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58章 各自安好

    作者:萌的发芽
        陆宴北挫败地撑起身子,拔了拨头发,无奈道:“又怎么了?”

        明明他能感受到薛知遥的动情,可这女人怎么就这么轴,到了这个地步了还要喊停?

        薛知??咕艿赝谱怕窖绫?,乘机从床上翻身下来,退了两步和陆宴北保持距离:“我们回不去了?!?

        “你还要和我犟到什么时候?”陆宴北索性也从床上坐起来,试图将薛知遥重新拉过来。

        可薛知遥一躲闪开,她多么希望,当初在退婚的时候,陆宴北能坚定地伸手来牵住她,可时机已过,她心意已决,无论如何也不想回头。

        因而,薛知遥正经脸地说道:“我不是犟,这是事实,好了,久谦在等我,走了?!?

        陆宴北迅速起身,一把扣住门:“薛知遥,你当真要去?”

        “是?!毖χU抖そ靥鼗卮?,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伸手将陆宴北推开,打开门就大步往外走。

        “你今天要是去了,我们就彻底完了!”陆宴北肃然地盯着薛知遥的背影,大声说道。

        薛知遥立时走得更快了,几乎逃也似得离去。

        “shit!”陆宴北一拳砸在墙上,回应他的,是楼下关门的声音。

        薛知遥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路口的,她恍恍惚惚只记得今天是要见家长的大日子,其余事情皆不必多想。

        等她打车到了张久谦楼下时,方才稍微回过神来。

        “小姐,到了?!彼净χ3俪俨幌鲁?,出声提醒。

        “哦哦!”薛知?;琶μ统鲆徽懦钡莨?,也没等司机找钱,便匆忙下了车。

        张久谦已经在楼下等着她了,一见薛知遥就露出了灿烂的笑靥,随即又微微错愕。

        “我是不是来迟了?”薛知遥有些不自在地问,心里莫名地发虚。

        张久谦上下打量了薛知遥一眼,才迟疑地小心斟酌着说:“倒是没有迟到,不过,你说不让我带你去买新衣服,这就是你……”

        话不必说完,薛知遥已经明白张久谦是想说自己的衣服不合适。

        她懵懂地低头一看,才恍然发现自己根本就忘记回家换衣服,还穿着昨晚匆忙换上的一身休闲套装,而且经过一夜和衣而眠,上面还有不少褶皱!

        “对不起!”薛知遥连忙道歉,“我这就回去换,我真的是忘记了?!?

        说完,薛知遥就立即转身,拔腿想往马路边跑。

        张久谦失笑,一把拉住薛知遥:“算了啦,你来都来了,何必纠结一身衣服,这样也挺随意的,没问题啦?!?

        薛知遥尴尬地看着张久谦,他总是不会让她为难,可越是这样,薛知遥就越觉得自己对不起张久谦。

        “就是我没想到,你会对正式见我父母感到这么紧张?!闭啪们坪鹾芸?,完全把薛知遥的粗心当做了她对自己的在意。

        这下薛知遥就更加难受了:“不,我还是要回去换一下衣服,至少你不必为我的着装在叔叔阿姨面前多说好话?!?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那就换。不过,我还是陪你去买一套吧,你来回换可要花太多时间了?!闭啪们灿凶约旱南敕?,他反而庆幸能按照自己刚才的计划进行。

        薛知??戳丝凑啪们诖牡男α?,终是点头同意了。

        两人去了最近的商场,张久谦眼光很好,看尺寸也准,不多时就给薛知遥挑好了一件淡粉色的连衣裙,剪裁大方得体,穿在薛知遥身上又透出几分小女人的妩媚。

        临到付钱的时候,薛知遥按住张久谦的说,认真地说:“还是我自己来付吧?!?

        “怎么了,不是说好了我来么?”张久谦有些意外。

        无论如何,薛知遥不想在今天欠下张久谦什么,说:“不了,我觉得以后你可以再送我别的,但是今天……”

        “小姐?!笔找比跞醯爻錾蚨狭搜χ5幕?。

        薛知遥和张久谦都不由自主地望向那收银员。

        “那个,您的衣服已经付过款了?!笔找敝噶酥秆χ4┰谏砩系牧氯?。

        薛知??聪蛘啪们?,后者连连摇头:“我一直等着你试衣服,还没来得及付款?!?

        “那是谁付的钱?”薛知遥重新将目光投向收银员。

        “这个……”收银员支支吾吾,眼神不断飘忽,视线时不时落在手边的座机上。

        薛知遥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了看四周的装潢和logo——这是陆氏旗下的商??!

        “是不是陆宴北?”薛知遥下意识冲口而出。

        张久谦眼眸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嘴角的笑意也收敛了几分。

        那收银员为难地低头,躲开薛知遥的目光:“这……我也不知道啊,反正是有人给您付款了,您收下就行了?!?

        薛知遥一声不吭,转身就往试衣间里走。

        “知遥?”张久谦感受到她的不悦,担忧地唤了一句。

        薛知遥勉强回过头,冲张久谦扯了下嘴角:“我们换个地方买衣服吧?!?

        张久谦凝视着薛知??戳肆矫?,才缓缓应道:“好?!?

        薛知遥将试衣间的门关上。

        那收银员就急了,立刻对张久谦说:“先生,你看薛小姐穿着那条裙子很美啊,收下就行了,何必要拒绝?”

        张久谦温和地笑了笑:“不管那个送裙子的人是谁,我想麻烦你告诉他,希望他到此为止,不要再打扰我和知遥今后的生活,就各走各的路好了?!?

        收银员脸色越发黑得滴水,脑袋也疼起来,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收钱的,怎么还要受这种困扰?

        “我们走吧?!毖χR丫幌乱路叱隼?,把裙子放到收银台,就挽着张久谦要走。

        “站??!”

        一声断喝从不远处的走廊口传来,只见陆宴北气势汹汹地走来。

        果真是他。

        薛知遥心中想着,不知是何种五味杂陈的滋味。

        而陆宴北盯着薛知遥挽着张久谦的手臂,心头也是一阵酸楚地抽痛。

        在薛知遥走后,他也坐不住,可又不知道该拿薛知遥如何是好,正在恼火发闷之际,就接到电话说城南的商场出了点问题,需要他出面处理。

        心情大坏的陆宴北正愁没有可以发泄的地方,当即雷厉风行地赶到这里,以雷霆手段处置了几个人,刚要离开就从监视屏幕上看见薛知遥和张久谦的身影。

        出于一种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心理,陆宴北鬼使神差地为薛知遥付了款。

        他想过薛知遥知道有人付款后的种种可能,但让他难堪的是,薛知遥竟然这么决绝地推拒了。

        “我要是知道你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再和你多说一句话?!毖χ@淅淇?,打断了陆宴北的神思。

        “你什么意思?”陆宴北问。

        薛知遥深吸一口气:“你说过,我和你之间已经完了,我不会再接受你给予的任何东西?!?

        薛知遥指的是她早上离开时,陆宴北对她下的最后通牒。

        而陆宴北眉眼结霜,现在是怎样?当着张久谦的面,这女人是要表忠诚了么?

        他不禁冷笑,透出几分残忍:“那你要不要把以前接受的一切,都统统还给我?包括薛氏?!?

        “我会慢慢把你收购薛氏的资金还给你的?!毖χV迕妓?。

        “哦?那你说,我为什么要给你这种特权?我现在就要拿回薛氏?!?

        陆宴北此话一出,两人之间已是剑拔弩张。

        可只有张久谦看出薛知遥坚硬铠甲下的脆弱,所以,张久谦扶住了薛知遥的肩:“你先去外面等我吧?!?

        薛知遥侧首看了看张久谦。

        “去吧,我和陆少说几句?!闭啪们?。

        薛知遥点点头,转身往外走。

        陆宴北微微眯起眼睛,对薛知遥的乖顺越发不爽,抬起大长腿就要去追。

        张久谦拦住他:“陆少,你何必呢?”

        “闪开!”陆宴北傲然地扫了张久谦一眼,在他看来,张久谦想和他谈,还不够格!

        “你若是真的爱知遥,就该给她自己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她现在并不想和你在一起,你强行留住她,也不过是徒增她的苦楚,难道你的爱就是一直让她痛苦么?”张久谦索性一口气说了出来。

        陆宴北顿住脚步,正眼看向张久谦,当初陈亦回美国之前,也曾对他说过类似的话,他以为自己在改正了,可张久谦再说出来的时候,陆宴北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是没有变。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吧……

        陆宴北一时有些脱力,薛知遥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他徒劳而怅然地看着远方。

        见陆宴北不再暴戾,张久谦也松了口气,退身往外走,边说道:“陆少,我还是那句话,别再来打扰我们,各自安好?!?

        说罢张久谦便迅速离开了。

        “呵?!甭窖绫币馕恫幻鞯匦α艘簧?

        从商场出来,薛知遥再无半点心情去逛,让张久谦随意挑了身衣服换上,两人便去了张久谦的家。

        临到门口,薛知??醋乓恢背聊恼啪们?,终于忍不住问道:“师哥,今天的事……你不想和我说什么吗?”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