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28章 黑道表叔

    作者:萌的发芽
        况哲川也不再兜圈子,说:“表叔,今天我们是为了薛子纤而来?!?

        况跃文抽烟的动作顿了一下,作为陈兰的姘头,其实他很清楚这中间的牵扯,他弹了弹烟灰:“你们的意思,是想要带回薛子纤?”

        “没错,她做了很多我们无法容忍的事,所以,该她得到应有的惩罚?!闭庖淮?,是陆宴北开的口。

        况跃文看他一眼,吊儿郎当地伸出右手:“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陆少吧,幸会幸会,看看这说话的语气,就知道是个厉害的人物,动不动就站在高位去制裁人?!?

        对于况跃文这明显冒犯的话,陆宴北只是笑笑,同样伸出右手,却临到了一拐弯,直接去拿桌上的茶水,慢条斯理地饮了一口。

        况跃文的笑意僵在脸上,冷哼了一声,将手收回,并不说什么,毕竟陆宴北也不是他轻易能动的,这一点他很明白。

        “表叔,你看,还是把人交给我们吧,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笨稣艽ㄓ炙?。

        况跃文颇为苦恼地挠了挠脑门,表情十分做作,说:“哎呀,怎么办呢,我倒也是很想帮侄儿你这个忙,可人家也是付出了代价让我出手帮忙的,我道上混的,不能出尔反尔不是?”

        “什么代价,表叔还怕我们付不起?”

        “你们就这么想整死薛子纤?”况跃文不答反问。

        不等况哲川回答,薛知遥就斩钉截铁地道:“是!”

        况跃文好似才留意到薛知遥一样,上下打量了一番,眼神就有些歪:“这位肯定就是薛知遥了,比新闻照片上好看多了,就是薛子纤也比不上你?!?

        “当啷!”

        陆宴北把茶杯重重磕在桌上。

        “别别,哈哈,陆少我只是开玩笑的,薛小姐和薛子纤当然做不得比?!笨鲈疚拇笮?,可话里的意思已经拐了好几个弯。

        陆宴北已经没了耐性,冷着脸问:“人你给还是不给?”

        况跃文的三角眼一翻,朝楼上看:“人要交到你手上,恐怕不坐上几年牢你是不会放人的吧,人家姑娘还年轻,是最美好的年华,怎么经得起这样的蹉跎?”

        话音刚落,楼上就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薛子纤惊慌地跑了下来。

        薛知??醋叛ψ酉?,她头发披散乱蓬着,裸露的手臂和膝盖上都有淤青,身上的衣服也有被撕扯过的痕迹,连扣子都崩断了几颗。

        这一切,更是作证了几人的猜想,薛子纤在况跃文这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薛子纤扑到况跃文身旁,软在他脚下抱着他的腿呼喊:“不要,我不要再去坐牢了,况叔,况叔你帮帮我,你看在我妈妈的面子上,救救我吧,她跟了你这么多年,你怎么样也要帮帮我呀!”

        薛知遥倒抽一口冷气,薛子纤说的已经很明显了,陈兰居然和况跃文有不正当的关系!

        冷不丁的,薛知遥就想到了陈兰偷偷去换血液样本的事,看向况跃文和薛子纤的眼神就越发古怪。

        而况跃文听了薛子纤的哀求,完全无动于衷,摆摆手说:“不不,子纤,你说错了,是我帮了陈兰这么多年,而不是她跟着我,所以,应该是她来补偿我,对不对?”

        “且慢!”

        还未等薛子纤做出回答,陆宴北就断喝一声,一脸肃然地看着况跃文。

        “怎么?”况跃文挑眉。

        陆宴北冷冷道:“你说你帮过陈兰,那之前有个事,我们应该可以算算,陈兰买通杀手多次对知遥下手,以至于今天都还有人对我们出手,这件事你敢说和你没关系吗?”

        况跃文看一眼陆宴北手臂上的纱布,有些心虚地咳嗽了一声。

        此事他清楚得很,那个杀手萧南正是自己安排给陈兰的人,虽然后面的事他未曾插手,但总归是默许了的。

        薛知遥更是吃惊,多次被袭击之后,她也想过自己得罪了一些人,却没敢想陈兰真要杀了她。

        她不禁深深看了陆宴北一眼,到底这个男人还隐藏了多少事情?

        陆宴北一笑:“现在陈兰已经被关押了,你还要去保释一次吗?”

        “我妈妈怎么会被关押,不可能,她说了要来救我的!”薛子纤不可置信地喊了出来。

        “不信吗?”况哲川哼笑一声,挑着眼尾对薛子纤说,“你被拘留这么久,他们真能想到办法来么,甚至连探望一下都没办法吧?!?

        一句话,就把薛子纤重新拉入了黑暗的记忆里,对于她这种过惯了多姿多彩呼风唤雨的大小姐来说,一个人被关在房子里,时不时就被冷面无私的警察审问呵斥,简直就是噩梦!

        “我、我要给我爸爸打电话,薛知遥,你快点给他打电话!”薛子纤回过神来,冲着薛知遥呼喝。

        之前,况跃文根本不给她联系外界的机会,现在薛子纤根本不在乎有多恨薛知遥,反而舔着脸去利用一切机会。

        果然,况跃文阴冷的视线就落在了薛子纤身上。

        薛知遥又怎么会帮薛子纤,自然当做没听见。

        倒是陆宴北,慢悠悠地信口开河:“陈兰做下这等下做事,薛凯涛早就气得放弃你们了,否则,你和你妈怎么会前后都被抓起来?!?

        “不可能!”薛子纤几乎想扑上去咬,怎么也不愿相信他们的话。

        陆宴北大方地掏出手机,交给薛知遥拨号:“来,打给她看看?!?

        薛知遥抿抿唇,不知道陆宴北是卖的什么药,但还是照着陆宴北的话做了,拨下薛凯涛的号码,按了免提。

        薛凯涛很快就接了:“喂,哪位?”

        薛子纤立刻就伸长脖子,一连串地话冲口而出:“爸!我是子纤,妈妈怎么被抓了么?你什么时候来接我,我在……”

        “嘟!”

        薛凯涛果断挂断了电话。

        薛子纤整个人都蒙了:“怎、怎么回事?是不是不小心挂掉了,快点拨回去呀!”

        陆宴北眼带嘲讽,这个结果是他早就预料的,哪个男人突然知道,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并非自己亲生,都会难以忍受吧。

        看着薛子纤一叠声地催促再拨回去,薛知遥眸中带着几分怜悯几分冷峭,真又按了重播键。

        这一次,薛凯涛连接都没接,直接挂断了,听着冷冰冰的语音提示,薛子纤整个人都松软了,呆滞地坐在地上。

        原来,她和她妈妈真的被薛凯涛放弃了,难怪会找到况跃文来捞她出来……

        况跃文“啧啧”两声,摸了下薛子纤的头发:“你看这梨花带雨的样子,多么惹人怜爱啊,你现在知道况叔是好心帮你了吧?可惜你不领情,我只好再把你交出去了?!?

        薛子纤打了个寒战,眼泪涌了出来:“不要啊,况叔,我、我知道了,你想怎样我都答应你!”

        隐秘的交易,暗藏其中,薛知遥一个“不可以”就要冲口而出,却被陆宴北按住了手,话也顿在了喉间,打了个转又咽了回去。

        况跃文显然很满意薛子纤的表现,动作十分温柔地将她扶起来,一把搂到自己怀中,甚至还抽了张面纸给薛子纤擦泪。

        薛子纤瑟缩了一下,硬是忍着恐惧让况跃文给她擦拭。

        陆宴北和薛知遥等人没有一个说话的,都静静看着眼前这略显诡异的画面。

        况跃文将面纸丢掉,拍了拍薛子纤的脑袋,才又转向陆宴北,摊了下手:“陆少,你不能允许别人调笑一句你的女人,我况跃文也不能允许别人带走我的女人啊,你看这事儿怎么办呢?”

        陆宴北一笑:“你既然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么,人,我可以不带走,不过,你也要给我一个保证,如果薛子纤再来招惹出任何麻烦,该怎么办?”

        况哲川早就不想掺和这些豪门之间的暗斗,何况和陆氏作对,于他毫无益处,他立即便道:“我的女人我自然会管教好,她要是不听话,轻的也得让她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怎么样?”

        这话说得轻佻,再加上况哲川邪恶的笑容,以及抚摸薛子纤背部的动作,更是令人看得浑身不舒服。

        薛子纤咬紧下唇不敢吭声,一阵绝望自她眼中升起。

        陆宴北点点头:“行,你是哲川的表叔,我当然相信你,可丑话我也要摆在前面,若是她自己不安分,我定然会出手?!?

        况哲川一摊手:“自然随陆少喜欢?!?

        两人几句话,就定了薛子纤的生死。

        薛子纤腰杆一塌,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现如今陈兰被抓,薛凯涛不知为何竟也不肯接她的电话,她现在能依赖的只有况跃文,可谁不知道,况跃文也是一头能生吃人的狼呢?

        薛知遥对此也无话可说,看陆宴北起身准备离开,也默默跟着。

        等上了车,开出况跃文的范围后,陆宴北才出声问薛知遥:“你是不是不太赞同我的做法?”

        况哲川和宁婷都朝薛知??慈?。

        薛知遥叹口气,摇了摇头。

        她很明白,陆宴北这么做就是为了让薛子纤留在况跃文身边。

        哪怕他知道,很可能薛子纤就是况跃文的女儿,可他就是要以这种方式给予薛子纤更大的惩罚。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