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309章 他回来了

    作者:萌的发芽
        何尝不是丢了魂?

        薛知遥想着就心脏抽痛,难以呼吸……

        这场大雨一下,就是三天。

        没日没夜,不停不歇。

        西城的大街小巷都布满了雨水积灌,更别说搜救行动还能进行了。

        天色亮了又暗了,薛知遥站在窗前,木然地看着雨点打在玻璃上,心也已经坠到了谷底。

        “薛小姐,今晚八点过后,搜救陆少的行动就彻底结束了?!惫芗业统恋纳粼诤竺嫦炱?。

        薛知遥疲惫地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从之前苦苦哀求不要放弃,到歇斯底里地威压不能停止,到现在,薛知遥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说要放弃搜救陆宴北了。

        是啊,市区积水,郊区洪涝,哪里还有人力物力一直搜寻一个几乎毫无生还可能的人,哪怕他是西城权贵,哪怕他是陆宴北。

        薛知遥努力争取了三天,已经是极限了,她明白,她明白……可泪水还是顺着脸颊蜿蜒而下。

        薛知遥咬紧下唇,倔强地不肯哭出声。她始终不肯相信陆宴北已经死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不会相信陆宴北就这么从她生命里消失了!

        “嘭嘭嘭!”

        有人急促地敲门,薛知遥深吸一口气,将眼泪抹去,转过身走出房间。

        霍子声带着满身风雨冲了进来,踏上楼梯的时候瞧见薛知遥出来,便急促说道:“陆琼要夺权了!”

        一旦陆宴北确信失踪,陆氏和陆家都将面临翻天覆地的冲击,这一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因此这几天,薛知遥除了苦苦等待陆宴北的消息,也渐渐振作起来,为了陆宴北的一切,也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该做的事情,她非做不可。

        薛知遥的眼神坚定如磐石,望着霍子声,一步步走过去站在他身边,慢慢朝他弯下了腰鞠了一躬:“小叔,拜托你了?!?

        霍子声微微后退一步,苦涩蔓延,似悲似戚的表情一闪而过,最终化为叹息,伸手扶起薛知遥:“你还怀着孕,别太操劳了,我会照你的意思安排的?!?

        薛知遥抿紧红唇:“谢谢?!?

        霍子声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后摇摇头还是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薛知遥目送他离开,心也一点一点冰凉结霜,她不由伸手抱紧了自己,好冷……

        也就是在这一晚,陆宴北在海边某处偏僻的草甸处找到的消息传开了。

        一时之间,震惊四座,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陆宴北居然能生还。

        可偏偏陆少夫人言之凿凿,当着各大蜂拥而至的媒体喜极而泣地感谢上苍,并且还许诺,当初说了一旦找回陆宴北,就要捐赠扶贫以谢大恩的事一定执行。

        “荒谬!怎么可能找得到!”

        陆琼一把将??仄魉ぴ诘厣?,面目扭曲地盯着屏幕。

        她刚向董事会提出要撤换陆宴北的职权,薛知遥后脚就跟着宣布陆宴北已经安然到家?

        出了严重车祸,甚至车头都扭曲成废铁,又是坠海,又是暴雨之下搜救三天毫无音讯,这样一个倒霉至极的人,说他在最后一刻被活着找到了?

        陆琼怎么可能相信!怎么甘心相信!

        “我早就说了,要做就彻底一点?!甭较粢谝跤按?,冷飕飕对陆琼说道,他的心里一样扭曲气愤,以至于口气越发阴沉恶劣,“让你直接杀了陆宴北,再伪装成车祸,你偏偏不听?!?

        陆琼愤然转身,盯住陆萧:“你别特么教训我,你先看看你做成了什么事吧!要不是我说服何妃动用她在何家最后一点筹码交换,这次事故能完美地掩盖过去么?还先杀再伪装,你说得这么轻松,你自己去做??!”

        陆萧被噎住,霍然从阴影处的沙发上站起,几步走到陆琼面前,阴森森地剜了她一眼:“你再说一遍?陆琼,你别忘了你就是个给我铺路的,让你去申请总裁,也不过是利用你副总的身份好办事一些,更何况你现在还没坐上总裁的位置,对我大呼小叫你最好搞清楚状况!”

        陆琼往后撤了一步,陆萧眼中的暴戾让人心惊。

        见陆琼怕了,陆萧便冷哼一声:“永远记得你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不是每一次都有机会让你表忠心的,如果逼得我和爸妈真的对付你,想想你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

        说完,陆萧便从陆琼身边擦肩而去,留下一脸不安的陆琼,忿忿地剜了陆萧的背影一眼。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和我一起去拜会一下我们大难不死的堂弟陆宴北?”陆萧走了几步又回头喝道,差点将陆琼抓了个正着。

        陆琼一惊,慌忙收敛了眼神,做出眉目低顺的模样跟上。

        医院的加护病房外,薛知遥如同一尊门神挡在病房门口,婉拒着围在旁边想探视的众人。

        陆家的人由为不满,就连陆夫人都按捺不?。骸爸?,我们不会打扰宴北的,就只是站在门口探视一眼,让我安安心,好不好?”

        薛知遥面容淡然,微微一笑:“妈,我知道你关心宴北,可是现在宴北的状况算不上好,医生说了需要静养,我们不能打扰他的?!?

        陆夫人一脸无奈,侧首望了望身边的陆竹儿。

        “算了算了,只要宴北安然无事,我们就不要去打扰他休养了?!甭嚼弦踊邮?,回身对旁边的众多亲朋好友说,“多谢大家的好意,小儿还在休养,实在不方便见客,大家还请回吧?!?

        众人一听陆老爷都开口了,还能硬闯进去看陆宴北不成,纷纷松动了想撤。

        却不料,一道尖锐的声音忽然响起:“老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大家过来探望宴北,又不是要吃了他,连看也看不到,是我们身上有病毒呢,还是宴北不敢出来见人???”

        人群慢慢让开一条道,只见陆二夫人妖娆地扭着腰上前,身后跟着的赫然是陆萧与陆琼。

        众人见状也不走了,围在一边做观望状,毕竟原本陆宴北一倒,陆家二房自然是做大的,可现在事情忽然有了转机,大家都好奇陆家二房会有何动作。

        陆老爷的脸沉了沉:“我家宴北大难不死,身体欠佳之时确实不方便见客,二嫂说这话就有点胡搅蛮缠了?!?

        陆二夫人哼笑一声:“老四你可别冤枉我,我们是代表你二哥过来探望侄儿的,一片好心到你嘴里就成了胡搅蛮缠,你说这话才叫人伤心呢?!?

        “再说了,四叔,我们也是想关心一下宴北的病情,如果他伤得很重,那我还是要为陆氏考虑,暂且与宴北交接一下,好代理一段时间的总裁职位?!甭角硪菜车澜踊?,笑嘻嘻的样子让人生厌。

        薛知遥当即便道:“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宴北还没有残废到不能继续掌控陆氏的地步,就算他暂且不适合出面,我也可以代替他宣布各项决策,何至于劳烦堂姐你来代劳?”

        陆琼的脸瞬间扭曲了,再也笑不出来:“你是不是在搞笑?你凭什么代替陆宴北出面!”

        “就凭我是宴北的合法妻子,就凭我还掌握着陆氏百分之十的股份,你说我有没有资格?”薛知遥咄咄逼人,气势比陆琼更强硬!

        “你……”陆琼一时语塞。

        陆二夫人不满地瞥了陆琼一眼,怪她连个刚进门的小媳妇都压不住,随即便轻笑道:“既然知遥非要不辞辛苦,带着腹中的孩子替宴北掌权,我们也没什么话好说的,就是希望你们母子身体一直健健康康的了?!?

        “自然,不劳二夫人费心?!毖χ@浒粱赜?,一边伸手放在腹部护住。

        陆二夫人眼尾一扫,冷冷笑道:“那现在,我们可以去看看宴北了么?这么多亲朋好友一直守在门口等着,也不像话吧!”

        “我都说了,宴北不见客!”陆老爷有些薄怒,陆二夫人这架势,分明是不见人不罢休的阵仗!

        “好!”薛知遥却忽然应下,直视着陆二夫人,“既然大家都这么关心宴北,那就站在门口远远瞧一眼吧,毕竟这是重症病房?!?

        陆二夫人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好,就看一眼!”说着,她便直直上前站到了病房门口。

        身后的一众亲友也聚上去。

        原本还急切盼望着见到陆宴北的陆夫人却犹疑了,甚至有一种想要赶走众人的冲动,十分不安地站在一边,并不太敢走过去。

        “开门吧?!甭蕉蛉顺逖χR谎锵掳?。

        薛知遥微微一笑,手握着门把一使劲儿,门开了。

        病房里开着昏黄的台灯,显得朦朦胧胧,病床上躺着一个闭目沉睡的男人,戴着氧气面罩微微呼吸着,那模样那侧影分明就是陆宴北!

        陆二夫人经不住倒抽一口冷气,眼中的愤怒不甘一闪而过——陆宴北竟然真的还活着!

        “你们这么多人在干嘛?重症病房的门是可以随便打开的么?感染病毒怎么办?快关上!”

        下一秒,众人身后就传来一声断喝,回头一看,穿着白大褂的杜大夫正一脸严肃地大步走过来。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