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63章 正确的方式

    作者:萌的发芽
        中午,陆宴北如愿以偿让薛知遥去午休,而他自己也回了书房。

        窗外艳阳高照,房间里的厚厚窗帘拉上之后,超强的遮光性也足以让人安然入睡。

        可薛知遥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好不容易熬到整个房子都似乎进入了休眠状态的时候,她才悄悄下了床,蹑手蹑脚地走出去,又细细观察了下书房的动静,便往楼下走去。

        薛知遥探头探脑地到处逛了逛,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让她找到了菲尔的身影。

        此时菲尔正在晾晒着什么东西,薛知遥走过去,刚想轻轻拍他的肩头,就见菲尔迅速转身,将她抓个正着。

        菲尔眼神凌厉,薛知遥吓了一跳。

        “薛小姐,你这是有什么事么?”菲尔见是薛知遥,顷刻又恢复了冷淡的神色,有礼地朝她欠了欠身问道。

        薛知遥暗自咋舌,这真是物以类聚,就连管家也和陆宴北一个模样,变脸的技能都是家常便饭。

        “我没什么事啊,就是睡醒了,到处走走,正好看见你在这里就过来看看?!毖χW白骱闷?,探头去看菲尔身前的东西,“你这是在做什么?”

        菲尔将手中的事物拿到薛知遥面前:“是海带,我们自己采集回来,我处理一下存起来,以后随时可以食用?!?

        “哦,这样啊,难道你们这里的食物都是自给自足,和小农经济一个样?”薛知遥立刻接话,这个走向正中她的下怀。

        菲尔看了薛知遥一眼,似笑非笑。

        薛知遥不由心虚:“怎么了?我就是看今天中午的午餐还有牛肉,就想问问,是不是岛上还养了牛羊之类的,我还没见过大片的牛羊群呢?!?

        菲尔好似理解地点点头,方才回答:“我们在这个岛上生活,的确是有一部分食物是自给自足的,但也不是全部,总归要有些生活用度的要从岛外定期采购,比如大部分肉类?!?

        “这样啊,你们是到了时间就联系专机从外面过来接送?”薛知遥的眼睛闪闪发光。

        “并不是,陆少有私人直升机,就停在山的北面机场,而我有飞行执照?!狈贫卮?。

        薛知遥皱起了眉头,这么看来,她就算想蹭飞机离开,也还是要通过陆宴北和菲尔才行啊……

        薛知遥不由又有些绝望了起来。

        “薛小姐,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让陆少在岛上养一群牛羊之类的?!狈贫饣八档糜行┕室?。

        薛知?;琶Π谑郑骸澳堑共挥谜饷绰榉?,我就是随便问问的,那没事我就还是先回去休息了?!?

        此时,她心情瞬间变得糟糕,又怕菲尔起疑心,已是毫无兴致再多聊了,说完就转身要走。

        “薛小姐?!狈贫搅艘簧?。

        薛知遥背影一僵,以为自己匆匆逃离的举动还是露出了马脚,十分尴尬地转过身。

        却见菲尔用洁白的毛巾擦擦手,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递到薛知遥面前:“薛小姐,你的手机被陆少拿走了,这个是只能在岛上使用的专机,陆少让我交给你,万一你要去哪里玩,我们也好联系上你?!?

        说起这个薛知遥就来气,刚才的一点心虚顷刻飞到九霄云外,一叉腰说道:“对啊,让我和外界断了联系,那你们也不要给我这破手机,最好谁都不要找到我!”

        薛知遥就好像鼓气的花栗鼠,发起火来也自有一种呆萌可爱。

        菲尔忍不住笑了起来,作势要把手机收回:“那薛小姐的意思,就是不要这个手机了?!?

        薛知遥忙不迭地抢过来,撇撇嘴理直气壮地说:“白给的干嘛不要!”

        说完,薛知遥又好像怕菲尔会后悔一般,匆匆揣着手机就往楼上跑。

        还没上几阶楼梯,薛知遥又蹬蹬的跑回菲尔身边,有点不好意思又带着点威胁地看着他,问:“你有可以对外联系的手机之类的吧,我来了这么几天了,总要给家里报平安的?!?

        “薛小姐怎么不和陆少去说,他那么宠爱你,我想这样的要求,他还是会答应的?!狈贫?。

        “你、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宠爱我了?”薛知遥的脸可疑地红了。

        “我哪里不宠爱你?”陆宴北清冷的声音忽然自后面响起。

        薛知遥吓了一跳,迅速回身看向正阔步走过来的陆宴北:“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都没有一点声响的!”

        “你在后面说我的坏话,还要限制我的自由?”陆宴北揶揄地笑,显然并不在意薛知遥诬陷他。

        “陆少,薛小姐刚刚还在问我能不能和家人通话的事?!狈贫耸本偷弊叛χ5拿?,把她出卖了。

        “菲尔!”薛知遥急躁地瞪他,又暗自庆幸,他没把所有都说出来。

        陆宴北听了,很大方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递给薛知遥:“说吧?!?

        薛知遥狐疑地接过电话,那边就已经传来了谢叔的声音:“陆少?”

        “谢叔,是我!”薛知遥立刻握紧手机放到耳边,激动地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天知道,在被迫离开西城后,她有多么想念西城的一切。

        “小姐!”谢叔也很欣喜,“陆少说带你去国外游玩,真是好福气呀!你和陆少在那边玩得还开心吧?有什么喜欢的想要的,都和陆少说,怎么高兴怎么玩,不用急着回来,知道么?”

        “哎?”薛知遥的眼泪凝固在眼眶里,怎么画风好像有点不对劲儿?

        这,难道不该是哽咽互诉困顿之处的时候么?

        “难得你有时间和陆少出去,我也很为你们高兴,哈哈!”谢叔说着当真大笑起来。

        “谢、谢叔,我是被绑架的,你要去报警救我出来才行??!”薛知遥整个人都要斯巴达了,“而且,我本来准备和张久谦在明天订婚的,你忘记了么?”

        “张家不是取消订婚了么,小姐,你都和陆少和好了,还说什么气话?!毙皇逵镏匦某さ厝敖?,“陆少那么爱你,小姐你有时候闹闹也就算了,别总是作,这样对两个人的感情不好?!?

        “我哪里作啦!”薛知遥要崩溃了,一面狠狠地瞪陆宴北,真不知道他给大家都灌了什么迷魂药,居然黑的也被他说成了白的!

        而且,张家取消订婚是什么鬼?张久谦明明看着她被陆宴北绑走的,难道就这么不管她了么?

        “哎哎,你们慢点,小心别摔着东西了!”谢叔在那边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又回来对薛知遥说,“小姐,陆少派人送的新家具过来了,我得去盯着点儿,先挂了,有时间再给我打电话?!?

        说完,谢叔便匆匆挂了电话,留下一脸懵逼的薛知遥愣在原地。

        “还有想要打电话的人么?”陆宴北好整以暇地双臂环胸,笑问薛知遥。

        “我、我要打给宁婷!”薛知遥不屈不挠地说,她就不信,所有人都能被陆宴北收买了!

        陆宴北伸手摊了下,示意薛知遥自便。

        薛知遥忿忿地拨了号,没一会儿宁婷就接了。

        “婷婷,快来救我!”这次薛知遥直接求救。

        宁婷愣了下:“你不是在和陆宴北度假么,又闹别扭了?”

        “什么闹别扭,根本就是他绑着我来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你快点想办法来救我!”

        “哎呦,你这恩爱秀得我一脸血啊,出去玩都可以不带脑子,陆少真是安排得够妥当?!蹦貌晃尴勰降厮?,“你要是迷路了就打警局电话,相信以陆少的实力,十分钟之内,他就能带着当地警察的盛大队伍来接你回去了?!?

        薛知遥欲哭无泪:“婷婷,我说真的,我不是自愿的,你不是也说陆宴北不是个好东西,让我别和他在一起的,怎么你现在站他那边了?!?

        “小祖宗,你这话可别在陆少面前乱说,他可是赤梦的大金主,介绍了好几家公司……”宁婷说漏了嘴,尴尬地停下,笑了两声,“那什么,我店里正忙着,回头再和你聊??!”

        “宁婷,你这个见利忘义的叛徒!”

        伴随着薛知遥的怒吼,宁婷果断结束了通话。

        “你真是好手段??!”薛知遥不满地将手机丢到陆宴北身上,被他扬手接住。

        “多谢夸奖?!甭窖绫敝皇锹允┬』?,让薛知遥身边的人都幸福的忙碌起来,自然,也就没有人会多想这其中的曲折。

        薛知遥忿忿不平地剜了陆宴北一眼,重重地踩着地板冲上楼。

        陆宴北好笑地扬声询问:“你不给张久谦打一个电话试试了?”

        “滚!”薛知遥头也不回地大吼。

        连谢叔和宁婷都被搞定了,还能差一个张久谦么?

        薛知遥气愤地想着,忽然觉得,自己对张久谦的信任,也不过如此吧。

        陆宴北看薛知遥甩门回了房间,笑了笑。

        “陆少,不用理会薛小姐的情绪么?她似乎很生气”菲尔提醒陆宴北。

        “没关系,反正在这里,我们的时间还长,让她慢慢消化吧?!甭窖绫毕衷诳梢坏阋膊患?,这种全局掌控的感觉,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呀。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