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07章 断舍离

    作者:萌的发芽
        陆琼也瞟一眼薛知遥,说道:“就是啊,小叔,别的我不说,可是几个长辈里,奶奶最心疼的就是你了,你这样让奶奶担忧,你就不会良心不安么?”

        “关你什么事,给我闭嘴!”霍子声横了陆琼一眼。

        陆琼一缩,惊慌地看向陆老夫人。

        “是我让琼儿陪我来的,怎么?你有什么意见?”陆老夫人护了一下陆琼,“至少我孙女儿有孝心,知道放下手中的工作陪我这把老骨头,你呢?”

        霍子声偏开视线,他只是想为自己的爱情做出一些付出,为何会被这般阻挠?

        见霍子声不说话,陆老夫人缓了缓,说:“算了,你也不要太倔强了,跟我回去吧,别让梅家的人等太久?!?

        “我现在不会回去的?!被糇由豢诜窬?,“我今天也和梅妤琴说了,我和她并无可能,更别说只见过两面,就让我去和他们谈什么订婚之事,荒唐!”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梅家是多么好的亲家,你有什么不满意的!”陆老夫人更来火。

        “那按照您的意思,我就是要为家族而去和梅家联姻了?妈,这都什么年代了?”

        陆老夫人板着脸,说:“这不止是我的意思,也是你父亲的意思,而且,我们家虽然不需要联姻,但有个好亲家好对象,对你来说都是好事,我们只是在为你做打算,不想让一些不相干的人耽误你的前程?!?

        “我不去,我和她无话可说,并非良配!”霍子声干脆背过身,竟是铁了心不跟陆老夫人走。

        “你、你竟然敢这么忤逆我,难道真是被这个薛知遥迷惑了心智不成!”陆老夫人一口气上不来,捂住胸口直喘气。

        陆琼赶紧扶住她,一面给陆老夫人顺气,一面横了一眼薛知遥,好像是怪她惹出了事。

        霍子声背对着陆老夫人,并未察觉她的不适,反而因为看不见,说话的口气更硬起来:“你们总说遥遥这不对那不好,其实她根本没有做错任何事!我会这么护着她,那就是因为你们这么多人非要欺负她,你们越是这样,我越是不会放手!”

        “够了!”

        一声断喝打断了霍子声的话,只见薛知遥强撑着从病床上坐起来,目光炯炯地盯住霍子声。

        “这不是你说了就算的,你最好搞清楚?!毖χ<绦?,“你有权利不放手,我也有权利让你滚出我的世界!”

        霍子声震惊地看着薛知遥,张大了嘴。

        就连陆老夫人和陆琼都愣住了。

        宁婷赶忙上前捂住薛知遥的嘴,干笑道:“遥遥睡迷糊了,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们别理会她?!?

        “我没有!”薛知遥拉下宁婷的手,一瞬不瞬地看着霍子声,“你现在就走,这几天你一直绕在这里,我早就忍不住了,现在还招惹人过来吵闹,我真的受不了了!”

        霍子声抿抿唇:“遥遥,我知道你是有意让我离开,但是我也要告诉你,我想要留在你身边,就算你暂时不会接受我?!?

        “子声,你还有没有一点廉耻?这个女人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要死缠烂打?我们陆家是这么教你的吗?”陆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霍子声是她最骄傲的小儿子,居然被一个她都已经看不上的女人这般嫌弃了,他还要死死纠缠,简直让她吐血!

        正当气氛白热化之时,门口走进来两个人,竟是陆宴北和何妃。

        两人行迹匆匆,一看就是急急忙忙赶过来的。

        “奶奶?!甭窖绫苯乓膊豢囱χ?,先给陆老夫人请了安。

        何妃也欠了欠身子,随即才满目担忧地扫了薛知遥一眼。

        陆老夫人哼了一声,斜睨着陆宴北:“你过来干什么,是来帮我带你小叔回去的,还是帮着这个女人来气我的?”

        陆宴北笑了笑:“奶奶,我确实是听说您亲自过来找小叔,这才赶来的,但我也只是想不要在公共场合把事情闹大,有什么问题我们一家人回去详谈,您说呢?”

        陆宴北这话的意思,就是表明他站在陆老夫人这边的,陆老夫人听了,自然高兴,面色也缓和了一些,和陆宴北一起看向了霍子声,就等他表态了。

        “我不回去?!被糇由谰芍崔?。

        “小叔,你这样僵持并没有益处,反而显得你有点孩子闹脾气的样子,有什么话回去好好说便是了?!甭窖绫庇秩?,全程都未曾往薛知遥那里看上一眼。

        霍子声有了几分动?。骸拔摇?

        “走!让你走,你到底要怎么才明白,我对你们陆家已经丝毫没有好感,全是厌恶!赶紧通通滚出去别让我看见你们!”薛知遥再度爆发,歇斯底里地喊道。

        她的眼中全是恨意。

        陆宴北始终不愿看向薛知遥,反倒是他身边的何妃,好似不忍心地劝道:“走吧,知遥现在情绪不太好,我们别打扰她了?!?

        “走,这种鬼地方我是待不下去了!”陆老夫人挥袖往外走,她这把年纪了,何曾被人这般无礼地驱赶过?要不是看在陆家退婚在先,薛知遥又身有伤患,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陆琼瞪了薛知遥一眼,也匆匆跟上,顺带还冲霍子声催了一句:“你还不走!”

        霍子声痛苦纠结地看着陆老夫人离去的背影,又看一眼薛知遥。

        “你真的这么不要脸么?”薛知遥的恶言立即脱口而出,“是不是非要让我下病床,用扫把来赶你走,你才知道我有多认真?”

        霍子声高大的身躯晃了晃,好像被无数的箭矢刺中一般,只觉自己连日来所付出的一切,都在这一瞬间化为了乌有。

        尤其,还当着陆宴北和何妃的面,他此时当真颜面尽扫了。

        “你就这么讨厌我?”霍子声痛苦的看着薛知遥。

        “我憎恶你们陆家所有人!”薛知遥毫不留情,她也不再看陆宴北一眼,可满腔的恨意却全然撒在了与她对视的霍子声身上。

        “好好!”霍子声塌下了肩膀,一步步往后退,“我付出了这么多,还是捂不热你为别人而冷的心,如你所愿,我走就是了?!?

        说罢,霍子声便果断转身,又气又伤地冲了出去。

        薛知遥盯着门口,那神色并不舒畅,仍然一副竖起浑身的刺,准备随时战斗的架势,冷道:“人都走了,你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也是想讨骂么!”

        陆宴北一直憋着一口气不敢轻松呼吸,此刻更是觉得窒息,他想说话,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喉咙,怎么也吐不出一个字。

        何妃见状,悄悄往陆宴北靠近了一步,显得两人如璧如玉十分亲密,随即便笑着柔声说:“知遥,我们也是听到消息,这才过来救场的,你要知道,我们实际上是在帮你呀?!?

        “那倒是多谢你们的好意了,其实,也不必煞费苦心让我看看你们有多么琴瑟和鸣,我祝福你们啊?!毖χ<馑岬丶ペ?,她心里越是苦涩,双眼也越是泛红,只想两人快些消失,眼不见为净。

        陆宴北微微一颤,终是将视线落在了薛知遥身上,她比上次更加削瘦颓然了,只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像是有利剑,一下,便刺中了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知遥,你以前并不会如此愤懑的,你要清醒一些?!甭窖绫奔枘训乜?,“做回那个温柔的你,这样你自己也会好过一些?!?

        “不必陆大少爷费心,你们不再来打扰我,就是对我的生活最好的帮助!”薛知遥嗤笑不已。

        陆宴北深呼吸,被心爱的人恶语相向,他能体会刚才霍子声的心有多痛,而现在,是要轮到他了么?

        站在旁边的何妃心中冷笑,她很清楚,此时陆宴北虽然面色如常,可她却能从他最细微的表情中看出来,陆宴北已是心如刀绞。

        一种快感自何妃的心中油然而生,她虽然爱陆宴北,可这份爱早已在淬毒的时间里扭曲变形,此时看到陆宴北和薛知遥这般分崩离析,对她来说,真的是一种最大的享受!

        陆宴北无话可说,只得沉闷地说道:“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不劳你费心?!毖χH跃墒抢溲岳溆?。

        陆宴北要走,何妃自然也不会留,看了一眼薛知遥,便也快步离去了。

        一直大气不敢出的宁婷才松弛下来,心痛地望着薛知遥:“好了,你现在满意了,所有人都被你气走了,只剩下我这个厚脸皮怎么赶也赶不走?!?

        “你也可以回去了?!毖χS舶畎畹厮?,只是底气已不足。

        宁婷撸了一把她的头发:“不如你拿刀架在我脖子上试试,看我会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薛知遥眼神闪了闪,不再说话,鼻头酸酸的。

        宁婷在她身边坐下,握住她的手:“唉,身为朋友,有些话我一定要说的?!?

        薛知遥没做声,算是默许了。

        宁婷便道:“我知道你这次被陆宴北伤透了,可是,霍子声是无辜的啊,他这次回国来,一直在想方设法弥补你,你何必要让他也和你一样,被自己爱的人伤害得体无完肤?!?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