的焦急无比:“子声,你在哪里,知遥出事了!”

        “怎么了?”霍子声果然一听就急。

        “刚才宴北给我打电话,说知遥硬是去了教堂等他过去结婚,可是现在宴北已经登机去外地了,我又躺在病床上不能动,这可怎么办呀?”

        霍子声哪里还敢耽搁,把手里的文件一扔便往办公室外奔:“我立刻就过去!”

        何妃嗤笑一声收了线。

        等霍子声赶到教堂,自然已经人去楼空,他稍在附近一打探,就得知有人看见一个穿婚纱的女人晕倒被送走,不用多想就知道是薛知遥。

        霍子声急急赶到医院,却正好撞见在走廊椅子上发呆的况哲川。

        此时况哲川手里拿着一张诊断书,双目视线紧紧落在那纸上,半天都没动。

        霍子声一见他便急急跑过去:“哲川,怎么样了,遥遥有没有什么事?”

        况哲川闻声一惊,立刻站起身,手下意识地往身后背,下巴往身后的病房抬了抬:“呃,她已经没事了,在里面躺着输液呢。她就是太虚弱了一时贫血才晕倒的,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是么?”霍子声疑惑地看着况哲川,“你拿的是什么?”

        “没什么,随便一个说明书,刚刚拆药盒从里面拿出来的?!笨稣艽ㄉ踔镣笸肆艘徊?。

        霍子声蹙眉,点点头:“哦,那我进去看看遥遥?!?

        “好好!”况哲川松了一口气,立刻让到一边。

        霍子声走过去,从他身边擦过的时候,突然一反手,瞬间就把诊断书抢到了手里。

        “喂,你别看,还给我!”况哲川慌忙要去抢回来。

        可霍子声背过身子,挡住要凑过来的况哲川,匆匆一目十行便把那诊断书看完了,愣了。

        “给我!”况哲川乘机将诊断书抢走,几下折起来,一看霍子声的脸色就知道他已经看完了,又嘟囔了一句,“我都说了让你别看,难道我还会害你么,可你就是非要看?!?

        霍子声还有点愣,气息不稳地他问:“那个诊断书真的是遥遥的?”

        况哲川见不得自己的兄弟还在妄想当鸵鸟,一字一句肯定:“不然还有谁的,你确实没看错,薛知遥就是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霍子声顿时往后退了一小步,耳朵里的声音都像隔了好几层纱。

        “这情况看来,她肚子里的孩子准是宴北的没跑了,可你说现在这情况怎么弄,宴北不要她,可是陆家的血脉……”况哲川望向病房门,陡然住嘴,因为他看到薛知遥苍白的脸出现在了门缝处。

        霍子声慢慢回神,也顺势看过去,一见薛知遥就上前把门全打开,扶住她急道:“你怎么起来了?快点回去躺着,你现在的情况可不能随意走动?!?

        薛知遥执拗地推开他的手,看着门口的两个男人:“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没什么……”况哲川心虚地偏开身子,含糊其词。

        霍子声本也想先搪塞过去,等薛知遥稳定一点再说,可他的视线扫过薛知遥的手背,话就卡在了喉咙里。

        原来薛知遥的手背上还留着输液的针孔,那里一直在往外冒血,一看就是被人鲁莽强行拔掉的!

        “你都听到了?!被糇由钌钅幼叛χ?,一面想去按住薛知遥流血的针孔处。

        “给我看看?!毖χH椿喂?,直直对着况哲川伸出手。

        况哲川为难地看了眼霍子声,也明白迟早是纸包不住火,便无奈地将诊断书递了过去。

        薛知遥根本不顾手背上还有血珠往外冒,几下打开诊断书,来来回回扫了几次上面的内容。

        霍子声已经拿了棉签过来,给薛知遥按住,一面细细观察着她的状态,生怕有什么闪失。

        看了好一会儿,薛知遥才慢慢抬起眼眸,空洞洞地望向虚无的前方,露出一抹似悲似戚的笑容:“呵呵,我居然坏了宴北的孩子,居然在这种时候知道怀了他的孩子,真是造化弄人!”

        “薛知遥,你还是回去躺着吧,我让护士来重新给你插针?!笨稣艽ㄓ幸獠砜幕?,难得的也放柔了几分声音。

        “呵呵?!毖χ7路鹉д?,只是轻笑,容貌凄婉。

        霍子声心里生疼,呼吸都不畅,索性拦腰将她一把抱起,直走到病床上放下,强硬地按在床上给她盖好薄被:“你现在的任务是养好身体,这段时间三天两头往医院跑,你还没闻够消毒水的味道么?”

        “不用你管我?!毖χ9讨吹鼗刈?,可眼里蓄满了泪水。

        况哲川眼见气氛僵硬,不是他可以再留的场合,立即扭身往外走:“我去给你找护士过来?!?

        霍子声叹口气,此时他已经接受了薛知?;秤猩碓械氖率?,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让薛知遥安稳生产,苦涩地劝:“今时不同往日,你现在是双身子,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考量?!?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