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307章 为你而来

    作者:萌的发芽
        薛知遥笑了笑,转身走到一边的柜子旁,打开抽屉翻了翻,将一份文件取出来摆在陆宴北面前:“喏,全副身家,交给你了?!?

        陆宴北一时诧异,仔细一瞧竟是转让书。

        很显然,薛知遥之前就提过要将薛氏并入陆氏集团的话,如今当这一句话变为实在的文字出现的时候,陆宴北还是不免惊讶。

        “你真的要将公司合并?”

        要知道,这等于说,薛知遥曾经执着要夺回的柳氏也将随之消失,薛知遥也不会再是曾经的薛董,这世上的公司多如牛毛,薛氏也将化为其中一朵了无痕迹的烟云。

        薛知遥坦然地笑开了:“当然是真的,否则我给你文件算是什么意思?”

        陆宴北向来果敢,可此时此刻,他却犹豫了,动作十分缓慢地接过那份文件。

        “其实,这是最好的选择,一般人想要并入陆氏都没有这个机会吧,我这也算是利用‘陆少夫人’的身份,给薛氏谋福利了?!毖χJ嫫Φ?,“毕竟,我确实不是一个善于管理公司的人,何必死要面子勉强挣扎?”

        陆宴北已经几次听薛知遥说无力管理薛氏了,可他知道,薛知遥忍痛放弃薛氏的主要原因,可能在于陆爷爷给的那百分之十的股份。

        薛知遥从来都不是愿意欠着别人的人,哪怕她已经成为了陆家的一份子。

        “呐呐,这是笔,你快签字吧,有空就去找律师一起办好剩余的手续?!毖χV鞫嗜窖绫笔种?。

        陆宴北深吸一口气,将笔握在手心里,把玩了一阵后才对薛知遥说:“我先看看行么?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万一有什么不合理的条例,我能及时改一下?!?

        想到陆宴北怎么也是一个见多识广的商界大亨,这种转让书的门道自然会更清楚,薛知遥也就放心地点头:“那好,你拿去琢磨吧,想改的地方自己改?!?

        “你就不怕我坑你?说不定我会把条例改成有利于我的?!甭窖绫辈唤裘嘉实?。

        薛知遥当即就笑了:“我都已经嫁给你为你生儿育女,所有家当也全部交到你手里,你还能坑到我什么?”

        “……也是?!甭窖绫泵羌馕弈纬腥险飧鍪率?。

        虽然两人都是低调行事,但薛氏和陆氏合并的消息还是慢慢传开了。

        薛知?;乖诩依镒?,就有人急吼吼地找上了门,敲得声声作响。

        管家刚下去把门打开,一个火爆的身影便冲了进来,正巧看见薛知遥正在外面的花园里晒太阳,二话不说就冲过去,管家拦都拦不住。

        “薛知遥,你是不是疯了,好好的一个薛氏又不赤字又不破产,你搞什么合并!”那人张口就是一串轰炸。

        薛知遥吃惊地张开眼睛,瞧见火冒三丈的陆萧,她都愣了。

        谁来劝她不要合并,薛知遥都觉得合理,可怎么也不该是陆萧第一个冲进来找事。

        稳了稳心神,薛知遥才看向咄咄逼人的陆萧,慢条斯理地坐直了身子,对他说:“薛氏是我的私人财产,如何处置不需要你来插手管教吧?”

        “薛知遥,你一旦早早就把薛氏拱手奉上,以后你就没了仰仗,陆宴北还可能全身心对你好么?”陆萧只差指着薛知遥的鼻子骂她傻了。

        “那你要我怎么做?”薛知遥好笑地看着暴跳如雷的陆萧,忽然好奇起他的动机来。

        陆萧还作势想要开导:“当然是好好把薛氏捏在手里继续发展壮大,如果你觉得自己怀孕无暇管理,那还可以请人带为打理,总好过让薛氏这个名号在商圈消失,不是么?”

        薛知遥一笑:“请人,请谁?你么?”

        陆萧一愣,他准备了好多的套话要讲,却不料薛知遥一句话就说出了他的目的,当即都反应不过来了。

        薛知遥一撑就从躺椅上站起来,上下打量了陆萧一眼:“你看,你先是被陆氏停职,后来又束手无策,你当然想从我这边下手,可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吧,除非我脑子进水了,才会把薛氏交给你管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真的不明白还是故意装糊涂?”

        这番话下来,陆萧一张原本还算俊俏的面孔顿时一阵红一阵白。

        “你、你和陆宴北不是之前都撕逼了很久么?就算你们结婚了,我也不信你们之间能有多牢固,我来帮你也是互惠互利,让你有保住自己的能力才是最好的,靠男人永远靠不??!”

        听着陆萧一番义愤填膺的话,薛知?!捌诉辍毙Τ隽松骸八档暮孟衲悴皇悄腥艘谎?,管家,送客,我累了没功夫听人废话了?!?

        陆萧哪里肯走,当即就一把挡开想上前来“请”他的佣人,瞪着眼睛吼道:“滚开,我堂堂陆家的少爷,还容你们几个下人来冒犯!”

        “陆萧,你当真把自己当什么皇亲国戚了?”

        随着这一声讥讽至极的嘲笑,陆宴北迆迆然走了过来,双眸犹如寒星,冷冷盯着陆萧。

        “宴北,你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薛知遥走过去,冲陆宴北扬起笑靥。

        陆宴北宠溺地摸了摸薛知遥的脸颊,亲昵的动作之间自然而然流露出爱恋的情绪。

        陆萧脸色憋成猪肝色,也不再说什么劝阻哄人的话,转过身就想无声无息地退出去。

        “刚刚让你走,你不走,现在不让你走了,你就偷偷溜?!甭窖绫蓖范疾惶?,眼尾都不用转,就冷冷说道。

        陆萧尴尬地停住,绞尽脑汁编着借口:“我只是来探望一下弟妹,其实也没什么事,知道她一切安好,我就不继续叨扰了?!?

        挑唆人家妻子,还被当场抓包这种事,就算是厚脸皮如他,也有点难以承受。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风流倜傥?”陆宴北终于正眼瞧着他,“以至于,你觉得自己比我强上千百倍,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过来勾搭我的妻子?”

        “我没有这个意思……”陆萧心思被道破,他确实觉得以薛知遥这种蒲柳之姿,如果主动勾引的话,薛知遥定然会上钩,可被陆宴北这样一说,陆萧反而觉得羞愧不已,尤为荒唐。

        “你没有这样想,是最好的,下次?!甭窖绫彼底?,稍稍弯腰俯视凑近了陆萧一些,眸中闪着危险的光芒,微微一笑,声音越发轻柔,“下次我再看到你骚扰我的妻子,那你就带着你残疾的身子在非洲了却余生吧?!?

        陆萧顺着陆宴北的视线往自己下身看了一眼,浑身一抖,他很明白,陆宴北不是开玩笑的。

        但陆萧还是逞强撑着气势耍横说道:“你、你就吹吧,你能拿我怎么样!”脚下却已经匆匆忙忙走出了几步远,最后,在陆宴北奚落的眼神中慌张而逃。

        薛知??扌Σ坏茫骸罢飧雎较艏蛑蹦宰佑胁?,难怪他们家里一直扶持他,也不见做出什么成绩?!?

        “那当然?!甭窖绫弊缘玫乩孔⊙χ?,“毕竟像你老公这样的人才难得一见?!?

        “臭美?!毖χ`恋?,又问,“你怎么这么巧就回来了?我还以为要自己花点功夫打发他走呢?!?

        “你有事情,我当然要第一时间赶回来的?!甭窖绫鄙钋榈啬幼潘牧?,自从怀孕后,薛知遥在精心调理下也胖了一些,稍圆的脸蛋显得更加可爱。

        “是管家通知了你,然后你一路从公司赶回来的?”薛知遥吃了一惊,水眸往下一瞧,才发现陆宴北脚上连鞋都没换,向来干净整洁的裤腿上都不小心溅上了一些泥点。

        陆宴北也看了一眼,不在意地解释:“出来的时候太急,没注意清洁工放了刚拖地的水桶在路边,一脚踢翻了,还要让她再重新打扫了?!?

        “宴北……”

        薛知遥感动地看着陆宴北,随即主动上前,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才刚拉开一点距离,就被陆宴北重新攫取了那柔软的甜蜜。

        情到浓时,陆宴北却不得不停下来,拥住薛知遥软绵的身子,大口深呼吸,咕哝着抱怨:“真希望孩子早些生出来?!?

        薛知遥面红耳赤,赶紧推开陆宴北:“你别乱来,没事就快回公司吧?!?

        陆宴北微微一笑,眷恋地用拇指在她唇上摩挲了一下:“嗯,那我走了?!?

        “快去快去!”薛知遥别扭地转过身,挥着手赶人。

        见她这副小女儿的模样,陆宴北只觉心中都充满了浓情蜜意,拉了拉薛知遥的小手,方才离开。

        薛知遥听见脚步声远去,又忍不住跟过去,停在门口目送陆宴北上车。

        陆宴北发动车子,回首冲薛知遥又笑了笑,阳光落在他俊美的侧颜之上,让人恍惚的有些耀眼,薛知遥不由抬手遮了遮,却又舍不得移开视线。

        车子已经慢慢开上马路,越来越远。

        薛知?;踊邮值辣?,像是曾经做过的无数次一样,送他离开,等他回来。

        只是,这一次薛知遥不知道,陆宴北回来的路会是那么长,长到让她心酸难受几近崩?!?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