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33章 感触

    作者:萌的发芽
        早晨八点半,陆宴北准时出现在陈亦的酒店楼下。

        “去哪里?”陆宴北言简意赅地问,他很清楚,陈亦会忽然要求他这时候过来,必然有要事。

        陈亦一笑:“城北墓园?!?

        陆宴北眉梢微挑,已经明白陈亦所意,一挥手司机便驱车前行。

        到达城北墓园的时候,还差十分钟到九点,陆宴北捧着顺路买的白菊花率先下了车,一抬眼,就看到门口站着的薛知遥。

        而薛知遥自然也无法忽视地看到了陆宴北,当下脸色就沉了几分。

        陈亦走下车,拍拍陆宴北的肩膀,两人朝着薛知遥走去。

        “陈叔叔?!毖χ9Ь吹爻乱啻蛘泻?,却故意不再看陆宴北。

        “我没有车过来,所以叫上宴北送我,知遥不会介意吧?”陈亦微笑询问。

        “不会?!毖χC闱炕卮?,却还是偷眼瞪了陆宴北一眼,怪他来捣乱。

        陆宴北当做没看见,脚步却稳稳和薛知遥并行,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两人仿佛较上劲儿一般,惹得陈亦都不禁回头来看,薛知遥终归是没陆宴北耐性好,最后也只好无奈作罢,任由陆宴北走在她旁边。

        堪堪要到柳若韵墓前时,薛知遥眼瞅着陈亦已经快步上前,这才扭头对陆宴北小声说:“幼稚!”

        说罢,薛知遥就皱了皱鼻子,小跑着追上陈亦。

        陆宴北捧着花,凝视着薛知遥逃跑的背影,一时失笑。

        骂也好,嫌弃也好,总归比薛知遥冷冷的对他要好。

        柳若韵的墓碑上贴着的照片虽然是黑白的,但就是这样的简约,也能看得出柳若韵当年的风华绝代。

        陈亦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抚摸那照片,脑中断裂的记忆又一幕幕浮现,让他的心阵阵难受。

        而薛知遥又何尝不是,看着陈亦悲恸的表情,她的眼泪都在打转,却又生生忍下来,勉强自己弯起嘴角,哽咽着轻声说:“妈,杀害你的凶手都已经被绳之以法,我也将薛氏拿回来了,你在天上可以安息了?!?

        陆宴北默默上前,用手给墓碑前的祭祀台抚了抚灰尘,小心地将白菊花摆上去,又鞠了个躬。

        薛知??醋怕窖绫彬系谋秤?,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得低下头,将心底翻涌的复杂情绪压抑下去。

        初冬的风有了凉意,卷起黄叶片片飞舞,在灰色的天空下,墓园越发显得空旷寂寥。

        三人不言不语,在墓碑前一站就是半个小时,谁也没有说走,谁也没有催促。

        直到陈亦的手机急促地响起来,在墓园回荡起阵阵回声,才算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陈亦接起电话,听了几秒,便应道:“好,我现在就动身过来了?!?

        语毕,陈亦就挂断电话,有些遗憾地看向薛知遥:“我得走了,助理已经在催我往机场赶了,知遥,你以后有任何事情都可以随时和我联系?!?

        薛知遥这才意识到,陈亦这是要离开西城,忽然就慌乱了,紧张不舍地看着陈亦:“陈叔叔,你这么快就要回美国了么?”

        陈亦点点头,他又何尝不是舍不得,但现实不由人,他只能说:“我到西城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之前的治疗并不轻松,很多工作上的事情我都搁置了,现在必须回去重新接起我身上的责任了?!?

        “那陈叔叔你什么时候再过来?”薛知遥急切地追问,如今,她的内心里,早就把陈亦当做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她害怕自己又被一个人留了下来。

        陈亦拍拍薛知遥的肩膀,视线却绕过她看向陆宴北,里面有太多的拜托和请求。

        陆宴北回以一个坚定的眼神。

        陈亦这才收回目光,慈爱地看着薛知遥:“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过来,或者,你想来美国也可以,你就像我的女儿一样,无论何时你都可以见我?!?

        薛知遥含泪笑了起来,用力点点头:“嗯!”

        她不是一个人,那就好。

        陈亦也笑,却能看懂薛知遥的笑容之下,掩盖了多少隐忍的伤痛。说到底,这只是一个不幸的姑娘,她不该遭受这么多的苦难,却偏偏一个都躲不开。

        “知遥,不如你和我一起去美国吧?!背乱嗪鋈怀宥赝芽诙?,他相信自己能做好一个尽职的“父亲”。

        这下,不止是薛知遥惊讶了,就连陆宴北的双眸都张大了一秒,视线由薛知遥身上落在了陈亦身上。

        “我、我可以吗?”有那么一瞬间,薛知遥是真的想同意的。

        “当然可……”

        “不可以!”陆宴北打断陈亦的话,面上像是结了一层霜,他转眸看向薛知遥,“你打算将薛氏搁置不管了么?”

        薛知遥仿佛被这句话拉回了现实,刚才熠熠生辉的双眸又黯淡了下去。

        是啊,就像陈亦有自己的责任必须回美国,她的肩上又何尝没有责任,让她必须留在西城呢?

        陈亦皱皱眉头:“可以聘请一个可靠的人出任总经理,代理薛氏的一切事务,这样知遥也不会那么累了?!?

        “可靠的人岂是那么容易找到的?”陆宴北危险地眯眯眼睛。

        他可以保证,如果薛知遥真的丢下薛氏跑去美国,那么,他不介意再一次收购薛氏,直接让它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

        “你别想憋坏招,没让薛氏好起来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薛知遥光看他的眼神,就知道陆宴北没想什么好事,立刻出言示威。

        陆宴北忽而露齿一笑,妖孽魅惑:“那当然最好不过,我也不想我的钱打水漂?!?

        薛知遥朝他“哼”了一声。

        陈亦看着眼前这双小儿女你来我往,觉得也许薛知遥留在西城,也不会是件坏事,毕竟他在商场上阅人无数,总归不至于看错陆宴北的。

        随即,陈亦笑道:“好了,你们两个不想送送我么?”

        “陈叔叔,我送你?!毖χO染屯庾?。

        陆宴北闲闲地跟在后面:“你有车么,就说要送人,还是我给你个机会坐顺风车送下吧?!?

        “我会打车,现在的打车软件可厉害着呢!”薛知遥不甘示弱。

        “打车软件?你打算让赶飞机的人等多久?”陆宴北完全不屑,走到车前拉开车门,“别耽误时间了,快上车吧?!?

        薛知遥本想拒绝,可侧首看到陈亦抬了下眉毛,示意她快点进去,薛知遥又只得不情不愿地认命,弯腰上车坐下了。

        陆宴北开车技术挺好的,没过半刻钟,就已经将陈亦送到机场,却也是堪堪踩着登机点到了。

        陈亦的助理早就等不及了,见人一来就催促着陈亦去登机,甚至都来不及和陆宴北、薛知遥好好告别。

        飞机腾空,呼啸而过。

        薛知遥趴在机场的玻璃上,目光顺着飞机起飞的方向移动,陈亦走了。

        “回去了,飞机的黑点儿都看不见了,你还要继续趴在玻璃上当壁虎?!甭窖绫焙敛豢推厮档?。

        纵然他知道,薛知遥只是把陈亦当做父亲一样的存在,可看到薛知遥如此牵挂另一个男性,陆宴北还是莫名感到酸意蔓延。

        果然,薛知遥更是不愿意给陆宴北好脸色,回过身瞪了陆宴北一眼,脚步往旁一跨就要绕过陆宴北。

        “去哪里?”陆宴北跟上去。

        “关你什么事?!毖χ0菏籽鐾?,完全没好气。

        可走了几步,薛知遥忽然感觉身后有股寒气直刺入裸露的肌肤,让她不禁回头去看,一眼就对上陆宴北冷凝如雪的面孔,顿时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你、你干嘛?”

        薛知遥早就知道陆宴北气场强大,可这段日子以来,陆宴北在她面前都刻意收敛情绪,处处相让,以至于让薛知遥一时都忘记了,陆宴北原本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存在!

        两人的对视较量,薛知遥自然最先败下阵来,没出息地别扭说道:“我当然是要去薛氏了,今天是我正式接手薛氏的第一天,我得过?!?

        陆宴北冷冷的脸色稍有缓解,忍耐地将情绪压下,说道:“我送你去?!?

        薛知遥不敢再反驳,换成她老老实实跟在陆宴北身后,心里却无比郁闷,甚至在想,为什么陈亦非要让陆宴北跟来当司机,害得她又要受陆宴北的闲气。

        在经历了连续的波折之后,曾经宏伟的薛氏大厦也忽然显出几分颓色萧条。

        薛知遥重新站在薛氏大厦楼下,心中一阵唏嘘,她不想要让薛氏败落下去。

        “进去吧?!甭窖绫崩涞厮?,脚步已经往薛氏里面走。

        薛知遥吃了一惊:“你也要去吗?”

        陆宴北回头侧首,挑起一边眉头,上下扫了扫薛知遥,完美的五官透出一股精致的邪魅,又更添了几分硬朗的霸气:“不然呢,你一个人压得住整个薛氏?”

        薛知遥也情不自禁地低头看了看自己,不得不无奈的承认,今天还穿着一身棉麻文艺装的自己,确实没有那个可以镇压全场的气势,想要开好头,还真是少不了陆宴北。

        此情此景,她除了无奈点头同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