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13章 阴谋

    作者:萌的发芽
        何妃的笑容就有几分尴尬,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你回去吧,我也要去公司了?!甭窖绫毖凵裢蛟斗?,抬脚就走,没有丝毫留恋。

        “可是……”何妃追了一步,却发现自己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留住陆宴北,甚至,她都不该在这种被怀疑的时候,还要求与陆宴北久处,只好放任陆宴北离开。

        好在,何妃也并没有无聊太久,刚回到自己办公室没一会儿,薛子纤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约她到外面见面。

        何妃一口答应,却提出了一个要求:“行,你一个人过来就可以了,现在你们已经被盯紧了,你爸妈更是被盯梢的重中之重,所以,你过来就好?!?

        薛子纤信以为真,立即点头应道:“好,我过来,有什么事我再传话就是了?!?

        等挂了电话,薛子纤就把何妃的意思传达过去。

        陈兰揪着真皮绒毛的坐毯,狠狠地说:“这个何妃事儿真多,要是电话里能说得清,谁想要去见她!”

        “可是不去也不行吧?爸爸不是说,那个陈亦可能和当年的陈昊东有什么牵扯,别到时候真被他查出来什么,那你们要是出了事,我就惨了呀!”薛子纤急躁不安,她一点也不想失去两把?;ど?。

        陈兰也被她惹得更烦,没好气地丢了一把毛扔到薛子纤身上:“又不是不让你去,你还不赶紧收拾一下去见何妃!”

        薛子纤也顾不上发小姐脾气了,拍拍自己身上散乱的毛,立刻站起来,忙不迭得跑了出去,直奔约好的餐厅包间。

        等薛子纤到的时候,何妃已经在包间里等她了。

        薛子纤一进门还吓了一跳,仔细瞧了瞧带着黑帽子、黑墨镜的何妃,才确信自己没走错包间。

        “干嘛这副打扮,怪吓人的?!毖ψ酉送虏圩琶嗣约旱氖直?,在何妃旁边坐下。

        何妃淡定地将墨镜取下来:“今时不同往日,你们现在是被陆宴北盯上的人,我也不得不小心?!?

        薛子纤动作一僵,冷哼道:“反正你也和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我们倒了,你也捞不着好处?!?

        何妃斜睨着薛子纤,心想,这可不一定了,如果我能掌握你们的弱点,而你们也彻底被扳倒,我们怎么可能还在同一个层次上,等着你们的,只会是无边地狱!

        因而,何妃莞尔一笑,说:“陆宴北那边已经查到一些你父母对柳若韵动手脚的证据,你们家当初都没有善后的么?”

        “我妈都说了,柳姨的死和我们没关系?!毖ψ酉搜凵裆炼?,别扭地道,“再说,这么多年之前的事情了,谁还能查出什么来啊?!?

        “别装了,再这样下去,我根本无法帮你们脱身。他们可是追到当时的医院去了,别说你了,就是你爸妈也不能确定没有遗漏吧,到时候牢狱之灾临头,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何妃说的有鼻子有眼,薛子纤一个半缸子水,顿时就焉了,看着何妃喃喃道:“不是这个意思,我也真的不清楚?!?

        “你爸妈既然同意你过来,有些事他们肯定和你交代了,你还是一五一十说了吧?!焙五碛布媸?,一心要压榨薛家隐藏已久的秘密。

        薛子纤嚅动了几下嘴唇,想到何妃过去种种计谋,总觉得她应该能帮到自己家里,便一咬牙说了出来:“柳姨确实是我爸妈动手弄死的,当初柳姨在柳氏一手遮天,就算我爸是柳家的女婿,也只能听从于柳姨的命令。你说,这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匍匐在一个女人脚下?”

        何妃一挑眉:“所以,薛凯涛不甘心,他就和你妈联手杀害了柳若韵,只是,你们是怎么做到让她表面上毫无异样的暴病而亡?”

        薛子纤叹口气:“其实,若是柳姨识相,当时把总览大权交给我爸,她也不至于那么快寻了死路??墒撬脱尾唤?,我爸只好在她每天的牛奶中下微量的毒药,等到她身体不适之后,再将另一份激发毒药的引子加入药物中,这样,她就在医院突然暴毙,查都查不出来?!?

        原来是混合毒药。

        何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一类混合毒药最是难得,除了货物的来源稀少,对下毒的剂量也是有严格要求的,稍有不慎,就会使中毒现象暴露于众。

        只能说,薛凯涛当年确实是个狠角色,下得了手不说,还足够冷静缜密,这才能把当初风华绝代的柳若韵给活活毒死了!

        “你们是用的什么毒药?”何妃追问。

        “那我怎么记得,只知道毒药药引的瓶子很特殊,是嫣红金边花纹的小长颈瓶,应该是特供的药瓶,我看着就很喜欢,有一次翻出来把玩,还被我妈狠狠揍了一顿,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药引的瓶子,嫣红金边……

        何妃边听边在脑内仔细搜索,最终将定位停在了处于边疆位置的N市。

        只有N市的某个少数民族很喜欢用嫣红金边花纹的装饰物,而那个民族又偏偏是个神秘的种族,里面传承着不少稀奇古怪地巫术,说不定,这混合之毒就是来源于此!

        薛子纤浑然不觉何妃的险恶用心,还说:“其实下毒也不容易,我那时候看到我爸爸给医院的人塞了不少钱,现在想来,我爸爸是想让那个人带着钱从西城消失吧?!?

        何妃状似无意地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你们就不怕他又回到西城?”

        “怎么会,据说那人是回了老家,又收了钱财,不可能会回来的?!?

        见薛子纤如此斩钉截铁,何妃便没有再问此事,转而道:“不得不说,你父母也是有手腕的,柳氏当初也是极有纪律的企业,你父亲这样夺权,这位置也被他坐稳了?!?

        薛子纤头一昂,得意地笑着:“还不是略施小计的事儿,我爸爸设了个局,故意让原先的董事会做错决策,导致企业损失大笔生意,再怂恿几个董事引咎退职,原来的董事会就退的退,散的散,全被我爸爸的人顶替上去了?!?

        “果然厉害?!焙五镜?,这样大的手笔,放在当时,定然不止薛子纤说得这般轻描淡写,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错误,薛凯涛都会万劫不复,可偏偏他做成了。

        “行了,别说这些了,你到是说说,陆宴北那边我们要如何应对?”薛子纤炫耀完了,终于想起来正事。

        “我刚刚不是提了么,你说的那些证据,再一一去掩盖一次,毕竟事情牵涉甚广,人证物证都有可能被翻出来?!?

        “这还用你说?”薛子纤大失所望,以为何妃有什么高招,说到底,竟然还是得她们自己出马。

        何妃本就是来套话的,此时更是面无表情:“我会时刻向你们传递陆宴北那边的消息,这难道不是帮你们?莫非,就凭你们的实力,还想去把陆宴北做掉?能不让他抓到你们的尾巴,已经是万幸了?!?

        “这……”薛子纤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话我已经带到了,你回去再让你爸妈查查那个陈亦,我看他来路蹊跷,别到时候捅了篓子?!焙五匦掳涯荡魃?,站起身作势要走。

        薛子纤也急忙起身:“那我现在怎么办?”

        “你回去呀,我们不适合久聚?!焙五低昕嗣?,还叮嘱道,“你再坐十分钟才出去,免得被人盯上?!?

        说完,何妃便匆匆离开。

        薛子纤委顿在座位上,总觉得自己这一趟来得有点不值,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儿。

        刚和薛子纤结束会面的何妃,转头就去找陆宴北,可他办公室外面只有一个阿诚在坐着,见到何妃,立刻叫住了她:“何小姐,陆少外出了?!?

        “去了哪里?我有急事要找他,但他电话也打不通?!?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是和陈总一起出去的?!?

        “陈亦?”

        何妃念叨着这个名字,就觉得很心惊,自从这个陈亦回到西城后,她的计划越发偏离轨道。

        要不是她早就安排了眼线,知晓了陆宴北在调查薛家,恐怕不知不觉就要被摆了一道。

        想到万一被暴露的后果,何妃便不寒而栗,打了个激灵回过神,对阿诚说:“那宴北回来之后,你让他联系我,我有要事要与他商议?!?

        阿诚点点头,谨慎地目送着何妃离开了,才又坐回原位,继续工作。

        何妃始终不安,自从被陆宴北怀疑之后,她就失去了往日的淡定,来回纠结思忖了几番,无法从陆宴北这边下手,那就去会会多日未曾探望的薛知遥好了。

        想到就等不及,何妃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问了安排下去的人,确定薛知遥的去向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赤梦。

        可何妃一时疏忽,却忘了按理来说,她不该知道薛知遥此时身在何处的。

        所以,当她出现在赤梦的门口时,刚换上工作装的薛知遥便吃惊地看着她,眨了几下眼睛才说:“何妃,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