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49章 赌局

    作者:萌的发芽
        他的妻子和队长王克都在病房里守着,一见他们进来就横眉竖眼。

        林小梓伸手向那中年妇女介绍薛知遥:“这是我们公司的薛总和张总,知道陈阳的病情加重,特意过来探望的?!?

        王克站起来就吼:“你们还好意思来,昨天就说要解决,现在都没见你们解决个什么出来!还敢把我们的人软禁,我告诉你们,这个世界是有王法的!”

        陈阳的妻子也不领情:“就是,你们害死了我的丈夫,我要和你们拼命的!”

        “等等,你们不要这么激动?!闭啪们此蔷鸵宓矫媲袄?,立刻上前挡住。

        陆宴北好整以暇地站在一边,身形却在不经意间偏向薛知遥,将她护住。

        薛知遥也有了几分底气,站得笔直反驳:“第一,你丈夫是自己失误摔下来的,并不是我们所为,不存在什么害不害,第二,你丈夫还躺在病床上没有死,第三,我们也没说不负责,你们这样吵闹是要撕破脸么,这样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呢?”

        陈阳的妻子一听,愣了愣,茫然地看向王克。

        王克瞪她一眼,下一秒,这女人双腿一软便坐倒在地面上,扯着嗓子就哭喊起来:“天呐,作孽啊,城里人欺负我们乡下人了,仗着是大公司老板,就不顾我们的死活??!”

        女人的声音洪亮又尖锐,传出去好远,一看就是在乡里堂口哭过丧,那水准简直是专业的。

        薛知遥皱眉,恨不得捂住耳朵,张久谦对这种撒泼的人也有点束手无策,不知是不是该上前扶一下。

        就连陆宴北也十分受不了,不耐地哼了一声。

        倒是林小梓,有点苦恼地问道:“你这是真关心你丈夫的死活么?他这情况,没死都要被你吵死了吧?!?

        那妇人的哭声戛然而止,瞪着林小梓,有点噎不上来气。

        薛知遥低头侧首,抬手捂住差点漏出来的笑声。

        那妇人见状,一咕噜又从地上爬起来:“你们这些黑了心的人,我丈夫就是我们家的支柱,你们要是不赔偿,我就去告你们!”

        薛知遥道:“赔我们当然是要……”

        “你们要我们赔多少?”陆宴北却打断她,问那妇人。

        那妇人又转头去看王克。

        王克啧了一声,压低声音道:“就按你想要的说??!”

        那妇人听了立刻笔出一个八。

        “八万?”薛知遥问道,这个数还在她接受范围内。

        “八十万!”那妇人立刻大声纠正,“你们过来的时候,都知道我丈夫这是脑出血了,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一回事,再说,就算活下来,以后他还能不能正常工作赚钱又是另一说,要是得养一辈子的病,我没钱拿什么养,我们还有三个孩子呢!”

        “你这是狮子大开口!”林小梓就最先叫了起来,一边拉薛知遥的衣袖,“知遥姐,我们不能给?!?

        “好啊,你们尽管撒手不管,我现在就去找警局找报社,要大家都看看你们薛氏这黑心企业是什么嘴脸!”那妇人十分来劲儿,甚至隐隐有一种兴奋感。

        张久谦只好推住那妇人的肩膀,阻止她往外冲:“我们并没有说不管,你能好好坐下来,我们一起沟通么?”

        “沟通,刚刚就沟通过了,你们怎么说的?我看你们就是欺负我们弱??!”王克也冲上来,帮着那妇人要往外走。

        薛知遥和林小梓见状,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好上前拦,毕竟薛氏本就是风雨之中勉强在恢复,现在要是闹出什么鬼新闻,必定大受打击。

        一堆人闹成一团,陆宴北的眉头都皱成了疙瘩,他的字典里,就没有要亲自动手干架的字眼。

        见那妇人的手就要打到薛知遥身上了,陆宴北断喝一声:“够了!”

        陆宴北浑身慑人的气势散发出去,压迫得满屋子的人都不敢大喘气,纠缠在一起的手也松了开来,又分成了对立的两边。

        那妇人看一眼陆宴北,只觉得此人长相俊美英气,身形高大硬朗,皮相最是让人叹服,可偏偏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却凌厉如刀,让她都不敢多加直视,不自觉地就垂下了头。

        陆宴北扫了一眼薛知遥,见她只是衣着稍有凌乱,方才看向那妇人和王克。

        王克也不禁偏了偏头。

        陆宴北慢条斯理地说:“做检查的时候我们没在旁边,不如再重新找个医生验一次伤,不仅我们能眼见为实,而且,万一能看出别的门道,你丈夫也不必接受这样悲惨的命运了?!?

        薛知遥等人一脸不解,不明白为什么陆宴北会突然提出要再做一次检查,就听那妇人慌忙说道:“我们不做检查了!”

        王克一拉那妇人,似乎在责怪她沉不住气,干脆自己来说:“陈阳已经受了够多的苦了,这个医院也是你们找的,医生给他做过了检查你们不信,现在折腾得够呛,你们还要检查检查,等你们查下来,他人都死了!”

        这么急切撇清的态度,让众人都明白了什么,看向他们的眼神越发不善。

        陆宴北看着王克,一笑:“听说你喜欢玩牌?”

        众人又是一阵莫名,这是提人家喜欢玩牌的时候么,难不成还想和他打上一圈?

        而陆宴北下一句话,还真让众人的下巴都要惊掉了,他说:“来,陪我边打边等医生过来检查吧?!?

        说完,就开门冲外面的保镖吩咐了一句,不多时,一张小桌子和一副牌就被送了进来。

        薛知遥都要哭了:“陆宴北,你干嘛呀?”

        这是在谈正事好嘛?

        可陆宴北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一边拉过椅子坐下,一边说:“医生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

        “那又如何?我不会和你打什么牌的,也不会接受你再给陈阳检查!”王克抗拒地直摆手。

        “你习惯打什么牌?”陆宴北洗了洗牌。

        “升级?!蓖蹩讼乱馐兜鼗卮?,说完又后悔,“我不和你打!”

        “我没有打过升级,我们先来试着玩一次,你给我说说规则?!甭窖绫彼底?,已经从口袋里抽出准备好的一叠粉红老人头摆在桌上。

        王克的眼睛顿时直了,盯着那叠钱咽了咽口水:“你真的没打过?”

        “我天天日理万机,哪里来的时间打牌,坐吧?!甭窖绫鄙焓忠恢付悦?。

        王克的屁股已经往椅子上坐,还说:“两个人也打不了,得四个?!?

        “那好办,知遥,还有这位病人家属,一起来,这样比较公平?!甭窖绫彼媸忠恢?。

        薛知遥内心是抗拒的,可奈何不了陆宴北看过来的眼神,只得和他们三人开始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牌局。

        张久谦和林小梓也是一脸黑人问号,根本摸不清陆宴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一轮下来,薛知遥是看出来了,陆宴北还真没说谎,他的确是不会。

        陆宴北抽了几张钞票给王克,下一轮又开始了。

        连输了三次之后,王克已经看着手边的钱乐开了花。

        然而接下来的牌局就不是很顺利了,陆宴北似乎熟悉了规则,牌越打越顺,刷刷几局下来,王克刚赢回来的钱不但全还给陆宴北了,还倒欠了一千多。

        薛知遥咋舌不已,这陆宴北要是以后不当老总了,出去当当赌神什么的,估计也不在话下。

        “我不打了!”王克急眼一推桌子,“你这是坑人,你肯定早就会打的,故意引我上钩?!?

        陆宴北也不再强求,反而笑道:“我还真是现学的,只不过打牌是需要脑子的,我不打牌的原因除了忙,也是因为头脑好总是会赢,有些不好意思和人打而已?!?

        “你……”王克气结,这是说他笨呢!

        薛知遥也很无语,哪有陆宴北这样脸皮厚的人,如此自夸不害臊。

        陆宴北看着眼前的急躁的王克,又温文笑道:“而且,我也不明白,同样的鱼饵,你会上钩两次?!?

        王克顿时脸色大变,后撤了一步:“你什么意思!”

        薛知遥和张久谦等人也吃了一惊,原来,陆宴北此举果然另有深意。

        “我是说,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牌瘾到底有多大,以至于你欠了高利贷将近八十万,还不知收手?!甭窖绫鞭~迆然将纸牌放于桌面。

        王克脸色惨白了,而那妇人也是一样的白了一张脸。

        陆宴北站起身来,走到陈阳的身边,他呼吸微弱毫无知觉。

        “这可真是个可怜的男人,你们说对不对?”陆宴北说着,看向了两人。

        见王克和那妇人面色如此古怪,薛知遥再迟钝也有了想法,莫非这两人是通??!奸?

        “陆少,医生过来了?!泵磐獾囊桓霰o谘锷档?。

        “让他进来?!?

        随着陆宴北的声音,病房门打开,熟悉的杜大夫提着医药箱走了进来。

        薛知??醇嵌糯蠓?,惊讶过后就想要打招呼,可人家一脸严肃,提着医药箱直奔病患,理都懒得理薛知遥。

        “你在干什么,别碰我丈夫!”那妇人着急大喊,想去扯开杜大夫。

        陆宴北眼神一凛,门口的保镖便上前将那妇人擒住,使她动弹不得。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