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
  • 第314章 暴露

    作者:萌的发芽
        “你别和我说这么煽情了,快点该吃什么就赶紧吃,坐月子可不兴掉豆子的?!蹦酶辖舭焉鬃尤铰浇跏槭种?。

        “嗯!”薛知遥听话地点点头,拿过勺子,低头大口大口喝起来。

        宁婷看着薛知遥这样,忍不住也红了眼眶。

        真是苦了她……

        “知遥姐,婷姐?!绷中¤骰姑唤?,声音就已经先传了进来。

        她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软萌的齐刘海马尾发型已经换成了精致的发髻,干练的绾在脑后,褪去了稚气的林小梓已经越发精神专业了。

        薛知遥顾及陆氏,只能将薛氏交由林小梓打理,本来做好了准备会走下坡路的,却不想林小梓这孩子十分争气,没日没夜的工作,不但极快的上手了,还越做越好。

        薛知遥也敢更加放手让林小梓去做事,对她的权限也越放越大,如今林小梓已经成为了薛氏实际上的掌权人,薛知遥只需要挂名数数钱就够了。

        林小梓走进来,放下手中大包小包的东西。

        “你还带这么多东西过来干嘛?”薛知遥无奈地笑,她知道林小梓对她好,但是她也不需要林小梓破费。

        “知遥姐,你生了孩子这样的大事情我怎么可能空手过来?!绷中¤餍π?,向周围张望,“孩子呢?”

        “在育幼室呢,我底子不好,孩子也有点虚?!毖χS行┮藕赌诰?。

        林小梓笑笑安慰:“这有什么关系,我是早产儿,当初别人都以为我活不下来呢,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的!要不,我先去那边看看孩子?”

        薛知遥点点头,示意宁婷带她去,自己又继续埋头喝汤。

        小孩子并不能探视太久,可两人却磨蹭了许久才回来,神情也有些奇怪。

        薛知??此且谎?,就知道不对劲儿,赶忙问:“怎么了,是不是孩子哪里不舒服?”

        两人摇摇头,宁婷就道:“孩子倒是没事,只不过我们过去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也在探视,我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匆匆跑走了?!?

        “我们已经和医院的护士安保都交涉过了,这育幼室得看严格一些啊,不然谁把孩子抱走了都不知道!”林小梓也是义愤填膺,有些生气地说道。

        薛知遥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恨不得立刻飞到孩子身边,他可万万不能有任何闪失。

        “我还是要去看看孩子?!彼底叛χ>鸵麓?。

        宁婷赶紧按住她:“你还不放心我们呀,该检查的我们也已经让医生检查过了,你现在不方便走动,还是好好躺着,等医院那边协调好了,他们会按我们的要求把孩子转移到这间病房里?!?

        薛知遥方才松了口气,重新坐回床上,神情有些恹恹的:“肯定是陆家的某些人不安分,又想乘机做手脚了,还好你们去得巧,否则孩子有个万一,我真是要崩溃了?!?

        宁婷同情地望着薛知遥,林小梓却道:“也不一定,据了解那个男人进去有好一会儿了,走廊路过的人说他就是看了看孩子,什么也没做?!?

        “那有监控么?”薛知遥一听赶紧问,谁知道那人是不是在等一个更好的时机下手。

        “有监控,但是那人戴着帽子墨镜口罩的,看了也没用?!绷中¤饕惶?。

        “那只能说明他本就是有备而来,不行,一定要严加防范!”薛知遥翻出手机叫保镖立刻过来。

        薛知遥的猜测不无道理,可是直到一个月以后薛知遥出院,那个怪人就再也没有在医院出现过,薛知遥也只好作罢。

        陆家,抱着怀中越来越粉嫩的孩子,薛知遥心都变得柔软了。

        陆竹儿也探头过来看,欣喜地笑道:“这孩子真是越长越好看了?!?

        薛知遥一笑:“你知道吗,我本来想自己的孩子就应该是这样漂亮可爱,如今成真了,可最想分享的人却不在我的身边了?!?

        陆竹儿的笑容也变得苦涩起来:“我知道你心里苦,这些日子以来你确实不容易?!?

        薛知遥摇摇头:“不说这个了,我刚看了一下,我住院调养的一个月里,陆琼他们没少搞小动作啊,连耀世这么重要的客户都被他们抢走了?!?

        陆竹儿也有些担忧:“小叔已经尽力了,但是陆琼似乎早有准备,我们这边想再争取,对方根本都不肯给接触的机会,只说陆氏是一家,他们和哪个负责人合作都没关系?!?

        “那就算了?!毖χ;踊邮?,轻描淡写的带过。

        “算了?”陆竹儿吃了一惊,“那可是耀世啊,在鼎市的代理权如果被二房的人抢走,那我们和他们对抗的角逐就……”

        “事实是,耀世已经被他们抢走了,我们再纠结也没有用了?!毖χC靼茁街穸瓜朐僬∫幌乱赖男那?。

        但对于她来说,耀世始终曾经是何妃的背景后台,她每天命人折磨何妃,耀世那边的何家迟早是要知道的,这样的事情总归是打脸的,和耀世谈崩也就是迟早的事情,倒不如让给陆琼。

        到时候还能继续谈成,那对陆氏整体有好处,万一谈不成,也是陆琼背锅。

        陆竹儿见薛知遥是真的不在意,才作罢了,随即又好像想到了什么,说:“对了,今天二伯生日,让我们晚上都去豪庭用餐,特意说了要带宝宝过去喜庆热闹一番?!?

        薛知遥低头看看怀里的孩子,冷笑一声:“他们还真不怕折腾我的孩子,好,去就去,我岂会怕他们?!?

        到了晚上,陆家二伯还当真派了车来接薛知遥等人,薛知遥将孩子裹好,也就上车去了。

        这次陆二伯也是下了血本,包下了豪庭的超豪华大厅,宴请了一大批人来庆生。

        薛知遥刚到,就被陆琼推着坐到了主桌,想走都走不了。

        宴会一开席,陆二伯就走上小礼台说了一番话,大致就是感恩感谢的一类废话,薛知遥哄着怀里的孩子,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

        “当然,我们陆家能有今天这么辉煌的一切,还都是要靠陆家年轻有为的掌舵人,也就是我的侄子陆宴北!”

        忽然一句换钻入薛知遥的耳朵里,她猛然抬头看过去。

        陆二伯慷慨激昂地一挥手,“但是大家都知道,半年多以前,我这侄子出了一场事故,就一直身体欠佳久未露面,趁着今天是我大寿的好日子,我一定要请他出来和大家见一见!”

        薛知遥眉头已经打成死结了,这个令人恶心的老怪物,又想搞什么鬼!

        却见陆二伯笑眯眯地将视线投向薛知遥,温和无害好像一位真正体贴的长辈,一字一句乐呵呵地缓缓说道:“所以啊,我已经派了专车去我侄子家里,务必将他接过来,算着现在应该要在回程的路上了!”

        犹如雷电重击,薛知遥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瞪着陆二伯就咬牙切齿地喝:“宴北根本就不想出来,有你这么强迫人的长辈么!”

        她早就该想到,二房的人不会这么轻易错过她生孩子这个机会,一直以为他们按兵不动就已经安全了,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要给她来个直捣黄龙!

        薛知遥确实有些慌了,只要他们的人冲进去一搜,不见陆宴北的人,这事情就算是彻底暴露了,她之前所做的一切也都将付诸东流!

        陆老爷和陆夫人也坐不住了,纷纷站起来要斥责,却听陆二伯的手机响了。

        陆二伯毫不避讳,当着大家的面就打开扩音,甚至放在了麦克风之前,让整个大厅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二爷,我们已经到了陆总家里,可是翻遍所有房间,都未曾看到陆宴北陆总的身影?!?

        霎时间,全场静默了,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陆二伯身上,有讶异有怀疑。

        陆二伯很满意自己制造的恐慌,故作吃惊地追问:“什么?你说没见到宴北是什么意思?他不是一直在家养伤闭门不出的么?”

        “二爷,我们确实没见到人,而且,整个别墅看起来,也不像是有人在养伤调理的?!?

        薛知遥一个月没回来,自然有些细节疏忽了,如今,她脑子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只能抱紧怀中的孩子,好像那是她唯一的依靠。

        陆二伯将目光转向薛知遥,带着一点残忍的味道:“知遥啊,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薛知遥只觉得陆二伯的视线像是有了实质感,紧紧将她的喉咙掐住,她说不出话来,连呼吸都很困难。

        “难不成,宴北根本就不在家里?还是说,陆宴北根本就没有被找到,是你一直瞒天过海欺骗了我们这许久!”陆二伯越说越严厉,咄咄逼人地走下台来,一把抓住了薛知遥的手臂!

        薛知遥颤了一下,差点把怀里的孩子摔下去,吓得她出了一身冷汗。

        可怀中的孩子到底收了惊吓,“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在这大厅里回响,让人听了莫名心惊。

        “你干什么!”陆夫人惊叫一声,立刻冲过来护住薛知遥和孩子。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龚克:认识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2019-06-08
  • 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6-08
  • “2017最具体育活力城市排行榜”Top100发布成都连年提升 青岛首进前十 2019-05-29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 2019-05-26
  • 麦味地黄丸 老人的长寿丸 2019-05-26
  • 中国地震局:台湾花莲地震需防范后续较大余震可能 2019-05-15
  • 2018呼和浩特马拉松官网上线 报名正式启动 2019-05-14
  • 中国光大银行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14
  • 夏天悄悄来临 穿一双平底穆勒鞋吧! 2019-05-13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5-13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5-13
  • 韩国釜山海滩变“垃圾场” 清洁工叫苦不堪 2019-05-12
  • 一线城市北京深圳的街头报刊亭林立,已成文明一景,意义深远!六线城市河南省周口市为何一夜之间将街头报刊亭全部消灭?!令人费解?!追求政绩不能只顾眼前! ... 2019-05-1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5-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05-11