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12章 陈家来人了

    作者:萌的发芽
        薛知遥吓了一大跳,可也是这一愣神,薛知遥固执的劲儿也被打断了,脑子也开始正常运转。

        薛知遥侧过头,语气越发冷硬:“关你什么事,你过来是想再给我泼一身水,还是来看看我多狼狈?”

        陆宴北抿唇不言。

        他确实是故意让薛知遥难堪的,因为他为了掩人耳目,无法以正常的方式带薛知遥走,只得以不雅的方式,给薛知遥制造一个离开的借口。

        就算刚才霍子声的所作所为,陆宴北也一直看在眼中,若不是薛知遥执意不肯离开,他也不会现身。

        陆宴北不说话,薛知遥也不说,只是固执地瞪着他,然而,瞪着瞪着,薛知遥的眼眶就红了,大颗的泪珠含在眼眶里,好像随时都能落下来。

        陆宴北叹了口气,放软了几分:“不必这么一根筋,回去宴席上对你来说毫无意义,你现在离场回去吧?!?

        宁婷听出陆宴北的好意,又拉了拉薛知遥:“好了,遥遥,你听话,别去故意找虐,快跟我走吧?!?

        这一次,薛知遥没有再固执己见,很轻松就被宁婷拉着朝另一个方向走开。

        陆宴北站在原地,看着薛知遥一点一点远离自己,心口忽然抽痛,竟然让他不得不抬手捂住,似乎才能减轻一点痛苦。

        薛知遥被宁婷拉出了酒店,宁婷一刻未停留,直接叫车回了“赤梦”。

        一进咖啡店的大门,宁婷就朗声对整个店铺的员工宣布:“喂喂,你们都给我听着,以后那个霍子声再过来,你们一见到就给我拿扫帚打出去,概不接待!”

        店内的妹子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家老板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受刺激,还对人下“封杀令”了。

        小戚最灵活,转眼看到薛知遥稍显狼狈的模样,心中就猜到五六分,立即应道:“行,婷姐,我们知道了,以后绝对给那霍子声好看!”

        宁婷拍拍小戚的肩,赞许她:“上道,回头多准你半天假?!?

        “谢谢婷姐?!毙∑菹膊皇な?,目送薛知遥和宁婷去了楼上休息室。

        旁边的小姐妹们立即围上来,好奇地问:“小戚,知遥姐不是和陆少是一对么,就算他们分开了,这和霍子声又有什么关系?”

        小戚耸耸肩:“我怎么知道,反正他们三角恋关系是肯定的,我们呀,只要照着婷姐说的做就行,别的不用管?!?

        小姐妹们深以为然,觉得小戚前辈果然厉害,以后还是跟着她混比较靠谱。

        休息室内,薛知遥坐在椅子上,宁婷去找了一套干净衣服出来,递给薛知遥:“快换下来吧,你看你一身都湿透了?!?

        “我没事?!毖χN蘖Φ匕诎谑?,根本没有心思去换衣服。

        “没事也要换,你这一把骨头的破烂身体,要是再给我折腾出感冒风寒来,还不是得我们这些做朋友的受累,快去!”宁婷不由分说,将薛知遥拉起来,把衣服往她怀里一塞。

        薛知遥默默低下头,是呀,就算不为自己,身边这些朋友也已经为她付出了太多,自己无论如何都要保重,不要再让他们费心了。

        薛知遥便抱着衣服去换了下来。

        宁婷看她一身干爽了,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见她又有要发呆的趋势,立刻就说:“遥遥,事已至此,我觉得逃避不能解决问题,不如你和我谈谈,以后有什么打算吧?!?

        薛知遥一阵茫然,看着宁婷愣住了。

        她能做什么打算?

        薛氏那边已经被免职,陆宴北也离她而去,现在是爱情工作双失业,并且还失去了一个孩子,留下的只是一个残破的身体……

        薛知遥的确不知道,自己还应该有什么样的打算。

        知道薛知遥此时定然六神无主,宁婷也没真的指望她能想出什么头绪,停了一停,就继续说道:“你就干脆来我店里帮帮我吧,反正你现在住我家,和我一起上下班互相也有个照应,你说呢?”

        “真的愿意让我来‘赤梦’吗?”薛知遥问。

        薛知遥心知肚明,宁婷会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拉自己一把,毕竟宁婷这边根本不缺人手,更何况还是自己这种对咖啡店的营生全然空白的小新手。

        宁婷点点头,揶揄地笑着,用手肘戳戳她的腰眼:“当然,我这里杂事很多,你要从最基本的学起,到时候我训你,你可不许哭鼻子哦?!?

        “噗?!毖χ1荒枚盒?,郁结的心情也有所好转,对宁婷点点头:“我不哭,只半夜来掀开你的被子,让你生病,看你打喷嚏流眼泪?!?

        “你这丫头!”宁婷伸手搔痒,两人嘻嘻哈哈闹做一团……

        而霍子声的订婚宴也终于落下了帷幕,应邀的客人们渐渐散去,留下的就只有几人。

        薛子纤和陈兰酒足饭饱,虽然被薛知遥跑了,没能再奚落她,但两人也是心情大好,在贵妇圈子里一阵瞎聊,直到人们散得差不多了,两人才姗姗离去。

        一直伺机以待的何妃立即起身,看了看正在和霍子声说话的陆宴北,悄悄地退了出去,在门外拐角的地方追上了陈兰母女。

        自从上次的枪击事件后,三人也没再正式会面过,这会儿何妃冒险寻来,也是被陆宴北那边怀疑的迹象逼急了。

        陈兰对何妃这样异常的举动也有些困惑,往四周看了看,说:“怎么在这里见面,万一被人撞见了,也不太好吧?!?

        “上次你们失手之后,那个暗杀薛知遥的杀手处理好了吗?”何妃对陈兰的担忧根本不予理会,直奔主题追问于她。

        “你说萧南?我早已给了他一笔钱,让他跑路了,近三年都不会回来的?!背吕济缓闷烁霭籽?,说起这事儿她就烦,薛知遥没杀到,反而还得支付一大笔钱,真是得不偿失!

        “你确定他离开西城了吗?”

        “当然,你在这样显眼的地方拦住我们,不会就是想问这个吧?!?

        看着陈兰嫌弃的嘴脸,何妃强行忍耐住怒火,要不是陈兰次次敷衍了事,不将具体情况告知她,她又何必浪费时间多问!

        然而,薛子纤都还不知死活地插一嘴:“我还有一个约会,没什么事我们要走啦?!?

        何妃双眸一睁,又迅速将那顷刻间迸射出来的精光敛下去,笑了笑,好似风轻云淡:“行,你们先走,我有空再联系你们,反正,你们也并不是很在意陈亦重新回到西城,去调查柳若韵死因的事?!?

        陈兰的脸色顿时如黑云密布,皱着眉头惊疑不定地问:“谁是陈亦?为何又会牵扯到柳若韵那个女人!”

        薛子纤也微微一颤,脸色煞白。虽然当年薛子纤还小,但关于柳若韵的死因,她多少还是明白自己的父母做过什么的。

        何妃并不知道陈亦的原名叫做陈昊东,还以为陈兰是故意装傻,不由嗤笑:“陈阿姨,再装就没意思了,我这可是冒险来告诉你们这个消息,到时候那个来自美国的陈亦真查出什么来,别说我没提醒你和叔叔要自保!”

        听到美国,陈兰顿时更加慌乱了。

        说起来,陈兰其实也算是和陈大家族有一定的渊源,当初认识薛凯涛,也是攀了陈昊东的关系,借着陈家远房亲戚的名号才与之相交的。

        自从和薛凯涛密谋害死柳若韵,又加害陈昊东后,陈大家族也曾来找过陈兰的麻烦。

        不过,那边的根基在美国,而西城的具体情况他们也无从知晓,几次过来,全被陈兰以高超的演技和谎言蒙蔽,陈大家族便也没功夫再花精力过来周旋,之后对陈兰也不了了之了。

        此时,陈兰以为是陈大家族又翻旧账,派了新的陈家人过来查案,因而她确实有些不安起来。

        薛子纤见陈兰半晌没做声,愈发胆寒,对陈兰说道:“妈,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还有人要查柳姨的死,那我们怎么办呀?”

        “闭嘴!”陈兰喝道,直想把薛子纤的脑子敲开,“什么柳姨,那个丧门的女人死了就死了,与我们何干,不要胡说!”

        “是是,和我们没关系!”薛子纤这才反应过来,慌忙补救要撇清关系。

        可作为唯一的看客,何妃却一点不买账:“行了,是不是和你们有关,你们自己回家关上门商量吧,我也不宜久留,先走了,你们想清楚了再来联系我?!?

        “喂!”

        陈兰还想再唤住何妃多问几句,却远远瞧见陆宴北等人已经走到了门口,何妃更是快步远离了她们,陈兰只好作罢,一拉薛子纤,两人也赶紧回家了。

        刚走出门的陆宴北自然也看到了门口的这一幕,陈兰母女已经走远,而何妃也走到了他的身边。

        “和她们聊天了?”陆宴北开口就问。

        何妃一脸懵懂,还故作回头望了一眼,才恍然说:“哦,是啊,刚才送走一个熟人,过来找你的时候正好碰见她们,就打了个招呼。不过,这两母女真是缺点教养,十分不好相处?!?

        “是么?”陆宴北意味不明地笑了笑,“那就少和他们接触?!?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