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270章 陆萧

    作者:萌的发芽
        可何妃说出口的话却只能是:“那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和我提就是了?!?

        霍子声笑笑:“妃儿,你真的变了很多?!?

        何妃惊疑不定:“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以前的你,总是什么事情都摆在脸上,高兴也好生气也好,极尽宣泄自己的情绪,虽然有时候会觉得你太任性,但是让人觉得相处起来很简单直白,不会有负担?!被糇由任鹊卮蜃欧较蚺坦胀?,“我想,我和宴北那时候会对你着迷,就是因为这一点吧?!?

        何妃尴尬地快要笑不出来:“所以呢,你说我变了,是指我现在不是这样了么?”

        霍子声但笑不语,叹了一口气,将车停?。骸澳慵业搅??!?

        何妃也并不想听到霍子声的答案,心中发慌,匆匆道了一句谢,就开门下车,几乎是逃跑一般进了小区。

        霍子声看着何妃仓皇的背影,心里有些堵,喃喃道:“妃儿,希望一切都只是我胡思乱想吧……”

        陆家老宅。

        陆老爷子为薛知遥立了一份遗嘱的事,很快就在陆家引起了轩然大波。

        谁也没想到,陆老爷子会把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交给一个外人,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陆老爷子是通过这种方式,要把陆宴北扶正。

        原本还能维持表面平静的陆家,从此开始渐渐松动。

        而首当其冲的,就是薛知遥重新踏入陆家老宅大门的那一秒。

        “哟,我们家的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回来了呀!”

        一进门,陆家二伯母娇俏却稍显尖利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薛知遥记得这个二伯母,之前就很爱找陆宴北的茬,在陆宴北和霍子声那次大打出手时,也就是她最会火上浇油。

        陆宴北冷着脸,也懒得理会他二伯母的热嘲冷讽,领着薛知遥就要往楼上走。

        “站住,怎么了?老爷子还没闭眼,你也还没当家做主,就不把我这个长辈放在眼中了?”二伯母立刻就炸了,时髦的蛋糕卷随着她激动地晃脑弹弹跳跳,让薛知遥想起某种硕大的跳蚤。

        “二伯母,我要去见奶奶,你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吧?!甭窖绫蹦妥判宰踊亓艘痪?。

        “呸!你真当自己是大少爷了?还不是老爷子迷了心窍高看你一眼,撇开你上面那么多哥哥不管,非让你做这陆家的大少爷,名不正言不顺的,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二伯母见陆宴北有退让的意思,更是越发来劲儿。

        陆宴北霍然转身盯住她,凌厉的眼神让原本还洋洋得意的二伯母吓了一跳,不由往后面退了一步:“你干嘛?看什么看!”

        陆宴北微微一笑:“二伯母,你刚才说,我还没有当家做主就看不起你?”

        “难道不是么?你看你的态度!”

        “当然不是,往远了讲,自打我出生开始,我就没看得起你过?!甭窖绫鼻崦锏厣舷律艘幌露?。

        她已不再年轻,偏偏却恐惧变老,不停地将所有时尚元素往自己身上垒,搞得花花绿绿,越发像是个廉价发廊的老女人。

        所以,当陆宴北这一眼看过去,里面没说完的话比他说出口的更有杀伤力,二伯母当时就几乎气个仰倒。

        陆宴北不再与她多话,领着薛知遥就走进了陆老夫人的房间。

        “妈!”陆琼立即从拐角处走出来,满面怒容地横了一眼已经关上的门,伸手扶住陆家二伯母。

        “这个陆宴北,迟早要他好看!”二伯母狠狠地说道。

        陆琼也见不得自己的母亲受辱,气道:“你刚才就应该让我出来的,我们两个女人,打嘴仗还打不过陆宴北?”

        “愚蠢!”二伯母低喝,“我们要和他打赢嘴仗有什么用?我让你不要出来和他正面起冲突,是因为你现在不适宜再出现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不要让他提防你,我们还有机会慢慢折磨他的!”

        陆琼挨了训,垂着脑袋咬着牙:“我知道了,妈?!?

        二伯母舒了口气,又问:“你弟弟也快回来吧?”

        “嗯,老爷子病重,弟弟当然要从非洲赶回来的,这次他回来,我就一定会想办法把他留下,再不给陆宴北编排他的机会?!甭角硇攀牡┑┑乇V?。

        二伯母满意地点点头,瞥开了眼睛。她的儿子回来就好,无论怎么样,这能传宗接代的,总比这女儿靠谱。

        陆琼要是知道自己的母亲心中所想,定然要后悔刚才所说的话了。

        而在陆老夫人的房间里,陆宴北和薛知遥正并排站着,看着同样瘦骨嶙峋的陆老夫人。

        “你肯回来就好,别的我也不说了,你爷爷怎么决定的,就怎么做吧?!甭嚼戏蛉吮绕鸸サ木褊穷?,此时仿佛老了十岁,就只是一个颓败之势的老人。

        “奶奶?!毖χ;搅艘簧?。

        陆老夫人抬手止?。骸澳忝悄昵崛说氖虑?,我不管了了,也不想管,你们也不用在意我们这两个老人的看法,出去吧?!?

        陆宴北咬咬牙,和薛知遥对视一眼,不由想到了刚才二伯母嚣张的形状。

        他们都知道,陆老夫人这话,并不是单单指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更是指这陆家一大家子的事,毕竟她没有和老爷子一样住院,而是留在这家里目睹了这段时间的荒唐之事。

        他们也都知道,生死之间,很多事情都会看轻看淡,而这样的释怀,也许,是对人生的另一种意义上的放弃。

        “奶奶,我和知?;帷?

        “出去吧?!甭嚼戏蛉嘶踊邮?,双眼无神地望着夕阳西下的窗外。

        陆宴北和薛知遥只好退了出去。

        关上门后,薛知遥握住陆宴北的手,叹息着说道:“我们都知道,这世间总是有那么多的残酷,我们也无能为力?!?

        陆宴北点点头,看向已经空无一人的楼下客厅。

        这栋房子已有近百年的历史,这里的一切都是以最高标准极尽奢华,无论何时走进来,都能让人感受到富可敌国的高贵。

        可谁又不知道,就是这奢华富丽的一切,是有多么难得才得以修建,几乎每一砖每一石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往事。

        而如今,又要在这里经历一次残忍的家族洗牌了么?

        陆宴北真的不想看到。

        “今天,要不还是去我家???”薛知遥轻声问道。

        陆宴北点点头:“我们走吧?!?

        两人相携,一步步离开了陆家老宅。

        离开了悠闲惬意的小岛,回到西城的薛知遥和陆宴北,也回到了之前忙碌的生活中。

        工作,探病。

        这两件事情几乎占据了他们日常的全部,还要时不时提防陆家其他房出其不意的使绊子。

        越来越重的压力,让两人都有些喘不过起来。

        而这一切,随着二伯母家的儿子陆萧从非洲回来,变得更加严重。

        “你这个哥哥,是什么样的人?”薛知遥站在接机口,凑近陆宴北问道。

        陆宴北冷漠地注视着络绎不绝的人群,说:“不是好人,你离他远点?!?

        “哦?!毖χ5愕阃?。

        反倒是陆宴北不禁又转头看了薛知遥一眼:“你不接着问了?”

        “不问了呀,听你的,离他远点就好了?!毖χ@硭比坏鼗卮?。

        陆宴北对她的乖巧很满意,摸摸她的发顶:“真听话?!?

        薛知遥轻轻一把,打掉他的手。

        “呵呵,看来宴北堂弟和未来弟妹的关系真是如传闻一般要好,这接机都能大庭广众地打情骂俏?!?

        忽的,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调笑间带着讥讽。

        薛知遥不用想,能这么说话的,肯定是陆宴北口中那个“不是好人”的堂哥陆萧了。

        果然,她转过身就看见身侧不远站着一个男子,他身着铁灰色高定西装,手腕上是金光闪闪的劳力士大手笔,脚上的皮鞋一看就是意大利手工定制,一切都很符合富二代少爷的标准。

        “堂哥,欢迎你回来?!甭窖绫辈簧踝咝牡厮档?,甚至懒得给他介绍一下薛知遥。

        陆萧也并不在乎薛知遥,在他眼中,薛知遥就是新闻报道里那个不中看也不中用的女子,靠着攀龙附凤迷住了陆宴北,才能出现在他面前。

        所以,陆萧对于陆宴北的客套,只是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我回来是回来,也希望你是真心欢迎我”,便转身率先走向机场外。

        那架势,仿佛把陆宴北和薛知遥当成是他的跟班了。

        陆宴北好笑地摇摇头,索性和薛知遥慢慢走在后面,到要看陆萧一个人冲出去,会有谁给他买账送他回去。

        果不其然,等他们两人慢悠悠走到机场门口,陆萧已是满脸的不高兴不耐烦。

        陆宴北微微抬手一招,等在不远处的私家车便开了过来,阿诚下车开门,让他们一一上车。

        陆萧当机立断坐在后面的位置,还老爷一般大刀阔斧端坐正中央,把左右的座位都占去了一半。

        薛知遥微微皱眉,自然不想陆宴北委屈,刚想着自己身材娇小往后坐没事,就被陆宴北直接按着推进了副驾驶,他则坐到了后面。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