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302章 为她低头

    作者:萌的发芽
        陆宴北应付着一个个前来问候的宾客,薛知遥也配合密切全然端庄大方的姿态。

        趁着空暇,薛知遥才凑近陆宴北小声抱怨:“还要多久?我有点受不了了,感觉礼服勒得我好难呼吸?!?

        “再一会儿?!甭窖绫崩孔⊙χ?,目光遥遥望向正走过来的陆家二伯,“打了这个大boss,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

        “嗯!”薛知遥挺直了腰背。

        陆二伯早就退出了陆氏集团的一线,只以董事的身份活跃,平常又爱故作清高,作出闲云野鹤的样子不问世事,可妻子儿女在陆氏集团瞎折腾,他也是不管的。

        实际上,陆宴北很清楚,陆萧陆琼他们能如此胆大妄为,必然有陆二伯的支持,甚至是在背后推波助澜!

        因此,这样的人才是最难对付的!

        “宴北,恭喜你啊,今天你就是陆家正式的掌门人了,以后还靠你给我多赏口饭吃了?!甭蕉Φ萌缤掷辗?,往陆宴北肩上拍了拍,似乎真是很为陆宴北高兴。

        陆宴北轻巧移动身体,一下就从陆二伯掌下滑开,带着疏离的微笑用酒杯举了举,拉开和自家二伯的距离:“二伯客气了,是小侄需要你多多支持我的工作,否则,我这个新晋掌门人应该也会够呛?!?

        “哈哈,宴北真是会奉承人,搞得我好像很重要一样?!甭蕉笮?,却不及眼底,反倒在那弯弯眯成一条缝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寒光。

        旁人听了这话,难免会多想,是不是陆宴北对陆二伯家有所压制,才让一个长辈当众妄自菲薄,总让人觉出几分心酸。

        “二伯,宴北是说实话,陆家是个大家族,大家荣辱与共,宴北当然需要你的支持,怎么会是抬举奉承呢?”薛知遥礼貌地微笑,轻轻巧巧将话圆了回来。

        陆宴北赞赏地看了薛知遥一眼。

        陆二伯却好像现在才看到了薛知遥:“知遥啊,每次见你都是一次比一次漂亮。不过,我现在才知道,好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也是格外好听顺心呢!”

        “二伯你这才是在奉承我?!毖χQ谧烨嵝?。

        旁人一听这打趣的话原样返还,不由纷纷轻笑起来。

        虽然大家都不算有恶意,但陆二伯始终有点挂不住面子,赔笑的同时,也不禁细细打量了薛知?!妓嫡庋χV氨缓五媾猛磐抛?,看来她也不简单,毕竟胜利站在陆宴北身边的人是她,以后自是不能再小看了。

        正当此时,陆琼也端着一杯高脚香槟走了过来,端庄的笑容,优雅的姿态,她走过来就笑:“爸,你和宴北在聊天呢,害我到处找你?!?

        说着,陆琼一转身就看向薛知遥,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不轻不重地说:“知遥,听说你怀有身孕了,怎么还穿如此紧身的礼服?这对宝宝很不好的,你应该当心一点,这可是我们陆家的金贵?!?

        薛知?;吃械氖虑椴⑽炊酝夤?,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朝这边看过来,眼神中透露出各种讯息。

        但薛知遥很清楚,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开始猜想,是不是她薛知遥凭着腹中的孩子,才把陆宴北勉强套牢,奉子成婚。

        扫了一眼四周,薛知遥又把目光落回陆琼身上,越发掩嘴笑起来。

        薛知遥没想到陆琼还如此幼稚,在经历了种种风波后,她薛知遥早就将无所谓的名声置之度外,比起何妃那犀利的手段,对于陆琼这种不入流的几句话,薛知?;拐婷环旁谘壑?。

        “陆琼姐,我自然有分寸,倒是你,也不小了,也考虑考虑自己的婚事吧,免得二伯天天急你嫁不出去,对不对,二伯?”薛知遥佯装亲昵地挽住陆琼。

        当即两父女的脸色就沉了下去。

        陆宴北手握成拳挡住嘴角的笑意,干咳一声拉过薛知遥:“别不懂事,陆琼刚上任公司的副总,事情还多着呢,没功夫顾及儿女情长?!?

        陆琼尴尬地点头,总觉得陆宴北忽然过来解围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下一秒陆宴北便看向陆二伯:“哎,倒不如给陆萧物色一下,他最近闲下来万一乱玩,又搞出什么事情来多不好,不如找个贤惠的媳妇娶进门让他收收心,以后也好脚踏实地干事业?!?

        陆二伯的脸色已是铁青,又不好当众对陆宴北夫妇说什么,只能狠狠瞪了陆琼一眼,才勉强道:“萧儿的事,他自己做主?!北愦掖颐γ有淅肟?。

        陆琼也不再自找没趣,也跟着转身走了。

        见两人相继离开,薛知遥迫不及待地拉了拉陆宴北的衣袖。

        陆宴北当即便对周围的贵人们示意致歉:“各位尽情享用,我们暂且告退?!?

        说罢,便揽着薛知遥退场离开。

        刚进房间,薛知遥第一件事情就是猴急火烧地拉开礼服的拉链。

        “夫人,你这样太热情了,我会受不了?!甭窖绫惫睾妹乓蛔砭涂吹较阊薜幕?,不禁失笑。

        薛知遥大口呼吸:“拜托,人家陆琼都知道体谅我是个孕妇,你看我为你这么拼,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是是,我的错,累夫人受苦了,快看看有没有勒着我的宝宝?!甭窖绫奔倌<傺展?,摸了摸薛知遥裸露出来的腰背。

        “呔!”薛知遥一把打掉他的手,横他一眼,“你少来占便宜!快点去给我找一套宽松的衣服来,我要换上!”

        陆宴北方才放手不再逗她:“遵命?!?

        当换回普通的衣服,薛知遥终于舒心地松了一口气,这才有心思询问战绩:“今晚的表现,算是过关了么?”

        陆宴北看了看那件被薛知遥如弃敝履的昂贵礼服,肯定地点点头:“完美,成功的挑拨了我二伯和陆琼的同时,还给他们敲了警钟?!?

        “那下一步怎么办呢?”薛知遥乐呵呵地追问,对于和陆宴北联手合作这件事,她兴致盎然。

        陆宴北忍不住摸摸她的发顶:“回家睡觉,你要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薛知遥一脸茫然:“什么意思?”

        “就是不用做什么了,让他们自己去发酵?!?

        “不明白?!毖χU抛糯笱劬φ0驼0?。

        陆宴北但笑不语,拖着懵懂的薛知遥从宴会后门溜了出去,当真是回家睡觉了。

        自从薛知?;吃兄?,就变得越来越嗜睡,一觉醒来,已是上午十点了,要不是腹中饥饿,她恐怕还能再睡一个八小时。

        “醒了?”陆宴北第一时间从卧室的沙发上站起来,走到薛知遥的身边,将她扶起来。

        薛知遥揉揉眼睛,一脸惺忪,望了望窗外的阳光:“你怎么还在?这个点你不是该去上班了?”

        薛知遥的样子好像炸毛的小猫咪,自带萌感,让陆宴北的眼神越发柔化,轻声道:“今天有事啊,想让你一起去?!?

        “什么事还要等着我?”

        陆宴北沉吟了一下:“去看看何妃,她这两天在医院养伤,应该情况好些了?!?

        薛知遥睡意全无,这才知道,陆宴北是要避嫌,担心自己知道他单独去见何妃会生气,索性等着她一道过去。

        “可是,我们没必要见她吧?”薛知遥揉揉太阳穴。

        “她仍然没有放弃结束自己的生命?!甭窖绫表杏幸貊?。

        “哦?!?

        薛知遥应了一声,起身开始拾掇自己。

        她知道,陆宴北虽然想让何妃为其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但始终没有想过让何妃轻易了断了生命。

        所以,当知道何妃屡次企图自杀,陆宴北又怎么会坐视不理。

        陆宴北看着薛知遥在眼前来来回回穿梭,却不再看他一眼,终是忍不住问道:“知遥,你是不是不高兴?”

        “是啊?!毖χR丫缓靡路?,正在梳头,听闻这问话便漫不经心地回了出来,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又立刻垂下眼眸闭上了嘴唇。

        “那就不去了?!甭窖绫焙敛怀僖?。

        薛知遥顿时转过身,盯住陆宴北:“你这是什么意思?上次去看转让文件也是,你明知道我可能会不高兴,为什么还要选择去做?既然你做了,又何必再多此一举问我高不高兴,是要每次都逼我去求你么?”

        “我……”陆宴北张开口,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反驳。

        薛知遥拧眉,忿忿转回身,继续对着镜子梳头,一下一下十分用力。

        陆宴北叹口气,走到薛知遥身后,将梳子接了过来,为她梳头。

        薛知遥挣扎几下,被陆宴北按住,便也作罢随了他,只是眉心始终是打结不解的。

        “知遥,可以说,我以前独断专行习惯了,我希望按照我的想法雷厉风行地解决一切事情?!甭窖绫辨告傅览?,“可你说你不喜欢,所以我有在顾虑你的感受和想法,如果我做得还不够好,那么,请你谅解我,给我多一点时间,好么?”

        薛知遥慢慢转动眼眸,看向镜中的陆宴北。

        他依旧是那个淡定傲然的陆宴北,可如今,他却愿意为了她低头。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