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10章 入场

    作者:萌的发芽
        “妃儿,为什么要做这些呢?”霍子声像是在问陆宴北,也像是在问自己。

        “也许是报复,也许是嫉妒,我也说不清楚?!?

        这几日来,陆宴北也想了很多,何妃身上的疑点太多,让他不得不相信,何妃所做的一切并不止是如她所说,是真心实意地帮助他们,而是另有目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但是在事情还没清楚之前,对于何妃那边,我们应该要提防一下?!甭窖绫庇镏匦某さ厮?,“包括梅妤琴,我觉得你最好也要看住她和何妃的距离,别让她们走得太近?!?

        “真不敢相信,希望这都只是我们的胡乱猜测?!被糇由夹饔械懔杪?。

        陆宴北虚空地看着远方:“但愿吧?!?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陆家就热闹起来,尤其是陆老太爷和陆老夫人,自己最小的儿子终于要订下亲事,也算是了却了他们人生中最后一项重大任务。

        陆夫人也喜笑颜开,走过来对刚和老友寒暄完的两位老人说:“爸、妈,你们先去上座坐着休息吧,不用站在这里帮忙迎客,要是有哪个重要的叔叔阿姨过来,我会把他们引过来的?!?

        陆老太爷和陆老夫人也确实站累了,笑呵呵地点点头,随着陆夫人往上座去了。

        霍子声和梅妤琴站在入场的门边,虽然不是正式的婚礼,但也算是十分隆重。

        和梅妤琴的笑意融融不同,霍子声的笑容很刻板,他的心里始终纷乱不安,一直在走神,有时候客人来到他身前了,他才恍然大悟伸手过去交握寒暄。

        刚刚送进去一位客人,霍子声回过头,就看见门口走进来两个人,正是薛知遥和宁婷!

        霍子声一下就愣住了,飞快地侧头看了梅妤琴一眼——他可绝对没想过要在这样的日子里,请薛知遥过来的!

        梅妤琴有意忽略霍子声震惊的视线,只是巧笑倩兮地露出最完美的微笑,来“迎接”薛知遥的到来。

        大门到入场处的距离没有多远,薛知遥终于来到两人面前,把手里的礼物递过去:“子声,梅小姐,祝福你们?!?

        霍子声呆呆地看着薛知遥,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薛知遥,谢谢你?!泵锋デ僖话呀裎锬霉?,随手丢到身后的桌子上,“今天你能来见证我和子声的幸福,我也挺高兴,进去坐吧,我们现在还得招呼其他客人?!?

        “你怎么说话呢?!蹦梅薹薏黄?,哪有人是这样随意无礼地接待客人,简直是添堵。

        薛知遥拉了拉宁婷,示意她不要多说,又疏离客套地对霍子声说:“心意到了,我也就满足了,所以我们先走了?!?

        梅妤琴手一伸,拦住她:“走什么呀,来都来了,哪里能让你送了礼还不喝杯茶就走的?”

        “梅妤琴,让她走?!被糇由虾?。

        梅妤琴不甘不愿地让开。

        薛知遥和宁婷也不再多言,刚转过身,就见侧方站着两个翘首望着的女人。

        只见花枝招展的薛子纤上前一步,讥诮地盯住薛知遥:“哟,我说我的好姐姐,你这刚辞职又住院出来,就巴巴跑来参加聚会社交,你也心真大?!?

        陈兰似笑非笑地在一边把玩手上的戒指,混身上下都透出一股子嫌弃薛知遥的劲儿,可她一抬头,说的话却是亲热:“知遥,你也好久没回家和我们聚聚了,难得在这里碰面,和我们去坐会儿么?”

        虽说是询问,但陈兰的手已经搭在了薛知遥肩上,力道不容拒绝。

        薛知遥扫了下肩头的手,知道陈兰会邀请自己进去,肯定不止这么简单,自然是不愿意的。

        然而拒绝的话还未出口,就见以陆宴北为首的一行人走了进来,身后分别是何妃、陆琼和陆夫人。

        薛知遥不由自主地垂下了头,眼神闪躲相避。

        陆宴北看见薛知遥,眉头也皱了起来,盯了霍子声一眼。

        果然,陆夫人当即就不悦起来,冷道:“就算是今天这大好的日子,也不该随便谁都放进来吧?!?

        “就是,隔着老远便闻到了狐臊味,这不是自找晦气么?”陆琼在鼻前扇了扇,眼角斜斜地冲薛知遥翻了个白眼。

        薛知遥脸唰得一下就气红了,胸膛起伏,又只得默默忍耐下去。

        宁婷却是见不得自己好友被羞辱:“现在什么意思,平常仗着钱多欺负人,这会儿仗着人多来欺负人?你们一个个都好意思的?名门的家教都去哪里了!”

        陆琼眼神一利,扬起手上前一步扇过去,凌厉的掌风直接往宁婷脸上去。

        “住手!”薛知遥一把握住陆琼的手腕,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她,“你确定要在子声的订婚典礼上闹事么?”

        陆琼一口气憋不上来:“你!”

        “给我进去?!被糇由悄栈鸬爻迓角淼秃?,就差自己直接动手去拖了。

        陆琼自知理亏,也不再多言,哼了一声将手抽出,气冲冲地走了进去。

        陈兰和薛子纤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讥诮地望着薛知遥。

        陆宴北眉梢一挑,何妃立即上前笑着挽住陆夫人的手臂,状似亲密地哄道:“阿姨,要不我们先进去吧,这里人来人往的,当心别挤着你了?!?

        有台阶下,陆夫人自然不会不走,点了点头,与何妃一起往里走。

        何妃边走,边回头看了薛子纤一眼,等到扫过薛知遥,又换成担忧的眼神,着实恶与善转换之间毫无凝滞。

        梅妤琴见薛知遥在陆家人面前不被待见,越发想留下薛知遥,让她受点难堪,也好有点自知之明,以后不要再来纠缠霍子声。

        而陈兰和薛子纤更是以看到薛知遥出丑为乐,况且何妃又给了暗示,两方人倒是有些不谋而合。

        于是,当梅妤琴刚说出“薛知遥,你也进去吧”的时候,薛子纤便上手强行挽住了薛知遥,乐道:“对呀,难得我们一家人重逢,我还想等宴请结束后,和你一同回家呢,爸爸也是很想你的?!?

        “毕竟,算算日子,他也有很多事情要和你好好聊一聊了?!背吕家庥兴傅赝淦鹱旖?。

        薛知遥心头一跳,这才恍然想起,自己继承母亲遗产的日子快到了。

        之前薛知遥一直被纷乱的事情困扰着,竟然都没有注意的日期,这让此时陷入困局的她越发心乱,脚步不由自主地松动了,被薛子纤一推就跟着往里走。

        “哎,遥遥!”宁婷不得不追上去,先就把薛子纤挤开,自己占据了薛知遥身边的位置,半护着她低声问,“你真的要进去?”

        薛知遥无奈点头:“进去吧?!?

        薛子纤和陈兰也不急,就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等着,见薛知遥和宁婷不情不愿地往里走了,脸上变露出得意的微笑,紧随其后。

        依旧停留在门口的陆宴北看到这一切,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越发压抑。

        霍子声也很不高兴,不耐地对梅妤琴说:“你这么多事什么意思?我都已经答应和你订婚了,你何必再为难遥遥?”

        “哼,我就是要让她知道,不是谁的男人都可以觊觎的!”梅妤琴见霍子声维护她,更是来火,“你自己都说了,和你订婚的人是我,将来陪你度过余生的也会是我,你才是何必在意旁的人,尤其是这个薛知遥!”

        “你不要胡搅蛮缠,无论如何,我不希望她受到伤害,这一点,你最好清楚!”

        梅妤琴气得发抖,正好有个客人进来,看到这场面愣了一下。

        梅妤琴留意到有人过来,立即将怒火压下,露出端庄的笑容,好似没发生过什么,等到将那客人迎进去,梅妤琴也冷静了不少,才转头对霍子声冷道:“我和你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你就最好给我早点把她忘掉,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不愉快的事?!?

        “你敢!”霍子声眼神锐利。

        梅妤琴却毫不示弱地瞪回去,竟有决绝的味道:“你看我敢不敢,别忘了,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妥协的结果。你要是背叛我,除非先把我杀了,否则,我一定会让那个人不得安生!”

        霍子声吃惊地退后一步,忽然不敢确定,自己惹上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冷不丁的,一直默默观察的陆宴北出声说:“你要动薛知遥,也要问问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

        霍子声和梅妤琴齐齐转头望向他,只一眼,就让他们心神震撼,因为此时的陆宴北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足以压倒所有嚣张的气焰!

        “宴北!”何妃送完陆夫人,再出来就看到这样的场景,立刻扬声喊道。

        陆宴北的气势一敛,又恢复了无事的状态,看向何妃。

        “你和我过来一下,我要给你看点东西?!焙五闱啃π?,对陆宴北招了招手。

        陆宴北又盯了梅妤琴一眼,这才转身跟着何妃离去。

        直到他们走远半晌后,梅妤琴才呼出一口气,腿脚有几分发软,微低着头,脑海中又闪过刚才陆宴北的样子,不由念叨了一句:“太可怕了?!?

        霍子声看一眼颓然的梅妤琴,心中越发苦涩不已。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