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09章 订婚请帖

    作者:萌的发芽
        “当然,你决定远离知遥这件事,我没有意见?!甭窖绫庇植沽艘痪?,便不再多言,匆匆往后楼走去,竟是真的去找资料了。

        霍子声有些怔愣,下意识地侧首看了何妃一眼,正巧见她精致的脸庞闪过一丝扭曲的恨意,又很快隐没了下去。

        似乎是留意到霍子声注视的目光,何妃立即笑开,宽慰地对霍子声劝道:“你别理会宴北说的话,他最近压力也很大,有时候情绪不太好?!?

        “无妨?!被糇由∫⊥?,又怀疑地问,“宴北最近那么忙,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不知道?!焙五煽斓鼗卮?,却越发显得不真实。

        霍子声一动不动地盯住何妃。

        何妃垂下眼帘:“我真的不知道,宴北有他自己的理由和想法,我怎么会知道?!?

        “可宴北说,拒绝和遥遥结婚的理由,是因为他心中还有你。这件事,你们一直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何妃都不想再待下去了,踱着步子往门口绕,“我当时受伤了,可能触动了宴北一些情绪,而且当时的情况,也确实不允许宴北和知遥结婚,所以吧,我现在也搞不清楚,你还是不要来问我了?!?

        说完,何妃便直接往外走,挥手道别:“我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办公室了,你有事再联系我?!?

        “妃儿!”

        何妃无奈地顿住脚步:“说真的,子声你现在自己都麻烦一大堆,何必还要去理会薛知遥那边的情况,今天她说的那些话,还不足以表明她对你毫无眷恋么?”

        霍子声闭上了嘴,眼神再度灰暗下去。

        “唉,我走了?!焙五负跹挂植蛔⌒闹械牟荒涂裨?,只要想到他们一个个为了薛知遥这般付出,她就来火,一点也不想再见他们,匆匆离开了。

        霍子声一人站在客厅,只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只剩下心中苦涩的滋味。

        “何妃走了?”陆宴北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走回来,往四周瞧了瞧。

        “嗯,刚走,你出去还能追上她?!被糇由恢该磐?。

        “那倒不必,反正我也和她不同路,我先回公司了?!?

        见陆宴北就要走出门,霍子声还是忍不住喊住他:“等等!”

        陆宴北微微侧首笑了笑,脚步却没停留。

        霍子声看着他,莫名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而且已经再也无法挽回了……

        几日之后,医院的病房里,薛知遥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出院。

        宁婷接过她递来的衣服塞进行李箱,随即把拉链拉上,拍了拍箱子:“好了,都好了就走吧,我出门的时候还煲了汤,我们回去就差不多可以喝了?!?

        “嗯,这次又要麻烦你了?!毖χC挥醒男×成细∠殖鲆宦莆⑿?,看起来十分憔悴。

        宁婷有些心酸,以前的薛知遥总是开开心心,现在却成了这般模样……

        担心薛知??闯鏊囊煅岣咽?,宁婷立即又恢复笑容:“别说这些客套话,我们走吧?!?

        两人走出医院,刚上了出租车,车内就响起两声微信提示音。

        宁婷也没在意,掏出自己的手机顺手就点开了,原来是霍子声发来的。

        再定睛一看,宁婷就大写的懵逼了:“订婚请帖?什么鬼东西哦!”

        宁婷赶忙转头去看薛知遥,正见她在输入开机密码,下意识一把将她的手机夺过来:“你别看!”

        薛知遥愣了愣,看着宁婷把手机攥得紧紧的,便道:“不用这么紧张,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是值得担忧的,你说订婚请帖,应该是子声和那个梅小姐的吧,拿过来给我看看?!?

        宁婷为难地皱眉,迟疑着不知这手机是该给还是不该给。

        “给我吧?!毖χ9讨吹厣熳攀?。

        宁婷只好递给她。

        薛知遥点开一看,电子请帖上清清楚楚放着霍子声和梅妤琴的照片,订婚宴请的日子就是明天中午。

        宁婷再也忍不住吐槽出声:“这个霍子声也真是过分,前脚还说要始终如一,后脚就和别人订婚,可笑!”

        “这是他个人选择的权利,没什么好说的,等回去收拾完东西,我们就去买贺礼吧?!毖χQ凵窨湛盏?,说不上是开心还是难受,只是麻木地做着应该做的决定。

        “还买贺礼,我不上去给他泼点料就不错了?!蹦靡宸咛钼?,陡然又顿住,不可置信地看向薛知遥,“怎么,遥遥你不会还想去参加订婚吧?”

        “当然要去的,既然他会给我们发,肯定也是希望我们过去,怎么能负了别人的好意?!?

        “可是……”宁婷担忧极了,就算薛知遥对霍子声没有别样的感情,这样的宴请也总归有些太缺德了,她很担心薛知遥到场会下不来台。

        可在薛知遥这里,却丝毫没有顾虑。

        因为薛知遥早已打算好,这是她欠霍子声的,哪怕霍子声要在订婚宴上奚落于她,她也会受着。

        而在另一边,梅妤琴把最后一条微信记录删除之后,终于松了口气,赶紧把霍子声的手机放回原处,靠坐在椅子上,摆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何妃看了看梅妤琴,说道:“你这样偷偷发请帖出去,子声知道了,真的会生气吧?!?

        “这有什么关系,订婚本来就是好事,凭什么我不可以让别人知道,尤其是那个薛知遥!”梅妤琴恨不得昭告全世界,不让任何人再来觊觎霍子声。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梅妤琴原本还有些心虚,被何妃三番两次地问,也烦了起来,越发认为自己所做合情合理,“那个薛知遥,也不知道肚子里怀过的是谁的孩子,要真是子声的……她还敢来接近子声,我就一定要弄死她!”

        何妃微不可见地笑了笑,面上故作担心,四周瞧了瞧,赶紧抬手止住梅妤琴继续再说,压低着声音劝:“这事儿也不确定,你不要拿出来说,让人听见了不好?!?

        “怎么?被人听见了,丢脸的也是那薛知遥,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管她?!?

        梅妤琴现在已是十分反感薛知遥,还要再说,就听旁边传来导购员的声音:“梅小姐,你快来看,霍先生穿这一身礼服特别帅气呢?!?

        导购员推着霍子声过来,喜气洋洋地夸赞着。

        霍子声穿着刚换上的一套铁灰色的昂贵西服,越发显得他玉树临风,文质彬彬。

        梅妤琴的注意力即刻被吸引过去,刚才还一腔怒火,此时就已经笑容满面,一边赞同地点点头,说:“是挺不错的,不如就这件吧,子声,你说呢?”

        “随便?!被糇由巳と比?,完全是把自己当做一块木头一般,任由梅妤琴去摆布。

        何妃是专程被叫来作陪的,此时自然不想场面冷下去,笑道:“子声穿这件看起来很舒服,不过大男人的,也不知道哪里好还是不好,妤琴你定吧?!?

        对于霍子声的态度,梅妤琴也不甚在意,反正人都要是自己的了,管他现在什么情绪。

        梅妤琴就对导购说:“就这一套,你再带我去看看配饰?!?

        等到两个女人跟着导购走远了,霍子声脱力地坐在了椅子上,随手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

        由于梅妤琴把发过请帖的记录一一删除了,所以霍子声一时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待他刚想放下手机时,几条不同人发来的道贺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们怎么知道的?”霍子声吃惊地自语,不明白消息是怎么散播出去的。

        懵懵懂懂回了几条信息,霍子声怀疑地抬头看了远处的梅妤琴和何妃一眼。

        “应该不会吧?!被糇由∫⊥?,无论是何妃的素养,还是梅妤琴的家教,霍子声都不想相信,是她们做了什么手脚。

        或许,是家里传出的消息?

        霍子声心中疑惑,一直挑选完必备的一切,待回到家中一问,才知道家里的请帖刚放出去,在此之前,并无人知晓他明天就要订婚的消息。

        霍子声看向梅妤琴买的那一堆东西,此时不信也得相信了。

        “小叔,你在发呆?”陆宴北放下手中的一份请帖,唤了霍子声一句。

        此时陆家人都忙碌开了,客厅只剩下他们两人,霍子声便没有隐瞒,说:“今天谁动了我的手机,在我私人好友里发送了我明天订婚的消息?!?

        陆宴北一愣,眼神郑重了几分:“是谁这么无聊?”

        霍子声一声苦笑:“今天和我一同出去的,只有梅妤琴,还有何妃了,你说,还会是谁?!?

        “何妃?”陆宴北脱口而出。

        “呃?”霍子声一愣,“你怎么会说是妃儿?第一反应不该是梅妤琴么!”

        陆宴北沉默了一下,才道:“如果是我来猜测,我真的会第一个怀疑何妃,小叔,你不觉得她回国之后变了很多么?她不再是小时候那个天真的姑娘了?!?

        霍子声哑口无言,其实他也感受到了何妃微妙的变化,只是一直以来,他都选择了忽略,始终用儿时的印象来替换现在的何妃。

        事到如今,被陆宴北提起,霍子声才开始回想之前种种,越发心惊起来。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