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11章 离场

    作者:萌的发芽
        走了一阵,陆宴北停下脚步,叫住若有所思的何妃:“你要和我说什么事?”

        何妃一愣,回过神,刚才她一直在斟酌着措词,不知不觉走得有点太远了,此时被陆宴北一叫,立刻停了下来。

        “就是,你路上和我说的,哲川已经带齐了所有证据回来的事,我想让你再等一两天再发布?!?

        陆宴北看着何妃,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为何?早一点披露薛家人的丑恶嘴脸,知遥就能早一点解脱,有什么不好?”

        “可你不是说,陈亦那边还有关于薛凯涛的证据么,我觉得一起公布会更有说服力,到时候一举击破,就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呀?!焙五幌胛约涸僬∫坏闶奔?,不遗余力地劝着陆宴北。

        “哦,可是陈亦那边毫无动静,不知他哪天才能想起来,难道我要一直等下去?”

        何妃猛然抬头,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什么“毫无动静”,她的眼线回报过来的消息根本不是如此!

        据说陈亦自从在西城生活,并接受治疗后,过去的记忆已经有所恢复,甚至从银行保险柜取回了一份重要证据,只是现在还按兵不动。

        可陆宴北现在和她说“毫无动静”?

        何妃不得不意识到,陆宴北已经在怀疑她了!

        不行,她不能暴露,她一定要挽回局面,无论如何,她不能在这里就输掉!

        “你还有什么要说吗?”陆宴北笑道。

        “好吧,那我就说了?!焙五詈粑豢谄?,“其实,是我手上也有一些薛家的证据,只是还欠缺一点时间去整理和佐证,我本来也是怕还没确定,就没有和你们说,到时免得一场空就让你们失望了?!?

        陆宴北一挑眉:“是么?”

        “当然是真的,你在怀疑我么,宴北?”何妃故作生气,“我很用心在帮你们??!”

        陆宴北轻笑:“不是,我怎么会怀疑你,能有更多的证据,我开心还来不及?!?

        “我希望你能想明白,你不是一次两次这样做了,被人怀疑的感觉很不好?!焙五」碜?,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模样。

        “好,我知道了,快到开宴的时间了,先进去吧?!甭窖绫钡恢杏屑阜址笱?,脚步已经往宴会大厅走去。

        何妃咬咬下唇,一跺脚跟了上去。

        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薛知遥被迫坐在薛子纤的身边,十分不舒服。

        偏偏薛子纤还不安分,凑过来嘲笑道:“哎,是不是该给你竖个牌子,写上‘前女友’三个大字?”

        薛知遥不为所动,权当没听见,手在桌下按住冲动的宁婷,让她也不要去管。

        薛子纤的声音很大,桌上旁边的人都听了个分明,全盯着薛知遥瞧了起来,很快就有人认出来薛知遥就是前段时间绯闻女主角,一时间闲言碎语满天飞。

        “就是这个女的,又勾搭陆少,又勾引霍少,还被临场退婚,啧啧!”

        “那她怎么还有脸过来呀,脸皮厚的简直了……”

        “你们乱嚷嚷什么呢,要不要给你们个喇叭?”宁婷忍耐不下去,冲着那些人喊了一嘴。

        那些人这才讪讪不语,眼神里却越发不屑。

        薛知遥坐立不安,过去恐惧的阴影再次袭上心头。

        远处的霍子声一直留意着这边的动静,看到薛知遥身处窘境,很是焦躁,正在迟疑间,就看见陆宴北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很显然,薛知遥也察觉到陆宴北的走向,立即低下头,生怕陆宴北注意到她。

        然而,陆宴北从她身边走过,完全一副无视她的模样,正当薛知遥松了口气的时候,陆宴北脚下打滑,手中的一杯水尽数倒在了薛知遥半边身子上!

        “??!”

        薛知遥惊呼,下意识地站起了身,惊愕地看向陆宴北。

        无论谁来找她麻烦都好,她都未曾想过,这个人会是陆宴北!

        薛子纤当场就“扑哧”一声大笑起来:“哈哈,薛知遥,你这样可够狼狈呀,落水的鸭子!”

        薛知遥脸色绯红,简直羞愤到了极点,周围刚刚平息下去的议论声重新充斥她的耳畔。

        陆宴北却面色未变,淡定地一指左后方:“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洗手间在那边,你去整理一下吧?!?

        薛知遥呆呆地回头看了一眼,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半边脸上的妆都有些花了,看起来十分可笑。

        宁婷马上站起来,瞪了陆宴北和薛子纤一眼,护着薛知遥往那边走:“遥遥,我们别理这些恶人!”

        霍子声目睹此情此景,哪里还按捺得住,抬脚就跟着薛知遥她们的步伐走。

        “不准去!”梅妤琴在他身后大喊,眼神简直能吃人。

        可霍子声置若罔闻,根本不予理会,就这么把梅妤琴抛在身后,匆匆追上去了。

        梅妤琴眼睛瞬间红了,抬起自己的拖地长裙就要去收拾人,却被身后伸过来的一只手拉住,她一回头,原来是何妃。

        “别去了,这种关头上,你去了也是自取其辱,反倒让子声更加厌恶你?!焙五涞爻率?。

        “我怎么甘心!”梅妤琴咬牙切齿,“这是我的订婚典礼!”

        何妃嗤鼻一笑,眼神悠远地继续说:“不甘心也要忍,一味往前冲,做无谓的牺牲毫无益处,不如退一步慢慢画圈将他绕进去?!?

        这话是劝梅妤琴,也是在警示何妃自己,这次不该太过冒进,她还有机会再来过的。

        梅妤琴眼神一动, 将何妃的话听了进去,又望了薛知遥离去的方向,狠狠地道:“这个薛知遥,总有一天我会要她好看!”

        而这会儿,霍子声已经追上了薛知遥,一步向前,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遥遥,你还好吗?”霍子声焦急地伸手去给薛知遥抹水。

        薛知遥迅速一躲,闪开霍子声的手掌,疏离冷淡地说:“不劳你费心,我早习惯了,无所谓好不好?!?

        “遥遥,你别这么说,我很难过……”

        “你快回去吧,你的准新娘还在宴会上等你,别耽误了你们的正事!”宁婷打断他的话,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

        “不是的,遥遥,你知道的,那天不是你说的那番话太伤人,我不会做这个决定?!被糇由嗫嗲闼?,一步也不肯让开,“只要你说,你想要和我离开这里,我立刻就带你走!”

        “呵呵!”薛知遥笑出了声,“怎么,我还要再勾引你一次吗?让世人都说我淫娃荡妇,陷我于不义,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霍子声一下凌乱了,他从没想过,因为他的选择,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若是再想回头,对薛知遥造成的伤害不可预估。

        况且,还会多伤害一个梅妤琴……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遥遥,我、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你?!被糇由镂蘼状蔚氐狼?。

        “让开?!毖χ@涞?。

        霍子声犹不甘心,固执着不肯开,可最终,还是输在薛知遥注视过来的雪亮视线,不由自主地挪开一步,让出了道。

        薛知??觳浇讼词旨?,把门重重关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宁婷瞪了霍子声一眼,在门口站着堵住,冲他恶狠狠地说:“还不快走,管你自己的女人都管不住,非让人把遥遥留下,现在好了,看她出糗你满意了?”

        “我从来没想过会这样!”霍子声急于为自己辩白,可话到这里,忽然又意识到,事实上,这一切的确是他默默纵然导致的结果。

        霍子声塌下了肩膀。

        宁婷却无意再与他争辩,挥挥手赶人:“快走快走,遥遥等下出来,肯定也不愿意见到你?!?

        “好,我走?!被糇由蘖τ治奚?,呆愣愣地走回了订婚典礼上。

        梅妤琴见他一人出来了,神色便松动几分,想着何妃说的也没错,霍子声果然无功而返,自己刚才不去打扰,现在无声安慰支持,对霍子声来说应该是一种很及时的宽慰。

        于是,当霍子声重新站回梅妤琴身边时,她就将霍子声的手牢牢牵住,一面用可怜委屈的眼神注视着他,娇声道:“子声,你不要抛下我,今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呢?!?

        霍子声神思恍惚,好像眼前的梅妤琴,就是另一个自己一般,这么让人怜惜。

        霍子声无法再拒绝,闷闷地点点头:“好?!?

        梅妤琴立刻笑开了,远远和客人宴席中的何妃对视一眼,意味深长。

        洗手间门口,薛知遥稍稍整理了妆容和衣物,便开门走了出来,见到只剩下宁婷一人,微微松了口气,抬脚往宴会厅走去。

        宁婷立马拉住她,苦着脸问:“遥遥,我们还要回去???好像从那边走走,就有出酒店的出口,我们干脆走吧,好不好?”

        “不,我就要看看,他们到底要做到哪一步?!毖χW杲伺=羌?,竟有一种惨烈的气息。

        宁婷拉不住她,只得无奈地跟着去。

        就在拐角处,陆宴北突然站了出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薛知遥,说:“白白给别人机会伤害你,把弱点暴露于众,备受讥讽,这样你就很愉快吗?”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