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310章 弥天大谎

    作者:萌的发芽
        薛知遥瞬间就将病房门“嘭”地一声关掉了。

        “好了,人大家也都看到了,现在大家就都回去吧,医生也不允许探视的?!毖χ5男θ菰嚼匆裁闱?,看着众人的目光里隐隐有着怒意。

        众人也知道,这种时候还强人所难非要探视陆宴北,对薛知遥等直系亲属来说,确实是一种冒犯??伤么蠹叶疾幌嘈怕窖绫被鼓芑钕吕茨??如今眼见为实,没人再怀疑陆宴北的命大了。

        “走走走!这里是医院,不要每次一堆人围在走廊上吵吵闹闹!”杜大夫更是毫不留情地赶人。

        陆二夫人瞪了薛知遥一眼,傲然抬起下巴:“那你们就好好照顾宴北,期望他早日康复了!”

        “多谢二夫人吉言?!毖χN⑽Ⅱナ?。

        “走!”陆二夫人一声冷哼,领着陆萧和陆琼匆匆离去了。

        众多亲友也纷纷随之而去。

        没一会儿,病房门口就只剩下薛知遥、陆老爷、陆夫人和陆竹儿,以及一个严肃面孔的杜大夫了。

        “没我什么事了吧?”杜大夫依旧面无表情地问。

        薛知遥朝他欠了欠身:“暂时没有了,谢谢你赶过来,杜大夫?!?

        “走了?!倍糯蠓虬诎谑?,也不多言就转身朝刚才的方向走去了,他还有一个病例没有审核完,忙得很。

        薛知遥目送杜大夫走远了,才回过头看向身边的三人,什么话都不用说,几人的眼神里已经透露出了万千讯息。

        陆夫人第一个忍不住捂嘴呜咽了起来,眼泪止不住地流。

        陆老爷伸手揽住她的肩,沉痛叹息。陆竹儿也握住陆夫人的手,努力克制着自己。

        病房里灯光昏黄,又有刻意为之的装扮,别人或许都看不出来,但朝夕相处的一家人又怎么会分不出陆宴北和陆天南?

        难怪陆天南一直借口部队有事走不开,自陆宴北出事以来就一直不肯回来,原来是和薛知遥一起在这里布着局呢!

        可薛知遥却不能再流一滴眼泪,她伸手推开病房门:“爸妈,姐,我们进去说,走廊太显眼了?!?

        三人闻言点点头,赶紧随着薛知遥走了进去。

        病床上的陆天南已经坐起了身,一直躲在里间的霍子声也走了出来,几人一对视,都是面如死灰般。

        陆夫人愈发受不了,哭哭啼啼地捂住胸口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我还以为宴北没事了,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真相,要连着我一起骗?我现在的心真是痛到要碎了!”

        薛知遥含泪走过去,握住陆夫人的手忏悔:“对不起,爸妈,这件事是我的主意,是我让哥帮忙假装宴北的。如果提前告诉你们,我担心在众人面前会露出马脚,现在大家已经确认了……”薛知遥艰难地看了一眼陆天南,“确认了‘宴北’的真假,自然也该让你们知道真相了?!?

        陆天南深深叹了口气,经过化妆之后,他这张原本就和亲弟弟七分相似的脸,已经与陆宴北相差无几,可若是白天细细看去还是会一眼拆穿,所以,他只能躺在特殊调光后的病房里,露出一个侧面供人确认。

        而他,是多么希望自己不会有扮演陆宴北的一天,可惜始终毫无陆宴北的消息。

        “现在二哥一房蠢蠢欲动,西城的商界也等着陆氏集团动荡,好乘机分一杯羹,所以宴北不能出事?!被糇由舶镒沤馐?,“知遥想出这个办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四哥四嫂还请体谅?!?

        陆老爷叹口气:“我们怎么会怪知遥,她也是一心为了这个家好,其实刚才知遥始终不肯让我们进去探望,我就已经预感到事情不太对劲儿了,就是……多少还抱着点侥幸的心态,要怪,也只能怪我那个儿子福气太薄……”

        陆老爷说着也不禁老泪纵横。

        陆竹儿连忙伸手去给陆老爷擦拭眼泪,一面感激地朝薛知遥递去一眼。

        要不是薛知遥敢想敢做,别说他们这一房立刻要被虎视眈眈的二房赶下台,就是可想而知会到来的欺辱也会让他们够呛!

        薛知遥垂眸握住了陆竹儿的手。

        “可是,天南还得回部队,也不可能长期扮演宴北吧?”陆老爷又忧心忡忡地问,“再说了,宴北这样起死回生的事情,确实有些匪夷所思,我怕迟早会被拆穿啊?!?

        薛知遥一咬牙:“爸,天南哥当然还是要回部队,但只要我们一口咬定宴北就在家里疗养,谁也没有话说。再说了,正是因为宴北这样还能‘活’下来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因而,在我们的坚持下,他们才越不敢相信我们会这么大胆去撒弥天大谎?!?

        “对,只要我们一口咬定宴北还活着,就算他一直不见客,他们也无可奈何!”陆竹儿听明白了,“就按知遥说的,一切事务都由她出面暂且代理,只要知遥腹中的孩子生下来,他就是合法的新一任陆氏继承人,到时就算宣布宴北去世的消息,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动了!”

        薛知遥点点头,她就是陆竹儿这个意思。

        陆老爷显然也赞成这个想法,却还是不甘地看了看病床,悲怀伤感地直叹气:“现如今,也只能暂且这样隐瞒下去了,宴北这臭小子一撒手不管事了,丢给我们一堆烂摊子,以后我们要过的坎还很多啊……”

        众人都悲伤地沉默了。

        自从陆宴北“安然无恙”的消息公布于众,一切不安分的风波也好像渐渐平息了。

        薛知遥每天守在病房里,名义上是照料陪伴陆宴北,实则是在为自己调理身体。

        这几天连番打击又辛勤不安之下,她有了轻微的流产现象。

        也正是因为又一次的惊险事故,薛知遥更加珍惜腹中的孩子,再也不敢颓废任性,只想好好将身体调理好了,将她与陆宴北的结晶好好生养下来。

        霍子声受了薛知遥的委托,又从医院辞职回到了陆氏工作,这段日子薛知遥无暇顾及,都是他在打理陆氏和薛氏的一切,顺带还要和陆萧陆琼周旋。

        等确定薛知遥的身体已无大碍之后,“陆宴北”也因身体需要长期静修调养,从医院的重症病房搬回了家中。

        依旧是闭门谢客,只是偶尔的,薛知?;崛谩奥窖绫薄笔辈皇倍淘莸卦谀掣霾槐蝗斯刈⒌慕锹渎兑桓雒?,制造“陆宴北”安然的假象。

        几次之后,再也没有人怀疑陆宴北还活着的真实性了。

        薛知遥心中的大石头放下了,便开始着手调查陆宴北失事的原因。

        资料在薛知遥的桌面上摊开散布了一桌子。

        薛知遥拿起现场的几张照片,事故惨烈是显然易见的,以至于她一直没有敢去看监控拍摄的视频,最后还是警员给她口头复述的。

        薛知遥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警员的声音……

        那天陆宴北原本是要去公司的,中途却不知道为何改了道,虽然不知道陆宴北到底要去哪里,但他的车在经过跨海大桥的时候,却忽然被人从尾部侧面追击,一下子就撞翻在护栏上。

        这还不算,当陆宴北艰难地带着浑身是血的从车里爬出来时,那辆追尾的车却似乎想要逃逸,可撞击过后方向盘也有了问题,车主几次歪斜之后,又侧身撞在了陆宴北的车上,一下就将陆宴北撞下了海里!

        水花四溅,陆宴北便像是一个消失在水中的泡沫一般,再也没有了踪迹。

        “呜!陆宴北,你回来啊……”薛知遥悲鸣出声,用力咬住下唇,不让自己情绪奔溃,双手捧着那张汽车残骸的照片捏得指尖发白。

        如今,她再也没有可以依靠的地方了,除了自己奋斗,她还要成为陆宴北家人的支柱,那种悲痛压抑,让她每每难以入睡,却又不得不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时时刻刻记得照顾好自己。

        想死不能死,想死不敢死。

        说的就是薛知遥的感受了。

        “嗡嗡……”

        薛知遥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一惊,从悲伤中努力抽离,颤抖着手接起了电话,是霍子声的。

        “知遥,上次和你商量的决策,董事会已经通过了?!被糇由纳呃锫瞧1?,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他和董事会据理力争,终于将一单大项目的工作流程敲定了。

        “辛苦你了,我这边状况稍微好一点,就会来陆氏帮你了?!毖χ?仪械厮?,在保住陆氏之后,她现在想做的就是揪出那个逃逸的肇事车主,只有这样,才能平息些许她心中的愤恨!

        霍子声静默了一下,终究还是劝道:“其实,你也不必自己如此纠结,警方在陆家的重压下,不敢不认真查办的,他们都没有线索,你又何苦钻牛角尖折磨自己,你也不想肚子里的孩子有闪失吧?!?

        “孩子我要,真相我也要!”薛知遥冲口而出,“你不要劝我放弃!”

        说完这番话,薛知遥又觉得自己太过激动,低头抿了抿嘴唇:“小叔,总之谢谢你帮我们,我很感谢,也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劳你费心了?!?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