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56章 酗酒

    作者:萌的发芽
        这下,换成宁婷沉默不语,半晌后才悠悠叹出一口气:“也是,找个爱自己比较多的人,会过得轻松快乐一些?!?

        薛知遥依旧有一下没一下地搅着咖啡。

        “那你接下来怎么打算的?”宁婷又问。

        薛知遥无力地笑了笑:“没什么打算,好好工作,好好交往,这一次,我应该能过上平静的生活了吧?!?

        因为,这一次,陆宴北应该再也不会来打扰她了。

        宁婷心疼地看着薛知遥,她明白自己的好友心里还有放不下、却不得不放下的人,只能期望,这段伤痛快点从薛知遥心中消除了才好。

        “叮铃铃?!?

        门上的风铃响起,张久谦从外面走进来,笑着来到薛知遥面前,对着宁婷礼貌颔首后,便对薛知遥柔声说:“知遥,我来接你回家了?!?

        “嗯,辛苦你来接我了?!毖χ7畔率种械纳鬃?,起身看向宁婷,“那我先走了?!?

        “好,随时过来找我?!蹦媒约旱牡P囊?,和薛知遥笑着道别。

        看着张久谦护着薛知遥走远的背影,宁婷心中又是一阵唏嘘。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似乎真如薛知遥所说,她过上了平稳安静的生活。

        她认真工作有了效果,薛氏的生意渐渐有了起色,而张久谦也时不时给她带来一点小惊喜小浪漫,两人的交往也稳健地发展。

        只是,除了新闻上偶尔的报道,薛知遥再无陆宴北的消息。

        直到一周之后的这天晚上。

        薛知遥用过晚餐,又在书房看了会儿书,回过张久谦的消息之后,她便洗漱准备上床睡觉。

        手机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来的。

        她接过来一看,竟是霍子声的。

        犹豫了几秒,薛知遥有些期待霍子声会自己挂断,可霍子声既然打过来了,又岂会是轻易放弃的,第一个电话没有接后,他第二个电话又打了过来。

        薛知遥只好接通:“喂,子声?!?

        “打扰你休息了么?”霍子声的声音依旧温润,却多了一分焦急。

        “还没有,刚准备睡下的,有什么事?”

        “能不能出来一趟,在城之酒吧这里等你,可以么?”霍子声说。

        面对霍子声这样的请求,薛知遥确实难以拒绝:“我是可以过来,但到底什么事,我并不喜欢去酒吧玩的,这你知道?!?

        霍子声顿了一下,终究还是说道:“……是宴北,他这段时间天天酗酒,今天又是烂醉如泥,再这样下去我怕他身体会垮掉,所以,你过来帮我劝劝他吧?!?

        薛知遥怎么也无法想象,陆宴北喝醉酒的样子会是如何,更想不到,陆宴北也会为了她而酗酒。

        “过来吧,知遥,等到明天你们也该好好谈谈,何必要闹成这样?!被糇由八?。

        明天?

        薛知遥无声地笑了笑,明天是她上门去正式拜见张久谦家长的日子,她和陆宴北早就没有明天了。

        “行,我过来一趟吧,若是他不听我的,那也没办法?!毖χK?。

        “好的,我知道,我就在门口等你?!被糇由低晔樟讼?。

        薛知遥起床收拾了一阵,很快就到了城之酒吧的门口,霍子声早已等候在那里,看到薛知遥过来便迎上去:“进去吧?!?

        “你为什么要我来?”薛知遥却站定不动,不知是想要问一个答案,还是在拖延不想进去。

        霍子声站在那里,低亮度的灯光照得他的表情越发晦涩,他无奈地笑了笑:“如果我自私一点,就不会叫你过来了?!?

        薛知遥懂他的意思,霍子声说过要退出,是真心话。

        “你,你和梅妤琴怎么样了?上次的事情,我后来想了想,也许是我太较真了,把事情闹大让她下不了台?!?

        “不,这不是你的原因,她耍手段陷害薛氏,你报案是理所应当的?!被糇由⒖趟档?,“至于我和她,已经没有其他的可能了,毕竟她们家打人的事很快就传开了?!?

        霍子声话说到这里,结果很明显了,他和梅妤琴之间到此为止。

        薛知遥叹了口气:“如果没有我的存在,你们也许会是另一种结局,梅妤琴原本是很温善的富家小姐,只是被嫉妒蒙蔽了双眼而已?!?

        “不,一个人的本质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就算是有你的存在,也不过是加快激发出来而已,你也不会想我这么惨,娶一个这样心狠的女人的?!被糇由胧亲猿暗厮档?。

        “好吧?!毖χ2槐阍俣嗨?,“只希望你日后能找一个合适的女子,和她过得好?!?

        “我会努力找找的?!被糇由谰尚ψ?,眼底的心酸却是拦不住,他知道薛知遥心中不会再有他,所以只好一退再退。

        “进去吧?!毖χ5屯繁芸糇由男α?,举步向前。

        两人走进酒吧,里面灯红酒绿,乌烟瘴气的氛围让薛知遥很是不适。

        霍子声带着她走到一个豪华的卡座边,陆宴北正和况哲川在喝酒,但一个是豪饮,一个是哭丧着脸在抿。

        况哲川最先看到了薛知遥,眼中就露出了看到救星的喜悦:“你来了,快坐下?!?

        陆宴北背对着薛知遥,一时迷迷糊糊地转过头:“谁?谁来了?”

        当目光触及到薛知遥的时候,陆宴北明显顿了一下,神色一下便冷凝了起来:“谁让她来的!”

        “我自己要来的?!毖χ=窖绫笔种械谋佣崃巳?,一翻手就倒掉了。

        “你做什么,知道这酒有多贵么?”陆宴北生气地把杯子重新抢回来。

        薛知??醋怕窖绫庇窒肴サ咕?,莫名的气就冲了上来:“你才是在做什么,喝酒有什么用么?”

        “能让我开心?!甭窖绫奔旒涞鼗卮?,仰头又喝了一杯。

        “借酒消愁,那是懦夫的行为,你的开心都是虚假的!”薛知??醋怕窖绫编托σ簧?。

        似是这话刺痛了陆宴北的心,他转而看向霍子声:“是你把她带过来的吧,立刻让她走!”

        霍子声苦恼地看着两人,他让薛知遥过来,是想要她劝劝陆宴北,可这两人一见面就是反效果,现在的陆宴北好像更烦躁不安了。

        “听见没有,让你走!”陆宴北冲她大喊。

        “你别喝了!”薛知遥忍耐地说。

        陆宴北嗤笑一声:“和你的张久谦去过你们的日子,管我喝不喝,我就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

        “宴北,这话就过了点哈?!笨稣艽ǘ似鹁票?,佯装喝酒,一边不轻不重地提醒。

        “这是实话?!甭窖绫彼底?,赌气一般又一口将杯中的酒水喝尽。

        薛知遥怒极反笑,看向霍子声:“子声,你让我来我也来了,确实是没办法,就让他自己喝死好了?!?

        霍子声着急,想要劝,薛知遥扭头就要走。

        “这就对了,赶紧走!”陆宴北不屑地说,可话音刚落,胃里就一阵翻腾,辛辣的冲劲儿往喉间冲,堵得他一弯腰就吐了出来!

        “宴北!”况哲川立刻扶住他的手臂,免得他摔倒。

        霍子声和薛知遥也不由回头来看,见陆宴北吐得撕心裂肺,也顾不上其他了。

        “给他喝点水?!毖χK呈执优员吣霉?,倒了一杯递给霍子声。

        “嗯?!被糇由庸次垢?。

        陆宴北吐了一阵,又喝了些水,总算是缓过来一点,靠在沙发上十分颓废。

        薛知遥的表情隐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她的情绪:“还是送他回去吧?!?

        “我赞成?!笨稣艽ň偈?。

        霍子声本就是想让陆宴北不再灌酒,当然没有意见,伸手过去就和况哲川一起扶起烂醉如泥的陆宴北。

        “我不回去,接着喝!”陆宴北嘴里嘟囔着,可喝到浑身发软的他,哪里还有力气拒绝,没一会儿就被塞进了车里坐下。

        薛知遥跟到车前,停在一步之外:“好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哎,你别走啊,我们三个都喝过酒的,你走了,谁来开车,难不成我们酒驾?万一出事故呢?!笨稣艽ǜ辖艚凶⊙χ?。

        “可是……”

        “送一下吧,我们等下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主要是他?!被糇由踩?。

        薛知遥透过车窗看了一眼车里的陆宴北,只见他歪倒在车门上靠着,俊朗的侧颜迷醉颓然,让人心疼。

        “好吧?!辈恢趺吹?,薛知遥就答应了。

        车子在黑夜中疾驰,这条通往别墅的路,薛知遥不知道走过多少次了,也不知道,她有多久没有来过。

        好像一切就在昨天,又好像一切已经很远很远了。

        车开得再久,也会到达目的地,薛知遥将车停在了别墅前。

        霍子声和况哲川把陆宴北从车上扶下来,一人一边地架着他的手臂。

        况哲川对薛知遥抬抬下巴,龇牙咧嘴地皱着眉说:“你知道他钥匙在哪儿吧,快点拿了去开门,他真的好重,明明看起来那么精瘦的?!?

        薛知遥赶紧上前,伸手往陆宴北的口袋去掏,许是距离太近,一阵熟悉的男人麝香夹杂着酒味扑鼻而来,引得薛知遥一阵心乱如麻。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