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27章 被保释的薛子纤

    作者:萌的发芽
        在宁婷的安慰下,薛知遥总算是镇定了一些。

        宁婷又凑过来说:“那个杀手也抓住啦!”

        “真的?”薛知遥张大眼睛,仿佛还能看到那阴鸷的眼神和黑洞洞的枪口。

        “是啊,原来陆宴北早就安排了人在我们周围,警方过来堵住路口的时候,陆宴北的人已经在巷子那头守着?!蹦米隽艘桓鲎サ亩?,“两面夹击,一下就把那个王八蛋给逮住了!”

        薛知遥激动地笑起来:“太好了,总算抓住一个了,有没有问出什么来?”

        宁婷摇摇头:“暂时还没有,不过,倒是还有另一个劲爆的消息?!?

        薛知遥见宁婷神秘兮兮的样子,也不由生出了好奇之心,问:“怎么了?”

        “陈兰不知道为什么偷偷潜入鉴定科,被当场抓住了,现在还拘留着呢?!?

        薛知遥眉梢一挑:“鉴定科,亲子鉴定?”

        “嗯,是啊,遥遥你说陈兰干嘛要这么做?”

        宁婷迟疑地看着薛知遥,后面那句“难道薛子纤不是你爸爸的女儿吗”,她有点说不出口。

        但,薛知遥又怎么会想不到这个可能性,今天法庭上陈兰的种种表现越发可疑。

        “明天鉴定结果出来,就知道真相了?!?

        随着陆宴北说话的声音响起,他的人也走了进来,左手手臂上裹着厚厚的白色纱布。

        薛知遥担心地注视着他,却不知如何开口询问。

        倒是陆宴北,像看透了薛知遥的心思,便抬了抬手臂,道:“我没事,就是一点小伤而已?!?

        “哦,可你也别乱动比较好?!毖χCΣ坏靥嵝?。

        陆宴北又乖乖把手放下,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好?!?

        “宴北,就知道你跑到这里来了?!笨稣艽ù掖遗芙?,对陆宴北说道,手里还提着一袋子药。

        “我来看看知遥?!甭窖绫彼?。

        “少来了,包扎伤口的时候就坐立不安了?!笨稣艽ê敛涣羟榈亟掖┧?,又把一袋子药往陆宴北的手里塞,“心急的药都不要了?!?

        薛知遥低下了头,不自在地避开况哲川调侃的眼神。

        陆宴北露出些许窘色,瞪了况哲川一眼,岔开话题:“警局那边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说起这个,薛知遥也来了精神,刚才听宁婷说的两句,根本满足不了她的好奇心,此时听陆宴北问起,不由竖起了耳朵。

        况哲川便回答:“陈兰的话,她是买通了鉴定科的人,想让那人带着进去换样本的,她会在这种时刻冒险去做,我觉得,薛凯涛这绿帽子应该是戴实了?!?

        说着,况哲川望了薛知遥一眼。

        薛知遥心情复杂,她虽然不喜欢陈兰母女,但她也没想到陈兰会有如此大的胆子,居然让一个杂种冒充薛家的二女儿。

        薛凯涛知道了,估计会气到脑溢血。

        薛知遥想着,叹了一口气,忽然有一丝丝同情薛凯涛。

        而宁婷听了,摸摸下巴,道:“那这么说,遥遥就是薛家唯一的女儿了?!?

        “没错,陈兰之前总是觊觎知遥的那份财产,此事一出,她便失去了资格,毫无威胁?!甭窖绫钡愕阃?。

        薛知遥也说:“我爸……薛凯涛也不会放过陈兰的,毕竟他在薛子纤身上投注了不少心血,这种事情他肯定无法忍受?!?

        “他们窝里反更好呀?!蹦们宄χR蛭吕寄概芰硕嗌傥?,常常为了她抱不平。

        “哎,说起薛子纤,我还有事要说?!笨稣艽ê鋈幌肫鹄?,“她被人保释出去了,而且好巧不巧,我去一查,背后的主使人,啧,有点来头?!?

        陆宴北眉梢一挑,自从他揭露了薛子纤陷害薛知遥一事后,就连薛凯涛用尽办法,也没能从他手中把薛子纤捞出警局,这会儿他倒也想知道,究竟是哪路神仙把人给保释了。

        况哲川看向陆宴北,努着嘴道:“你还记得吗,之前你让我去查查黑道上有没有和我一样姓况的,我之前没查到,这次顺着薛子纤保释这条线一查,还真给我找到了我们况家的‘败类’?!?

        “怎么说?”

        “这人叫况跃文,算起来,他是我远方的表叔了。早年不学好,学生时代就吸毒,他父亲一怒之下将他逐出了况家。本来是想借机惩??鲆幌?,可运气不好的是,才过了几天,他父亲就在海外发生事故去世了,他们这一家顷刻倒了,况跃文也就真的回不了况家了?!?

        豪门内斗之下,总是会有一些牺牲品,以况哲川的意思,况跃文一家就是如此。

        薛知遥想到自己,不免有些唏嘘。

        “所以,他就去混黑道了,而且混得很不错?!甭窖绫苯恿艘痪?。

        况哲川点点头:“你也知道,墙倒众人推,况跃文当时又是个半大不小的坏孩子,除了混黑道没有别的选择,我爷爷当初看不下去,还曾出手帮过他,也算是有恩与他。所以,等会儿我去会会他,希望他能看在这份情上多多配合,免得我们多出来些麻烦要处理?!?

        “你要去见他?我也去?!毖χB砩纤档?。

        就算薛子纤不是薛凯涛的女儿,但她依然是陈兰的骨肉,现在被黑道的人救出去,以薛子纤不依不饶的性子,肯定还会生事,薛知遥真的不放心。

        “可是你的身体……”

        “我一定要去的,不然我怎么能放心?!毖χ<岢?。

        况哲川和宁婷此时都看向陆宴北,要他拿主意。

        “那就一起去吧?!甭窖绫币淮付ㄒ?。

        于是,几人便跟着况哲川出了门。

        况哲川开着车七拐八拐后,终于从一个小巷子出来,开进了一片宽阔的私人领地。

        宁婷趴在窗口,看着外面绿林喷泉,咋舌道:“这个况跃文不是一般的混得好吧,你们看这条件,怎么了得,跟拍电影似的!”

        “亡命之财,当然能花就可劲儿花了?!笨稣艽ㄗ较蚺?,“待会儿你们说话可稍微注意点,这个况跃文脾气很是古怪的,嚣张乖僻,不是个好惹的人?!?

        “切,我懂,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黑道头头都是心理扭曲的变态?!蹦们套畔掳?,一副“我很专业”的模样。

        况哲川失笑,无奈地摇摇头没再说话。

        而薛知遥坐在车上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压根就没留意两人的对话。

        陆宴北全副身心放在薛知遥身上,也不甚在意其他。

        车很快停在了一栋豪华的小白楼前面,门口黑衣西装的壮汉保镖列了两排,夹道注视着下车的几人。

        “妈呀?!蹦眯⌒∩啬盍艘痪?,有些怕。

        “别虚?!笨稣艽ㄍ煤蟊撑牧艘徽?,“腰背挺直点?!?

        陆宴北对这种场面见怪不怪,自然无所谓,可见宁婷那么怕,就不禁扭头去看薛知遥:“要是不自在,就和我近一点吧?!?

        薛知遥到底是个女人,这样的黑道之地是头一回来,确实也有些怕,听了陆宴北的话便也不再矜持,朝他靠拢了几步。

        “我们和况先生约好了的?!笨稣艽ㄗ吖?,对着领头的保镖说,一面掏出手机给那保镖看了一眼。

        领头的一挥手,两边的人便退后让开。

        随着况哲川在前面开道,几人都跟着走了进去。

        “不要,你放开我,况叔你饶了我吧,呜呜……”

        才刚到上二楼的楼梯口,就有一阵凄厉的哭声传了下来。

        薛知遥对这个声音熟悉无比,百分之一百肯定这就是薛子纤发出的。

        顿时,几人的脸色都有些发黑。

        “似乎,来的不是时候?”况哲川讪讪地摸摸鼻子,尤其不好意思看身边的两位女士,“我也没想到他们是这种……关系来的?!?

        宁婷一脸仿佛吃了大便的神情,说:“你不是说,这个况跃文是你的表叔么,薛子纤这么老都啃得下去?”

        “我看未必?!毖χ6⒆怕ヌ?,薛子纤是怎样一个爱慕虚荣又外貌协会的人,她最是清楚不过,怎么可能会愿意跟一个中年老男人在一起?

        这一点,陆宴北也很清楚,便朝况哲川使了个眼色。

        况哲川心领神会,扬声对楼上喊道:“跃文表叔,小侄带着朋友过来拜访了!”

        楼上“嘤嘤”的哭声顷刻消失,过了一会儿,便传来男人沉重的脚步声,接着便有一个一身腱子肉的高大男人走了下来,面相凶狠带着戾气,身上的黑色睡袍半敞开着,露出结实的胸肌。

        “跃文表叔?!笨稣艽ǖψ呕搅艘簧?。

        况跃文“嗯”了一声,一边下楼,一边打量着来人。

        虽然他离开况家很久了,对于况家的人也毫无感情可言,但是况哲川这一门,他的确还会给几分面子。

        况跃文指指后面的豪华真皮沙发:“坐吧,别都站着了?!?

        说着,况跃文便率先坐下。

        陆宴北和薛知遥等人也在他的对面坐下。

        “你们过来是为了什么事,直说吧?!笨鲈疚牡闳家桓?,神情间有几分事后的销魂,更多的是对来人的催促,毕竟,他们的到来可是打断了他的好事。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