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30章 以爱之名

    作者:萌的发芽
        陆宴北点点头,朝旁边的阿诚示意照办,才回头对何妃说:“何妃,还是你考虑周到,这段时间你帮了不少忙,等这些事情过了之后,我定会好好酬谢你?!?

        “只要能帮到你,我做得再多也心甘情愿?!焙五钋榭羁畹厮?。

        奈何陆宴北仅仅弯弯嘴角,便转向一边,明显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

        无论何时,他心中只有一个薛知遥,对于何妃只能是给予一个好友的位置,何妃的示好他也只能视若无睹。

        何妃自然看出陆宴北心不在焉,勉强笑了笑,起身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等何妃走到门口,陆宴北都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模样,何妃狠狠剜了一眼,就直接拐道去了另一处。

        人都是早就打点好的,何妃丝毫没有停顿,就顺利到达了看押陈兰的房间。

        陈兰神色颓然,一夕之间仿佛老了十岁。

        “陈阿姨,我来看你了?!焙五尚毁獾匾性诿趴蛏?。

        陈兰眼珠活络了一下,缓缓看向何妃,一道精光就闪现出来:“何小姐,你快帮帮我,我都已经听你的安排人去刺杀陆宴北了,现在我被抓了,你一定要救我??!”

        何妃踩着高跟鞋走进去,用指尖拢了下陈兰鬓角散乱的发丝,神态温柔地说:“陈阿姨,我给你出了主意,让你找况跃文救薛子纤,如今这事儿已经成了,我对你们也就仁至义尽了,至于你的事,我爱莫能助,谁让你总是失败呢?”

        陈兰惊慌地摆头:“何妃,你不能不管,我真的会把你供出来的!”

        听到陈兰的威胁,何妃的表情瞬间狰狞,一把捞住陈兰的头发:“你尽管供!看看谁会信你这个满嘴谎言的贱人一句话!”

        “??!”

        陈兰吃痛惊叫,何妃担心引起不必要的动静,又立刻松了手,拍了两下,不屑地说:“你最好知趣一些,要知道你进去了,还有你女儿在外面,我的手段你是清楚的,小心我再把她送进来!”

        陈兰颤动着手指,一脸痛苦地捏着胸前的衣襟:“你、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还鬼迷心窍听信你一次又一次,真是后悔死我了!”

        “呵!”何妃冷笑一声,“你也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是你办事能牢靠一点,早早地做掉薛知遥,今天站在这里笑的人一定是我和你们!可现在呢,难道还要我为你们陪葬不成?休想!”

        陈兰面色灰败,无望地看着何妃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

        她终于明白,在这一局里,只有何妃才是最大的赢家。

        纵然何妃没有得到最想要的,却已经达到了拆散陆宴北和薛知遥的目的,而且,还丁点腥味也没沾手,清清爽爽地把陆宴北身边的位置坐稳了。

        等何妃回到陆宴北身边时,薛知遥等人已经来了,正和陆宴北在准备上庭。

        薛知遥无心去想何妃为什么也在场,全副心思都放在案件上。

        很快,薛凯涛也到了。

        经过昨夜的鉴定风波,薛凯涛显然也已经知道了薛子纤并非他的亲女,神色十分颓败。

        他远远看见薛知遥,眼底的情绪十分复杂,有悔恨也有憎恨,甚至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留恋。

        薛知遥权当没看见,没了薛子纤,她就是薛凯涛在这世上血缘关系最亲密的人,可是多年的压迫,已经将她心中对薛凯涛的亲情全数消耗殆尽,她看到的,只是杀害了她母亲的凶手!

        今天的法庭异常压抑沉闷。

        无论是萧南指证陈兰买凶杀人,还是陈亦提供两人杀害柳若韵的证据,面对一切指证,薛凯涛似乎放弃了抵抗,一一默认了。

        “被告薛凯涛,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法官最后问道。

        薛凯涛只是呆坐着,一动不动。

        他旁边的律师苦闷地呼出一口气,低头把眼镜取下来,烦躁地来回擦拭。他也很憋屈,可是拿人钱财,金主让他不吭声,自己非愿意去把牢底坐穿,他也没有办法。

        薛知遥皱着眉头,盯着薛凯涛,忽然期望他说点什么。

        可一直到法官宣判陈兰和薛凯涛被判无期徒刑之后,薛凯涛始终都一言不发。

        “遥遥,散庭了?!?

        宁婷推了推薛知遥。

        薛知?;毓?,眼中有几分茫然,看看关切望着她的陆宴北和宁婷,又看看正被警察戴上手铐的薛凯涛,霍然起身,快步走向薛凯涛,一把将他扯得转过身。

        “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你平常不是很会摆威风吗?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

        薛凯涛露出诧异的神色,没想到薛知?;嵴獍愠⒛?,经历过最初的惊讶后,他又慢慢弯起嘴角,自嘲地笑了笑:“因为没必要再狡辩了?!?

        薛知遥的理智濒临崩溃,一把抓住薛凯涛的衣领:“你为什么要害死我妈妈!”

        薛凯涛毫不反抗,颓然笑了笑。

        “因为他以为你母亲背叛了他?!背乱嘧吖此?,语气格外沉痛,“这段时间我想起来很多事情,昨晚我就去找了你父亲,把一切都说明白了,所以他今天才什么都不说?!?

        薛凯涛眼神惨淡,避开薛知遥,软声说:“是我对不起你妈?!?

        “到底怎么回事?”薛知遥盯着薛凯涛。

        薛凯涛怎么有脸开口,垂着脑袋不说话。

        陈亦握住薛知遥的手,一边让她松开薛凯涛的衣领,一边道:“知遥,你冷静点,还是我来说吧?!?

        陆宴北也上前,扶住精神明显不稳定的薛知遥。

        陈亦才再次开口:“当年若韵是个极其出色的女子,爱慕她的男人很多,包括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墒侨粼现话盐业弊龈绺?,说太过熟悉了无法做恋人,我想能留在她身边,也是快乐的,却不料,突然有一天若韵告诉我,她爱上了别人?!?

        说到这里,陈亦将目光投向薛凯涛。

        当年的薛凯涛是一个英气逼人的小伙子,年轻有活力,像是阳光像是海风。

        可不得不说,在薛凯涛身上确实是岁月不饶人,亦或是,相由心生才让中年的薛凯涛变得如此庸俗。

        薛凯涛仿佛也陷入了回忆,浑浊的眼中有着悔恨的追忆之色。

        “尽管这个人无权无势,若韵只是冲着他对她的好,便怀揣着爱情的梦想,不顾众人反对下嫁于他,我也只能退居好友的身份再也无法靠近她?!背乱嘤锲械那丛鹪嚼丛缴钪?,“可是若韵终究是看错了人,他却怀疑我和若韵有不正当的关系,开始无休止的争吵,甚至动手!”

        “我只是太爱她了,我无法忍受她时时刻刻还顾念着你!”薛凯涛忽然冲口而出,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看向陈亦的时候,眉眼间依旧有着嫉妒的神色。

        “我们清清白白,若韵从来只将我当做哥哥,就算她时常为我着想,可又有半分出格之处?你出轨她当时的好友陈兰,就是为了你所谓的‘报复’,这还不够!你怎么可以因为你幼稚的嫉妒心,就那么残忍的毒杀了她!”

        陈亦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不平,连连指责:“她用全副身家在帮助你扶持你,可你却连一点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给过她!”

        薛凯涛被噎住,刚起来的气势又落了回去:“是,是我的错,我看到你们亲密的样子就心如刀绞,那种被嫉妒啃噬的感觉,使我变得疯狂,蒙蔽了我的双眼,铸成了大错……”

        “荒唐?!毖χR×艘⊥?,又摇了摇头,嗤笑出声。

        她一直以为薛凯涛是为了钱,才对柳若韵下此狠手,却没料到,薛凯涛竟是打着“爱”的名义,将柳若韵置于死地!

        天下还有这样荒唐的“爱”!

        薛凯涛听到薛知遥的话,愧疚地看了她一眼,说:“知遥,你不要怪爸爸对你不好,因为你长得真的很像你妈,我每次看到你,就觉得心中浮躁……”

        “你会心安吗?呵呵,你这种禽兽就该一辈子不得安稳!”薛知遥大声截断他的话,朝他吼道,言语间就已经抬起手一巴掌重重扇在了薛凯涛脸上!

        “啪!”

        清脆作响。

        薛知遥红着眼睛看着薛凯涛,不知是恨,还是怨。

        薛凯涛用舌头在口腔里顶了顶被打的一边脸,垂下眼帘:“知遥,你想打就打吧,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你若是能痛快,想怎么打都可以?!?

        “你想借此来减轻你的负罪感,不,我不会再动你一下?!毖χH春鋈焕渚擦?,她残忍地看着薛凯涛,一字一句地说,“你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爱人,活该你之后一直活在一个虚情假意的家庭中,现在梦醒了,你就带着一辈子的不安,一个人在监狱里呆到死吧!”

        薛凯涛身形晃动,比被痛打一顿还要吃力,几乎站都站不住,他无神地看着薛知遥,相似的脸庞与记忆里柳若韵的脸重叠,好像两人都在愤恨地对他重复着诅咒。

        “啊——!”

        薛凯涛惊叫一声,慌张地抖着手抱住头,身子飞快地缩成一团软在了地上!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