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24章 法庭

    作者:萌的发芽
        薛知??醋叛矍暗姆共?,食不下咽。

        “遥遥,你吃点东西呀,昨晚你说喉咙太疼吃不下,我就算了,今早你睡过头,这会儿都中午了,就是成仙也要吃点填填肚子了吧?!蹦糜彩前焉鬃尤窖χJ掷?。

        张久谦也在边上劝:“你不用担心警局的事,验伤报告我已经送过去了,很快那个丑女人就会被拘留了,不会让她好过的?!?

        “我是在担心陆宴北一直在针对他们,薛子纤已经被关进去了,现在又多一个陈兰,事情好像越来越大了?!?

        宁婷摸摸头:“说实话,遥遥,我觉得陆宴北去整治薛家,那是好事儿。如果真能查出你妈妈的真正死因,对你来说,不也是帮了大忙,你没必要固执在不愿和陆家牵扯这个想法上?!?

        “我也这么觉得?!闭啪们偈衷蕹?。

        薛知??纯戳饺?,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他们的意思,她当然都懂,可并不代表她就能坦然接受,现在,她每欠陆宴北一个人情,她就多一点痛苦。

        “请问这是薛知遥的病房吗?”一个礼貌的男音在门口响起。

        薛知遥抬头去看,见到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整个人就愣了,是陈亦。

        陈亦也一眼瞧见了薛知遥,他的眼神便复杂起来。

        这段时间的治疗后,他断断续续想起了一些往事,但对于薛知遥的记忆还是很模糊,甚至在记忆中,薛知?;故且桓鍪甑暮⒆?。

        而现在,转眼就是十几年过去了,薛知遥都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姑娘。

        “陈叔叔?!毖χ2搅艘痪?,自从她知道陈亦就是陈昊东之后,就一直盼着能再和他见上一面,可他真的来了,薛知遥却不知该从何开头说起。

        两人之间的气氛异样,张久谦很是识趣,站起身的同时还拉了宁婷一起:“知遥,我要回公司忙工作了,下午再来陪你?!?

        薛知?;厣竦愕阃?。

        宁婷却莫名其妙:“你去你的公司,扯着我做什么呀?”

        “我刚回来,有点找不到路,你出去给我指点指点?!闭啪们碇逼车匕涯美顺鋈?。

        陈亦偏开身子,微笑着让两人离开,这才走到病床前,坐在了椅子上,望着薛知遥叹道:“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

        童年和陈亦一起共处的欢乐画面,一一从薛知遥眼前闪过,她无法再在陈亦面前伪装坚强,瞬间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陈亦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薛知?;嵊腥绱司俣?。

        薛知??薜盟盒牧逊?,甚至不顾脖子上的伤,嗓音嘶哑也不管,只知道用尽全身力气在大哭,泪珠像是断了线一般流个不停。

        陈亦忽然心酸起来,一个人到底是受了多少数不尽的委屈,才会这般大哭不止?

        他伸出宽厚的手掌在薛知遥的肩膀上按了按,却惊觉于她的瘦弱。

        陈亦不由的声线也微微颤抖起来,对薛知遥说:“没事了,现在一切都要好起来了,很快我们就能将薛凯涛和陈兰绳之于法,再也没有人能欺负你了?!?

        薛知遥泪眼婆娑地望着陈亦,哽咽道:“陈叔叔,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

        陈亦脑中的某根神经猛然被触动,一时心酸不已,看着薛知遥,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女儿,为她所遭受的一切都感到自责和心疼。

        “对不起,是陈叔叔不好,来晚了不说,还把你们给忘了,是我对不起你妈妈和你?!?

        陈亦话音刚落,薛知遥就一头扎进陈亦怀中,越发嚎啕大哭起来。

        陈亦除了唏嘘地拍着薛知遥的后背,似乎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心情也更是怅然无比。

        大约半小时后,薛知遥的哭声才渐渐止住,陈亦看着还一脸了无生趣的薛知遥,有些好笑:“哭也哭了,我们什么时候能打起精神谈谈正事?”

        薛知遥有些不好意思,用纸巾细细擦拭了泪痕,才带着浓重的鼻音问道:“陈叔叔,你过来是要和我说什么的?”

        “自然是你母亲的死因?!背乱嗟谋砬槟亓思阜?,“根据我当年的调查,还有这次陆宴北找到的人证、物证,其实我们是可以起诉薛凯涛了?!?

        薛知遥心砰砰直跳,她握紧被角:“现在已经一切都准备妥当了么?”

        陈亦点点头:“是的,但这件事必然少不了要你出庭,宴北担心你的身体,所以让我来和你说说情况,何况,我也已经很想见你了?!?

        薛知遥很想问问陈亦,为什么陆宴北自己不来说,可想想自己对他的态度,又释然了,任谁都不会想帮了忙还要挨骂吧。

        “陈叔叔,我随时都可以出庭?!毖χN⒁×讼峦?,让自己不要多想,专心对陈亦道,“当年我虽然年幼,但是我爸……薛凯涛和陈兰之间一些恶毒的对话,我也记得一二,本身就可以当一个证人?!?

        “你能有精神就好,我们就是担心你现在身体不好,出庭会对你造成一些过激的刺激?!背乱嗝佳壑腥匀挥行┎环判?,显然是知道薛知遥这次住院的原因。

        “我没事,就算明天就出庭,我也可以做到,这一天我等了太久?!毖χ:粑⑽⒓贝?,甚至遗憾自己的身体不争气,没能参与进追查证据的过程中。

        陈亦拍拍薛知遥的肩膀:“你要答应我,无论法庭上发生什么,你一定要保持情绪稳定,我不希望你再出什么事情?!?

        “我知道了,谢谢陈叔叔?!毖χ5佬?。

        陈亦看看手上的劳力士手表,起身道:“那我就先走了,还有事要去忙?!?

        薛知遥想下床相送,被陈亦按?。骸澳愫煤眯菹?,把身体养好一些,到时候才好通知你?!?

        “好的,那陈叔叔再见?!毖χV缓米挪欢?,目送陈亦离开,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而薛知遥也没想到,陈亦这一说,会来得这么快。

        三天后,薛知遥站在法院门口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有点懵,一点都没有马上要将心中大仇终结的感觉。

        “知遥,进去吧,别让他们等久了?!蹦门阕叛χ9?,见她不动,不禁提醒道。

        薛知?;厣裢镒?,迎面就见陆宴北和陈亦匆匆走来,视线交汇,陆宴北的脚步就停了。

        “你来了?!甭窖绫鄙钌畹刈⑹幼叛χ?。

        “嗯?!毖χ5愕阃?,这次诉讼全是陆宴北在主导,薛知遥不得不在此事上依赖于他,因此,见了他就越发不知道该如何相处。

        好在陆宴北也知轻重急缓,并不特意去关注薛知遥对他的态度,反而很公事公办地说:“一起进去吧,还有一些细节要和你说清楚,等下开庭的时候不至于会紧张?!?

        “嗯?!毖χ5阃匪秤?。

        可尽管在房间里被交代了很多,薛知遥真正被召唤上庭的时候,还是手足无措。

        薛凯涛坐在被告席上,愤怒怨毒地盯着薛知遥一步步走来,如果不是有人拦着,这次他都要扑上来掐死薛知遥了。

        旁边的陈兰根本就控制不住,无法动手,就破口大骂:“薛知遥你这个白眼狼儿,吃我们家用我们家,现在把你养大了,你居然反咬你的爸爸和我,天下怎么会有你这样恶毒的人!”

        下面的听审们立即轻微骚动起来,

        “肃静!”法官用小锤子敲了敲,严肃地说。

        旁边的律师立即把陈兰按下去,示意她不要再轻举妄动。

        陈兰又忿忿地坐下,可怨恨的眼神没有一刻从薛知遥身上移开过。

        薛知遥走到陆宴北身边坐下,立刻就被陆宴北用身形挡住了薛凯涛和陈兰的视线,这才令的薛知遥稍微松了一口气。

        法官重新整理思路,说:“刚才经过双方律师的陈述,柳若韵之死的基本情况我们已经了解,现在,双方还有新的证据么?”

        薛知遥身边的严律师立即起身:“法官大人,请允许我的当事人薛知遥小姐陈述?!?

        法官点点头。

        薛知遥站起来,指尖在轻轻发抖。

        “别慌,照着我们商量好的把实情说出来就是了,当旁人都不存在?!甭窖绫毙∩匕哺Ч睦?。

        薛知遥点点头,深呼吸一口气后,说道:“我是柳若韵和薛凯涛的女儿,虽然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还比较年幼,但我很清楚的记得,我母亲之前身体向来不错,就是去世前突然变差。与此同时,我发现薛凯涛和我母亲的好友陈兰有些奇怪的牵扯,而事后也证实了这一点?!?

        “你胡扯!”陈兰立即反驳,脖子都发红涨粗了,“我明明是在你母亲去世之后,才与你父亲走到一起的!”

        “那只小我不到两岁的薛子纤怎么算,她难道不是薛凯涛的女儿吗?”

        “那是……谁说薛子纤是薛凯涛的亲生女儿了,我当年就说过,我是单亲妈妈!”陈兰底气不足地回。

        薛凯涛几次都欲言又止,终是没有阻止陈兰说完这番话。

        看着这两夫妻的所作所为,薛知遥颇觉荒谬,现在是怎样,为了洗脱嫌疑,连亲生女儿也不认了么?她道:“是么,那你们敢不敢做亲子鉴定?”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