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00章 他回来了

    作者:萌的发芽
        “她没事?怎么可能!”何妃脸上露出了吃惊的神色,满以为这次薛知遥死定了,可怎么薛知遥的命就这么大呢,居然这样都不死!

        梅妤琴看着何妃,似笑非笑。

        “哦,我的意思是,知遥她流了那么多血,看起来很严重,当然她没事是最好的!”何妃立即找补,尴尬地解释了两句,“我、我先过去看看情况?!?

        “好,她在手术室,我有事要先回家了?!泵锋デ傩ψ诺愕阃?,并未拆穿何妃。

        不知怎么的,何妃明知道自己在梅妤琴面前失态,可她这会儿却莫名镇定了下来,她看着梅妤琴转身离开的背影,突然有种强烈的预感,自己一定还会和她再见。

        手术室门外,何妃到了的时候,霍子声颓然坐在椅子上,紧张得不得了。

        “子声,你还好么?”何妃走过去轻轻问,好像害怕惊扰了他。

        霍子声抬起头,眼中满是痛苦:“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眼睁睁看着遥遥在我面前倒下,我简直要疯了!为什么每次我都不能护住遥遥,让她一次次受这样的苦!”

        何妃冷冷地看着霍子声,他都如此痛苦,不知道陆宴北听说薛知遥又受伤了,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这种想法在何妃脑子里挥之不去,甚至看着眼前的霍子声都好像是陆宴北痛苦的脸,这种报复的快感,让她激动的微微颤抖。

        “我去打个电话?!焙五酒鹄?,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要告诉陆宴北。

        霍子声兀自沉浸在痛苦中,根本没注意何妃说了什么。

        何妃走到拐角,拿着拨出去的电话屏息凝神,电话刚被接通,她便带着哭腔说:“宴北,知遥又出事了!”

        陆宴北刚刚拿起的文件“啪”地又掉回了桌上:“出什么事了!”

        “今天分店开业,知遥也过来了,本来好好的,没想到有人朝她开了枪,正中胸口,现在还在手术呢,流了好多好多的血!”何妃的声音已经哽咽了,可脸上却还是冷冷的表情,显得格外诡异。

        “怎么会这样!”陆宴北霍然起身,恨不得立马飞到薛知遥身边。

        “都怪我没有看好知遥,明知道有人要对她行凶,还随意让她出门,宴北,现在怎么办呀?是不是因为他们知道你还在查证据,所以才迫不及待对知遥动手的?”何妃故作愧疚,用慌乱的语调提醒着陆宴北。

        陆宴北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一下就被何妃带了进去,握拳狠狠砸在桌子上:“可恶!我会尽快回来,知遥有什么情况就你立即告知我!”

        听到陆宴北要立即回来,何妃也松了一口气,他若是不再追查下去,薛家不倒,对何妃来说也是好事。

        “我知道的,你尽快回来吧?!?

        陆宴北挂了电话,匆匆订了机票,只留了一个口信给陈亦,便火急火燎地赶往机场直飞西城。

        而手术室外,霍子声也终于等到了薛知遥出来。

        “怎么样?”霍子声全然忘记了手术前还怼了人家一顿,亟不可待地冲上去揪住杜大夫的衣袖。

        一场高度集中精神的手术下来,杜大夫已经疲惫不堪,挥挥手指指后面,连话都不想说了。

        霍子声立刻往后看,薛知遥被人推出来,面色虽然还很苍白,但眉宇间还算安详。

        何妃也走过来,紧盯着那医护问:“她如何?”

        “子弹卡在锁骨处,并没有进入很深,枪伤里面已经还算是好的了。而且,很幸运的是肚子里的孩子没事,毕竟病人本身的素质就不太好,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是?!被な考虻サ厮低?,就匆匆走了。

        霍子声松了一口气,何妃也发出了一声叹息,随即一愣,失声喊道:“孩子?什么孩子!薛知?;吃辛??”

        “嘘!”霍子声立刻拦住何妃的嘴,“你不要说那么大声?!?

        何妃满目震惊,用力点点头,把霍子声的手拉下来,稳了稳声音才勉强用正常的语调问道:“她真的怀了孩子么,是谁的,难道是……”

        霍子声颓然点点头:“确实是宴北的,不过现在你千万不要声张,知遥并不想让陆家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什么意思,她想生下孩子之后,用孩子去威胁陆家?”

        “你怎么会这么想?”霍子声奇怪地看了何妃一眼,后者立刻意识到失言,微微偏开了视线。

        “遥遥只是不想再和陆家有所牵扯,她肯定是被伤够了?!被糇由磐侨坏厮?,“只是宴北要是知道了,又怎么会放手,所以遥遥只想默默地一个人抚养孩子长大?!?

        何妃心中冷笑不止,薛知遥竟有这么伟大,放着母凭子贵的机会不用,居然要做什么母爱大过天的单亲妈妈?

        她不信也不会让薛知遥得逞!

        不论是薛知遥,还是这个孩子,她统统容不下!

        霍子声见何妃半晌没说话,以为她面沉如水的原因是担心薛知遥,便又安抚道:“没事的,我会尽力照顾好遥遥的,总有一天她会同意嫁给我的?!?

        何妃一时瞠目结舌:“子声,你是不是开玩笑,她怀了宴北的孩子,你还要娶她?你要不要这么爱她!”

        “妃儿,我以为你能理解我的,我爱遥遥,并不在乎她腹中是谁的孩子,我一样会待他视如己出?!被糇由行┦乜醋藕五?。

        何妃哑口无言,直想呵斥霍子声是鬼迷心窍!

        而霍子声也无意再和何妃谈论此事。

        很快何妃就调试好了自己的情绪,侧过身对霍子声道:“子声,你先回去洗洗吧,你看你身上还沾了不少血,吓到旁人也不好?!?

        霍子声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有不少血迹,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薛知遥的方向。

        “有我在这里,你担心什么?”何妃推了他一下。

        “好吧,那你一定要小心,我很快就回来?!被糇由坏猛?。

        “放一百个心吧!”

        霍子声得了何妃的准话,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何妃转身进了病房,护士刚把薛知遥安顿好,看到何妃便嘱咐道:“病人亲属,病人还在深度麻醉中,她一旦有任何不良反应,你就及时通知我们?!?

        “好的,谢谢了?!焙五⑽⑶飞?。

        护士走出病房,何妃便拉了张椅子在薛知遥病床边坐下。

        “薛知遥啊,要说命大,可能也没人比得过你了?!焙五⑹幼叛χ?,一边说着一边无法控制地朝她的脖子伸出手。

        她三番五次对薛知遥下手却次次一场空,那种失败的挫折感和对薛知遥的厌恶,让她恨不得此刻能拧断薛知遥的脖子!

        手掌下的肌肤温润柔嫩,何妃甚至能感受到薛知遥血脉的缓缓流动,她不自觉地一点点收紧手指。

        “要怪就怪你非要那么碍眼,明知我深爱陆宴北,还要不知死活来和我争!你以为你是谁,不过一个被家族抛弃的死丫头,居然还敢怀了宴北的孩子,我更是留不得你了!”何妃的眼中满是嫉妒的痛苦,手下也越发用力。

        “唔!”薛知遥痛苦地闷哼了一声。

        何妃一惊,回过神来,立即松开了手,暗自心惊自己的失态。

        无论如何,她可不能在这时候将薛知遥弄死,白白把自己连累了。

        “有你好看的时候!”何妃瞪着薛知遥,狠狠说道。

        不知是不是薛知遥自己不愿醒来,直到麻醉的药效过了,她仍然昏睡。

        甚至连收到消息的宁婷、费聪等人都来探望过一轮,也没能把薛知遥弄醒,她就像是睡美人,陷入了无穷尽的梦中一般。

        霍子声换洗过来之后,还着急了一番,找来医生查看,却只说是正常的休眠状态,并无异常,到时候回自己醒。

        霍子声没办法,只好耐心等候。

        次日下午,何妃提着汤品过来,就见霍子声在细细给薛知遥用湿帕子擦手。

        “还没醒呀?”何妃把汤放下。

        霍子声略有忧愁地看着薛知遥,点点头。

        “唉,她肯定也是太累了,想多睡会儿?!焙五呐幕糇由募绨?,“我让人煲了补血的汤,我来试试给她喂一点吧?!?

        “也好?!被糇由贸鑫恢?。

        何妃笑笑,打开盖子,用勺子在汤水里搅了搅。

        这可是她精心为薛知遥准备的“打胎汤”,一天一点点,只要趁着薛知遥养伤这段时间,给她送上一周,薛知遥就算有命活下去,肚子里的孩子也会无声无息地流掉!

        浓浓的汤水送到薛知遥的唇边,刚要喂进去,就听一声响,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风尘仆仆的陆宴北冲了进来。

        何妃手一抖,一勺汤尽数洒在床单上。

        “宴北,你怎么就回来了!”

        霍子声也惊异地张了张嘴,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薛知遥。

        陆宴北全然无心理会两人,直奔薛知遥身边,黑色的眼眸中满是压抑的痛苦。

        “知?!?

        轻轻一声唤,薛知遥的睫毛也微微抖动了一下,竟有泪水蜿蜒而下。

        陆宴北握住薛知遥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